澳英美「核潛艇」協議AUKUS的更深層涵義

·8 分鐘 (閱讀時間)

澳英美簽署AUKUS安全協議,全球媒體聚焦澳大利亞將在美英幫助下獲得「建造核潛艇能力」的新聞,美國印太盟友紛紛表示歡迎,而中國方面則譴責「冷戰思維」並警告此舉可能引發軍備競賽。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在例會上表示,台灣未來將持續在《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基礎上,深化與美國緊密的伙伴關係,共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以及台海與印太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繁榮。

澳英美協議雖然並未談及中國一字,但各方第一時間點評幾乎都認為新協議的針對目標就是中國。

原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國家安全副顧問,目前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作訪問學者的博明(Matt Pottinger)在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就表示,水下作戰能力是北京的"阿喀琉斯之踵",一旦美國印太盟友擁有強大水下作戰能力,會形成維護和平的強大威懾力量。

在類似上述眾多分析都聚焦新協議軍事層面內容同時,也有一些分析人開始提出一些更深層問題,比如:

  • 美英都有強大造艦能力,為何不直接向澳大利亞出口核潛艇,反而選擇相對更加複雜的尖端戰略武器能力輸出呢?

  • 人口僅有2500萬,經濟規模和軍力均有限的澳大利亞,即使擁有核潛艇,能為印太海空軍部署強大的美軍幫上多少忙呢?

  • 美英澳原本就是軍事盟友,也都是情報共享五眼聯盟成員國,新協議有何新意?

BBC中文為此梳理了多國政府及資深人士的的分析與解讀,以期發掘AUKUS在地緣政治、軍事和經濟等更多方面的意義。

英美戰略重心轉移的「實證」和對盟友的「承諾」

眾多美英分析人士認為,此次澳英美協議地緣政治意義遠不止新聞媒體聚焦的「美國50年來首度對外輸出核潛艇技術」,以及澳大利亞可以協助「巡航南海」這麼簡單。

BBC防務安全特派員加德納在個人推特上援引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教授和軍事事務專家克拉克(Prof Michael Clarke)的分析稱,協議等同於美英澳三方對印太地區安全防務的「承諾」。據悉,克拉克教授對英國政府決定為「數千英里之外」的安全事務做出防衛承諾持保留態度。

英國保守黨重量級議員鄧肯·史密斯(Sir Iain Duncan Smith)在一篇《獨立報》文章中指出,協議是英國和美國全球戰略重心轉移到印太地區的實際表現。此前有多方分析認為,倫敦和華盛頓政要紛紛表示重視印太地區並需要將政治、軍事和外交重心轉移到印太地區,但是最終仍然是重心留在歐洲、中東和近東。

英國議會下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也在推特上發文,認為協議意義重大,標誌著英國外交和國策重心戰略轉移的開始。

另有英國學界人士延伸分析認為,儘管協議未提中國一字,但是澳英美三方在共享情報基礎上,更進一步協議共享最尖端軍事防務科技和能力,並把三國最尖端科技、工業和市場相互開放,等於向地區內其它盟友承諾和宣示組成未來印太地區發生「破壞安全秩序」事件時的捍衛民主自由世界的核心防衛力量。而眾所周知印太地區所能預期的「破壞安全秩序」的事件,最可能發生的地點一是台灣海峽,二是南海。

同時,美國打破二戰之後只與英國分享最先進戰略軍工能力的先例,吸收澳大利亞進入美英「特殊關係」團隊,也被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日本、韓國,印度甚至台灣等區域內盟友未來「升級」進入「核心團隊」開啟了先例。

分析人士還從澳大利亞、美國和英國官方對AUKUS協議反應的側重點不同一點,看出三國都更加注重協議獲得哪些方面的實惠。

莫里森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在記者會上強調與美英的同盟「升級」

澳大利亞看重「升級」和安全保障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在宣佈與美英達成新協議的記者會上就強調了「升級」一詞。他形容澳大利亞與英美開始了「升級版」的三方安全伙伴關係,並將更深入地在安全預防衛能力方面展開合作。

與此同時,澳政府在對AUKUS協議的介紹材料中也特別指出,美英向澳輸出核潛艇建造技術與能力只是協議一部分,澳也將從此獲得自行製造包括戰斧巡航導彈(巡弋飛彈)和多款海上遠程攻擊武器系統的能力,甚至將參與美英聯合參與「高超音速武器」的研發。高超音速武器是迄今為止外界所知只有美國、中國和俄羅斯三國參與「競賽」的尖端戰略武器系統。

從莫里森講話不難看出,澳政府最看重的與其說是獲得武器系統,不如說是成為二戰結束以來美英同盟首次「擴招」後的又一個核心成員國,從而獲得不同一般盟友的看待以及隨之而來的不同一般的美英安全保障。

美國總統強調戰時同盟

美國總統拜登在講話中反覆強調戰時「盟友」——特別是20世紀與美軍一起浴血奮戰維護民主和自由世界和平與安全的印太盟友。

他在宣佈達成協議的講話中歷數澳英兩國在一戰、二戰、韓戰、海灣戰爭和反恐戰爭中對美國及盟國的鼎力支持 ,並形容新協議是三大盟國為確保印太地區持久和平與穩定邁出的「歷史性的一步」。

拜登上述講話所舉事例和畫外音,被普遍理解為含蓄詮釋美英「特殊關係」印太擴招的理由和原因——印太長期安全與和平需要美國和盟國的捍衛,而美國和盟國有必要做好捍衛和平的凖備。

英國關注科技、軍工和經濟整合

英國首相約翰遜的講話,沒有莫里森和拜登的直白,強調的是協議中有關三國科技軍工復合體的全面整合。

約翰遜首相指出,協議意味著未來數十年——幾代人的時間,澳英美將展開世界上最複雜、最具挑戰性,也是尖端科技含量最高的科技和軍工復合體全面整合。他將這一整合過程與60多年前二戰之後美英軍工科技全面整合相比較。

與三國領袖講話中未提中國一字相比,原保守黨黨魁,英國議會下院重量級議員鄧肯·史密斯則在英國《獨立報》撰文分析澳英美協議時更加直白地點題。

鄧肯·史密斯
鄧肯·史密斯

更直白的分析——針對中國

鄧肯·史密斯認為,AUKUS是「自由世界」重新定義與中國關係「新時代的起點」。

他指出,協議除在安全防務方面將英國未來戰略和外交政策與美國及印太盟國整合,也將為英國最終加入規模巨大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展協定(TPP)奠定基礎。英國在退出歐盟之後,繼續加入新的自由貿易體系。美國在前總統特朗普任內退出了TPP;有分析人士認為,拜登很可能在任內重新加入TPP。

鄧肯·史密斯還認為,AUKUS就是美國和英國對包括澳大利亞在內印太盟友的「安全承諾」。他甚至在文章中援引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台灣國家安全官員的話說「AUKUS填補了西太平洋地區安全網中一大漏洞」。

鄧肯·史密斯在文章中強調,1930年代的綏靖主義最終導致殘酷戰爭和數千萬人的死亡。他說:「1930年代對暴君們的容讓失敗了」。他認為協議標誌著「自由民主世界在遠東開始反擊」並「重新細考慮中國關係」的開始。

鄧肯·史密斯因譴責中國在新疆和香港的政策而受到中國政府制裁。

反對和遺憾聲音

在澳美英和印太盟國對AUKUS協議持積極態度同時,中國政府已經對協議作出強烈譴責,指責簽約三國「冷戰思維」,並表示協議可能導致區域軍備競賽,威脅和平與穩定。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周四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這種做法「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加劇軍備競賽,損害國際核不擴散努力」。他呼籲「有關國家應摒棄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和狹隘的地緣政治觀念,……否則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失去澳大利亞潛艇訂單的法國對協議表示遺憾。歐盟則表示,對三國締結安全同盟事先並不知情。作為印太地區另一個「五眼聯盟」成員和澳大利亞的鄰國,表示高興看到澳大利亞擁有新潛艇,不過由於無核原則,將禁止澳潛艇進入領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