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疫苗血栓疑慮 如何安定民心成關鍵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AZ疫苗,今天開放自費施打,不過國外陸續出現血栓不良反應,歐洲丹麥、德國和法國已經宣布停打,專家說,血栓其實是極罕見的副作用,還是鼓勵施打,當前,新冠疫情已經來到九局下半場,現在要考驗的是政府,如何安定民心,放心施打疫苗。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仁祥說:「AZ疫苗,跟這個mRNA的疫苗,發生血栓的機率,大概每百萬人,有5個。」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說:「願意施打的意願,大概不到20%。」

上個月,千呼萬喚的AZ疫苗才抵達台灣,衛福部小心翼翼保密到家,但施打率一直不如預期,誰都不想冒險,成為百萬分之一的受害者,眼看效期日漸逼近,4月20日,開放民眾自費施打,人數逐漸攀升,但也出現首件疑似嚴重不良反應,一名60多歲男性,施打後16天出現呼吸道症狀,血管炎和間質性肺炎,AZ疫苗的施打後的副作用,一直以來全球關注,各地頻傳血栓的特殊案例。

香港中大教授說:「它對南非變種病毒的保護率不高,只有一成,再加上有血栓風險,我覺得不是很好的選擇。」這一針值得冒險嗎,研究報告發現,施打AZ疫苗引發的血栓,並非典型的症狀,詭異之處就在,它們出現在不尋常的身體部位,例如從大腦流出血液的靜脈,還有患者體內的血小板數值都異常低,導致容易出血,英國有19人因此喪命,各國陸續出現致死案例。

北醫胸腔內科周百謙主任說:「會變得會喘,會胸痛,或是頭部覺得不舒服的話,要盡早就醫,可能要透過一些抗血小板凝結的藥物,甚至必要時要打免疫球蛋白,除了AZ疫苗,嬌生疫苗,莫德納疫苗等,也有同樣情況。」北醫胸腔內科周百謙主任說:「所以它現在比較大的問題就是說,到底這種病患,打了疫苗會產生的血栓,能不能夠被預知。」

雖然歐洲藥品管理局聲明,血栓是極罕見的副作用,強調施打仍舊是利大於弊,但國際社會不得不緊急喊卡,丹麥政府說:「我們保留AZ疫苗在丹麥的使用可能性,我們將暫緩施打疫苗。」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說:「我想很多聽眾觀眾都搞不清楚,我們現在就算是三期人體試驗完畢,現在沒有一個疫苗,是正式實用,通通叫做緊急授權,因為我們人類發展一個疫苗,不用10年,也要5年,這次去年12月才開始打,所以這個疫苗,這個疫苗到底會產生抗體多久,它的副作用有多少,現在所有的資料都還不夠。」

衛福部搶購30多萬劑AZ疫苗,面臨即將過期消毀的命運,相較於國外疫苗火速研發出來,台灣國產疫苗,聯亞和高端相對嚴謹,兩者都不是利用腺病毒載體技術,其中高端向自美國國衛院獲得的抗原,並採用美國公司開發的佐劑,聯亞則使用次單位疫苗技術,最快6月底,才會提交第二期臨床試驗報告,並申請緊急授權,最快7月才獲准,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說:「前面的可能要買別的國家,可是如果像流感一樣,就像我們流感一樣,我們最後還是要發展,台灣自己的這個廠牌,自己的有效的疫苗,所以一個是我認為挺台灣。」

在新冠病毒面前,人類顯得渺小,疫苗會是一線曙光嗎,這場疫戰,上半場的防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打得漂亮,如今已經來到九局下半場,要加快施打疫苗的進度,再度考驗國人對政府的信心。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