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凱若媽咪 (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女兒剛到德國的前幾個月,我們有一段「異地共同生活」的適應期。她要適應搬遷到不同國家,進入不同的教育環境,甚至適應德國的氣候、家人,交新的朋友,非常不容易。

    而媽媽我,對於該怎麼在文化背景的轉換中,給女兒最適切的教養,又能夠符合她現階段的狀況,很是頭疼。

    而婆婆一句話,讓我重獲信心。

    「妳是這世界上最愛她的人。先想著妳多麽愛她,再來想怎麼教養。」

    我的兩次生產都不是非常順利。第一胎時,女兒因為臍帶繞頸,推了好幾個小時都沒辦法出來,最後只好出動吸盤。

    她剛出生的時候,手腳還是藍色的。我記得自己累癱在產檯上,期待著聽到女兒哭出聲,那短短幾秒鐘,像是幾個小時一樣地漫長。

    十一年後在德國生兒子,我抱著「第二胎總是會比較快速」的希望進了產房,但事實上完全相反。

    第一胎我還能忍著不打無痛分娩,想說第二胎也可以比照辦理,沒想到這胎的疼痛完全難以忍受,而且持續非常久。

    連麻醉科的醫師來會診都建議我立刻打無痛,否則她判斷我忍不到孩子出生就會痛到昏過去。我整整痛了32小時才將兒子生下,甚至老公一度覺得要失去我了,淚流滿面。

    兒子出生與他的姊姊一樣,沒有馬上哭出聲,我記得自己在那短短幾秒內就問了助產士大概10次「Is he OK?」,直到聽到兒子的宏亮哭聲,才放心抱著老公狂哭不止。

    那一刻,我與許多的母親一樣。唯一的心願,就只要孩子能夠平安健康!

     

    孩子們都渴望能反覆「確認」父母無條件的愛

    孩子或許都腦袋「知道」爸媽愛自己,但在生活的每天中,孩子們感受到多少父母的愛呢?

    「趕快去練琴/寫功課/讀書!」

    「寫字好亂好醜,撕掉重寫!」

    「怎麼考成這樣?」

    「你這樣怎麼有前途?」

    「怎麼又在看手機,每天都跟朋友傳訊是會幫你加幾分嗎?」

    這些的父母親的「望子成龍」與「諄諄教誨」,聽在孩子的耳中,其實等於爸媽對擁有「完美兒女」的殷殷期盼,無奈自己卻怎麼努力都達不到這樣的境界。

    其實我相信,許多爸媽也是希望多講「愛」,少批評的。但每天都要面對許多「現實狀況」,加上壓力與擔憂,這些「恨鐵不成鋼」的話語也就脫口而出了。

    而婆婆的這句話,點醒了我。

    我不確定我會是最好的母親,但我確信,我是世界上最愛我孩子們的人。

    我不需要做個完美的母親,但我需要時刻讓我的孩子們知道,他們對我有多麽重要。

    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種渴望,希望持續地體會到爸媽那最原始「只要你好好

    詳全文»from 我的德國婆婆:先談愛,再談教養。對孩子表達愛,千萬別隨著他們長大而停止
  • 作者:陳又新(弘鼎法律事務所律師)

     

    日前臺北市發生父親殺害親生子女後自裁的社會事件,令社會大眾感到震驚、痛心與遺憾。

    臺灣於2014年簽署兒童權利公約,其中重要一項就是「生存權」,父母生養並不代表可以決定生死,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主體,並非父母的客體,孩子生命絕對不容剝奪。

    依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臺灣每年有高達10起左右類似的父母殺害子女後自殺案件。

    父母自殺原因可能十分複雜,包括產後憂鬱、感情問題、經濟因素、精神狀況不佳或久病纏身等種種因素,從以往發生的案例來看,自殺事件的發生其實有跡可尋,親人、朋友、鄰居等皆有可能事先發現徵兆,若能及時介入、關心、提供協助,就可以大幅減少憾事發生的可能性。

    社會上常見夫妻感情失和而把孩子當籌碼、或因經濟因素擔心孩子受苦,決定帶著孩子共赴黃泉。

    但沒有人有權決定孩子生命。帶走兒女表面上好像是為了孩子好,但其實根本就是侵犯孩子的生命權。

    父母要帶子女一同離世的想法,與父母自己的自殺原因在邏輯上未必有關聯,我們應該要警覺的是,這樣的想法突顯了整體社會在父母子女的親子關係上,都未能把孩子視為獨立個體和生命來看待,而是把孩子當作父母的附屬品的錯誤觀念。

    在這樣的社會價值之下,無異於授予父母權力去決定孩子的未來,最極端地情況,就是認為有權剝奪孩子的生命,把無辜的孩子當成陪葬品。

    這類父母之所以會覺得身為長輩就有資格支配孩子的生命,其實也是起源於本身的家庭觀念教育,過往沿襲至今的長幼尊卑觀念,運作結果往往是以年紀或輩份作為要求晚輩服從的理由,而不是以道理作為標準。

    如果整體社會都接受只要是年長者的要求,年幼者都必須服從,「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這樣無疑等於是在灌輸「長輩有完全的支配權力」這樣的想法,又如何能夠指責這些帶子女一起離世的父母呢?

    因此在家庭教育上,父母子女的關係應該有所改變,適時放手讓孩子自由學習並探索,而不是處處干涉及要求孩子應該如何行止,或強迫孩子達到自己的期待。

    給予孩子獨立思辨的機會,讓孩子嘗試在挫折及失敗中站起來,才能培養孩子獨立思考、有抗壓性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不會輕易因為生活、工作、感情等不順利而一蹶不振。

    除了家庭內部以外,社會及政府也有適時介入的機會,從許多後來成為社會問題的案例中可以觀察到,多數行為人從小就有相關徵兆,譬如過動、躁鬱、強迫症等傾向,學校老師在教學及觀察孩童間相處後都有機會發現

    詳全文»from 子女不是父母親的私產
  • 當女人充滿野心

    攻敵必救 海樂提供
    攻敵必救 海樂提供

    幾年前,跟朋友聊天時,聊到了幾個充滿爭議的女強人:她們強勢,毫不畏懼,談起生意來絕不怕厚臉皮,為了達到目標,她們會運用各種手段,算計起來也絕不輸任何人。結果是,男人畏懼她們,女人更痛恨她們,因為她們的強勢,對男人女人都充滿了威脅性。

    朋友問我:「所以妳對她們的感覺如何?」當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們沒有做過對我不利的事,甚至有時還挺照顧我的,於是我給了他很迂腐的答案:「很多人說她們不是好人。」

    朋友回答我:「為什麼不是好人呢?」

    「嗯,因為她們想要什麼從不加以掩飾,感覺上很功利,可能很多人不喜歡這樣吧!」

    「她們不過就只是目標比較明確而已,難道拐彎抹角才能獲得尊重嗎?」

    這段對話讓我思考了好久,這幾位女性之所以飽受批評,是因為她們缺乏了溫良恭儉讓的態度,還是單純因為她們是女人呢?一個女人想要賺錢就用力去賺,難道也必須遭受批評?

    那如果她們是男人,人們的看法是否就會改變呢?

    這幾天看了一部口碑超好的電影《攻敵必救》,女主角絲隆小姐是個政治說客,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作風,在業界飽受批評,甚至許多人認為她的職業道德操守有問題。對手找到了她的把柄,讓她必須上國會聽證,接受審判。只是問題來了,的確,她是個會說話、有手段,為了贏不惜犧牲身邊所有一切的冷血女子,但是最後當我們發現,她做的這一切,其實犧牲比獲得更多,而這一切行為的最終目的,是揭發那些道貌岸然的男性,私底下貪贓枉法、扼殺民主的最行,而那些男人一開始,居然還自以為正義地在國會殿堂上,公然批評絲隆小姐的道德淪喪呢!

    看著《攻敵必救》,腦子裡又想起了幾年前自己與朋友的那席談話,浮現出那幾張至今被人認為是「沒事不要接近的壞人」的女性的臉。電影中,絲隆小姐甚至還有犧牲某些人,讓她生命受到威脅,雖然這是在她的算計之外,也讓她相當愧疚;而那幾個被人家以功利為理由做道德批判的女性,其實還真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卻被某些正義之士常常以「壞人」相稱。

    我們不是要把性別放在所有議題的前頭,但是,如果今天絲隆小姐變成了斯隆先生,那的那些算計、手段,或許依然會讓人害怕、恐懼,但是人們對他的批評會不會因為性別的改變而降低?甚至,換了性別之後,原本的批評,會變成尊敬,原本的道德淪喪,反而變成了全民典範呢?

    2017年了,世界上出了很多女企業家,女總統也出了好幾個,女性彷彿獲得了尊重,事實上在一般職場上,女性所面

    詳全文»from 當女人充滿野心
  • 撰文 / 圓神書活網

     

    之所以不能說批判性的語言,是因為那樣會對「心靈的清淨(打造純淨的心靈)」造成妨礙。會使我們自身的憤怒與慢心等「煩惱」(心靈的痛苦)增加。

    但心中明明累積著不平、不滿,卻硬要保持沉默的話,也會令心靈窒息。「想抱怨(憤懣累積到相當程度)」時,我們該如何是好?

    關於這個問題的回答是:抱怨也可以,只不過,必須遵守一定的條件。

    1. 抱怨後,若會使憤怒增強的話,選擇沉默比較正確。
    2. 抱怨後,若能痛快消除憤怒的話,選擇抱怨是正確的。

    關鍵在於「是否能消除憤怒」。向意氣相投的朋友訴說職場上發生的事或對家人的不滿,這應該是大家都經常會做的事。

    這時,如果我們的動機是「證明自己才是對的」(被認同的欲望)的話,那麼我們就會不停尋求對方的認同:「明明我才是對的,為什麼那傢伙卻不肯看清事實!」「你說,是不是很過分?」結果說得越多,憤怒值越高。

    當自己所說的話又進一步引起自己的反應,而感到「說著說著,覺得更生氣了!」的話,那麼這就是錯誤的抱怨方式。

    「能傾聽的對象」才是正確選擇

    抱怨時的絕對原則是「以能消除憤怒的方式抱怨」。換言之,抱怨的條件就是「對方能夠理解」。

    向意氣相投的朋友抱怨時,對方會笑、會點頭、會側耳傾聽,而我們也會因此得到宣洩。所以對方若是「能夠理解的人」,那麼抱怨就是可行的。

    反之,若你在抱怨時,對方給你的回應不是「理解」的話,那他就是應該避開的抱怨對象。

    比方說,對方若回過頭來對你說教:「那你這樣改正不就好了嗎?」或者用略帶高人一等的態度,給你牛頭不對馬嘴的「鼓勵」:「看來你也真辛苦,可是別擔心,每個人都是藉由這種過程成長的唷。」遇到這樣的對象,反而會讓我們覺得「早知道就不說了」。

    因此慎選對方是不是一個「能夠理解的對象」很重要。

     

    延伸閱讀
    沒有人喜歡被否定的感覺,那你為何還常否定自己?

    詳全文»from 想抱怨可以,但你該遵守這些原則
  • 公平不是物質

    作者:汪培珽

     

    親愛的丁:

    你說自己的雙胞胎,小的老是羨慕大的,玩具、衣服你都給她們一模一樣、一人一件了,還老是抗議不公平。她愛跟姊姊比較,連姊姊朋友比較多,她也說不公平。問我怎麼辦?

    首先,大人要先弄清楚什麼叫公平。如果連大人都不知道,當然容易隨小孩起舞。

    公平不是物質的平等,公平也不是齊頭點的一樣。對父母來說,只要你愛小孩的心是一樣的,就叫公平。

    所以,我不會因為要公平,明明玩具應該要輪流分著玩,卻相同的玩具買兩個。
    一人一個,不一定叫公平──「為什麼我說要的東西,姊姊也有,不公平。」看吧。

    你知道嗎?我從來不買一樣的玩具給姊姊弟弟。如果他們喜歡同一個玩具,剛好省錢,買一個輪流玩。如果他們喜歡同一件衣服,剛好省錢,買一件輪流穿。

    我會先說道理,為什麼同樣的東西,一個家只要有一個就好。因為每個家庭的錢都不是花不完的,所以一樣的東西買一個就好,就這麼簡單。

    當然你還可以延伸說吃飯要花錢、上學要花錢、度假要花錢趴趴趴⋯⋯如果孩子聽完道理還是要胡鬧,我就更省了,這時候我連一個都不買了。你們兩個自己去協調好怎麼輪著玩,再來跟我說。胡鬧的結果就是一個都沒有。

    你的問題不是你不公平,而是你公平過頭了。公平過頭的結果就是,小孩永遠可以找出你不公平的理由來煩死你。「玩具、衣服你都給她們一模一樣、一人一件了,為什麼還是要吵?」就是你公平過頭的證明。

    如果你的心思都花在「怎麼樣讓妹妹覺得公平」,有一天你可能會發現,原來姊姊才是沒被公平對待的那一個。因為父母的心思都花在妹妹身上,也叫不公平。

    多年前看過一部電影,主角媽媽有天帶兩個兒子去參加同學會,媽媽要六歲的哥哥看顧三歲的弟弟,但弟弟太煩,哥哥跟弟弟說:「get lost。」叫弟弟走開。Lost是不見的意思。結果弟弟被同學會裡一個失去孩子的媽媽綁架,弟弟真的從此不見了。可以想像,往後的歲月媽媽過得有多淒慘。

    十年後,哥哥說了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老天對弟弟不公平,但媽媽從此也忘了我的存在,對我又公平了嗎。

    物質,從來不是評斷事情公不公平的標準。心意,才是。

     

    你可以用妹妹聽的懂的語言告訴她:

    媽媽愛你和姊姊的心都是一樣的,這就是公平。

    每個家庭有的東西不一樣,你看舅舅家沒有汽車,但我們家有。

    每個人有的東西也不一樣,你看爸爸有漂亮手機,我就沒有。

    所以你和姊姊也不會一樣。

    姊姊現在有很多朋友,你的朋友還沒出現,所以要等等。

    媽媽

    詳全文»from 公平不是物質
  • 文/Vivienne (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在棉花糖調皮活潑的外表下,其實藏有一顆很溫暖的心。

    他絕對是個十足愛玩的「High咖」,玩起來的熱血精神可以稱得上是「瘋狂」,甚至停不下來,有時(不,應該是很多時侯)常讓我們捏把冷汗呢!

    但,奇妙的是總在我們討論著要去哪裡遊玩時,他的第一目標似乎都不會是遊樂場所,這與他超活潑的形象是真的有些落差。

    某個假日早晨,我們邊用非常悠閒的速度吃著快接近中午的早餐邊討論著今天要去哪裡玩的重要議題,通常出遊方案都是一起討論、一起查詢相關資訊,我說的我們是指我們三人哦!

    讓孩子參與行程與計劃安排的習慣是在棉花糖還很小的時侯,我們就已把屬於他的參與選擇權交給他自己學習負責了!

    而且討論過程中我們不催促他,希望他能完全專注其中再將他想法具體實行,有錯也無坊,都是最棒的學習與體驗。當然這也是訓練獨立思考的親子互動。

    最後擬定了二個景點作最後決定,其中一個景點是「士林兒童新樂園」,雖然很久以前曾經去過一次,但因為棉花糖年紀尚小身高也未滿100公分,能玩的只有沙坑和小火車,我們希望再帶他重新體驗一次、好好地大玩特玩,當然我們非常確定這是很多小朋友心目中的第一名夢幻遊樂園,所以這樣提議著。

    但沒想到在棉花糖的臉上卻一點喜悅的表情也沒有,這與平日蹦蹦跳跳的他不同,反而見他有種不願多浪費任何情緒在此事上的神情,最後棉花糖告訴我們,他不想去。他想去九份!!!

    當下我們一度認為他是否搞錯景點,也反覆和棉花糖確認再確認。雖然常被不按牌理出牌的棉花糖搞得灰頭土臉,本應該是要習以為常他的出其不意才對,但我們仍對於他的決定充滿疑惑所以想問問他的想法,沒想到我們得到了很可愛又非常窩心的答案。

    「我想要我們一起去看夜景,我最喜歡和爸比媽咪一起了,因為這樣很幸福!」

    這一句話真的好美也好動人,這小傢伙又再次讓我們瞬間融化也被感動的紅眼眶了。

    其實幸福真的很簡單,不論做什麼都要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親子之間的真摰我們從不刻意隱瞞,開心會笑感動會掉淚是最自然的情感流露,千萬別覺得難為情就強忍住任何情緒,讓屬於我們的這一幕不止有美麗的畫面更有動人的情節,也會深深印在孩子和我們的心中。

     

    所有的孩子都一樣,心中最愛最需要的其實很簡單,就是父母的陪伴。

    真心的陪伴更能貼近與孩子的距離。讓親子關係更緊密更加動人。孩子心中的幸福真的很單純,就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覺,不論

    詳全文»from 我們總想給孩子遙不可及的夢,卻不知道孩子要的其實很簡單
  • 作者 ● 謝文憲(憲哥)/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今年的掃墓,天氣異常的好,整個家族浩浩蕩蕩約莫一百人,印象中這十年,今年來了最多人。

    大家熱烈的交談,好似想把這一年要講的話,用一個小時全部講完,供品擺滿桌子,象徵著豐收與感恩。擲筊的時候,一次、兩次、三次…,都沒有出現想要的結果,面對敬天,人謙卑了起來,開始去想,是哪裡沒做好,哪裡需要改進,竟讓該出現的結果沒有出現?

    第11次終於出現,眾人一片驚呼,無論您相不相信,或說是機率的問題,隨著年紀越長,越懂得自省,越看透人生事。

    阿國伯父是遠房親戚,大我爸幾歲,每年掃墓,他都會特別跟我寒暄,民國二十幾年出生,能念到昆蟲學博士非常不簡單,擔任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副館長退休,每年都站第一排的他,今年卻沒出現。

    掃墓最終,伯母上台說話,我們才知道伯父往生的事,大年初二發病,短短半個月辭世,許多人紅了眼眶。

    身邊長者逐漸凋零,加上年前兩位40幾歲的朋友先後因疾病猝逝,面對未知的明天,更讓我好好省視自己的人生。

     

    不結婚,可以嗎?

    45歲的秋玲,未婚,各方面條件特好,去年從科技業人資主管離職後,一直沒有上班,中間我們見了三次面,聊聊彼此過去十年的人生。

    「妳真的不結婚嗎?」

    「結婚真的比較好嗎?」

    「是啊,結婚真的比較好嗎?」我心中自問。

    每當我聽到朋友婚姻最終以非喜劇收場時,還沒感嘆完,又聽到下一個朋友離婚的消息,而朋友都會跟我說「憲哥,你不要說出去喔!」

    其實這種案例已經多到我聽完就忘了。

    秋玲她就是這麼想的。於是她時常帶著小紅行李箱,一個人全世界旅行,自由自在,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反而多了一份愜意與灑脫。

    我問:「妳沒結婚,以後走了怎麼辦?」

    「活著都不能好好過了,還想走了以後,會不會想太多?」

    我心頭一震。心裡想到我表姐,她跟秋玲有一樣的人生觀,53歲時去義大利小島獨自旅行,遇見出差的土耳其籍朋友,兩人在三個月內互訂終身,在家族中傳為佳話。

    我問秋玲「如果真的遇見Mr. Right呢?」

    「再說吧!」

     

    擁擠紛亂的世界

    面對競爭、變化速度飛快的現代社會,用上面兩個故事,我想跟大家談談三件事:

    1. 面對外在紛亂環境,隨時內省,謙卑面對所有喜樂與機緣。

    2. 活著的時間不長,要善待自己,遵循內在的聲音前行。

    3. 外人的眼光不時與內在想法衝突,寧靜的自我對話,往往能讓人生找到出口。

    把自己過好一點,心情一定要好,心情不好,日

    詳全文»from 身邊朋友一個個離婚了...50歲的中年感慨:到頭來,結婚真的比較好嗎?
  • 眷村

    作者:蔡里長

     

    眷村是個大題目,里長眼界很窄,難以綜觀全局。其實里長看待族群問題,一直都有自己的視野,跟別的政治人物不一樣。

    高雄市有位里長常受委託將老榮民遺骸背回大陸老家,交給故鄉的親人,讓飄零一生的老兵落葉歸根,令人感動,這位里長並非出身眷村,但選舉時如果有人操作族群議題,我想對這位里長應該是沒有效的。

    有一位阿珠姐住在里內的經國新城,她外型粗獷,嗓門很大,常常十幾公尺外就聽到她先聲奪人。

    經國新城原址為建國一、五、六村,俗稱「白川町」,是日治時期的軍官宿舍,經國民政府接收,成為嘉義市知名的眷村,之後改建為經國新城,將散居嘉義縣市的眷戶集中於此,成為全國最大的眷村改建國宅,有志大位的國民黨候選人,非得到此拜碼頭不可。

    四十多年前的阿珠原是台南府城的氣質美女,亭亭玉立,可憐家境不好,家裡積欠四萬多元債務,四十多年前的四萬多元應該很嚇人吧!為了還債,阿珠的父母原本要將阿珠的姊姊嫁給一個老榮民,但姊姊對感情有自己的堅持,阿珠為了報答父母養育之恩,毅然扛起家庭責任,因而成了榮眷。

    她與先生相差三十七歲,那年她才十六歲。

    半生漂泊的老兵很沒安全感,阿珠外出工作,只要晚一分鐘回家,老兵開門就罵「你他媽個X,這麼晚回家,跑哪裡去了?」

    阿珠被罵了許多年,忍氣吞聲,有一天終於忍不住,在老榮民狂飆之後,她牽著兒子的手出門,臨走時吼了一句回去,「我帶兒子回台南娘家跳河,你來找!」

    這句話把老榮民嚇到,從此敬她三分,兩人吵起架來,阿珠未必是輸家。她完全體會出一個道理:原來要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就必須夠強悍,委屈是不能求全的!

    阿珠的先生大約十年前過世,家裡沒人鬥嘴,但她講話大聲的習慣已經改不掉,氣質美女變成了大聲婆,社區裡只要有她在,就不可能有片刻的寧靜,魔音穿腦,經常令人退避三舍。

    在大嗓門的外表下,阿珠其實有一顆善良的心,肯為別人犧牲,就像當年她代替姊姊嫁給老榮民一樣。

    她所住的社區裡一位新來的住戶車禍骨折,素昧平生,阿珠姐卻親自為她熬煮青草茶,還幫她募款,細膩的表現令人對她另眼看待。

    那件事情之後,里長開始觀察此人,發現阿珠姐每次參加喜宴都會包菜。包菜是好事,環保又經濟,但有時她實在誇張,包菜包過桌。有一次我看到她參加完宴會回家時,機車前前後後可以掛東西的地方都掛滿了一包包的剩菜。

    是窮?還是貪?都不是!隔天我看到她的機車停在里內一戶人家門口,那是低收入戶黃先生,我刻意等了

    詳全文»from 眷村
  • 作者 ● 鍾子偉/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在從一個國際創業研討會回來的路上,我剛好在洛杉磯機場轉機。因為之前曾在洛杉磯居住和工作過,依然有很多老朋友和同學在這裡,所以我決定多停留幾天。巧合的是,一個研究所時認識的日本同學在那邊出差,週末剛好都有空,可以一起逛逛洛杉磯,然後一起去機場趕午夜的班機。他回去東京,我回台北。

    週六晚上,在我們趕去機場前,我陪他和他前女友在聖塔莫尼卡的餐廳吃了頓晚餐。我跟她還蠻熟的,他們在一起蠻長一段時間,從大學一直到在東京工作的幾年時間。當我同學被研究所錄取時,她也一同過來,申請了附近的電腦設計碩士學程。在研究所兩年的時間,她常常來學校的活動和派對,我們多數的同學都跟她蠻熟的,我也很高興能再次見到她。上次見面已經是5年以前了。

    不幸的是,雖然我們都猜想他們畢業後就會結婚,但他們實際上卻分手了,她之後搬到了洛杉磯。他們依然保持聯繫、維持友誼。當我們3個都坐下來準備享用晚餐時,每個人都微笑並且擁抱。

    一切好像沒什麼改變:她沒什麼變,那晚餐廳滿座,充滿著週末時放鬆人群的歡笑聲。最近的電視機上正播放著一場足球賽,就好像我們又重回學生時光,回到校園,時光對我們沒有影響。晚餐後,他們兩位移到了入口處的吧台,私下交談了幾分鐘。

    後來,她去了洗手間,我同學回來,我們準備要買單離開。我問他,在聊天時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畢業後,她很想要盡快結婚。她已經年過30,想要定下來,盡快組一個家庭。但我同學還沒準備好。他總想著有一天能夠自己創業,而在他人生那個階段,創業的優先順序對他來說,比他女友想要盡快結婚來得更高。對他來說,就只是太早了,還不是時候。

    在我們畢業幾個月後,他有個機會加入在東京的一間新創公司當共同創辦人,而他決定搬回日本。她則決定要接受一個在加州的工作,在一起7年後,他們終於決定各自往各自的道路邁進。

    她在吧台說了什麼?我朋友對我微笑,帶有一點苦澀的神情說,她說,她花了幾乎過去十年的時間,終於瞭解為什麼在她經歷的感情中,我們的感情對她影響最深,最難以忘記。

    她說:

    「因為,當我們開始交往時,我們都還像孩子一樣才20出頭,我們依然天真、單純,充滿著夢想,和對世界無邪的想像。我們還不知道如何玩弄權謀,如何隱藏在面具下保護自己。在一起時,看見的我是完全毫無保留,我們一起成長,一起扶持彼此,陪伴對方,直到有一天,我們眼前的道路帶領我們分開。

    在我人生的那些年

    詳全文»from 交往7年的前女友說「我會永遠感謝你」...當我們30幾歲時回頭看,人生是否做出正確的選擇
  • 盪一個鞦韆

    作者:蔡里長

     

    最近我家裝了MOD,有免費的電影可看,而且真是數位化,可以自己挑時間看。由於里政煩瑣,加上身負奶爸任務,只有小孩睡覺的時間我比較有空,某天我挑了凌晨時間,看完「拔一條河」。

    八八水災後,甲仙災區的學童奮力練習拔河,練到手都磨破了,但在比賽中屢屢獲獎,鼓舞大人從沮喪的低潮中站起來,重建家園。此片拍攝手法平實,但紀錄片就是這樣,越平實,越感人。

    之後得知某版本的國小五年級國語課本,收錄了「拔一條河」的故事,我覺得這是應該的:讓小朋友知道電視裡除了車禍的行車記錄器畫面外,還有更多值得看的東西。

    同樣是不屈不撓的精神,嘉義市光路里最近則要「盪一個鞦韆」。

    光路里舊地名為「下路頭」,台語的意思是很窄的街道,可以想像早年此地光景並不好,經過一段與環境奮戰的歷程後,這個地方轉運了,道路拓寬後,此地改名光路里,有大放光明的意思。

    相傳清康熙年間,嘉義下路頭一帶瘟疫流行,民不聊生。人窮則呼天,居民中有人倡議盪高空鞦韆,期望藉此更接近「天」,呼求上天解民災苦,天可憐見,有一天瘟疫終於停止,百姓存活下來,這項活動也因此流傳,至今兩百多年。

    比較科學的說法是,因為高空盪鞦韆很費勁,居民為了表達虔誠之意,每天用力盪來盪去,最後練出好體力,免疫力提升,瘟疫自然就好了。

    另有一說是,先民來台時,各村莊之間為了爭奪資源,經常發生衝突,下路頭的高空盪鞦韆名義上說是為了祈福,其實是軍事用途,壯丁奮力把鞦韆盪得老高,為的是看清隔壁村莊的軍事部署,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不管是祈求瘟疫停止、鍛鍊體力或刺探敵情,這個活動的起源都充滿了先人的血汗。時至今日,鞦韆每年還是盪得高高的,但嘉義人已不再悲情,而是以辦喜事的心情看待這個活動,歡歡喜喜,熱熱鬧鬧。

    北天燈、南蜂炮、中鞦韆,是嘉義人的期許。

    活動每年農曆三月六日舉辦,主辦單位大年初一就開始籌備。高空鞦韆用的竹架,必須於農曆大年初一特地到山區去找,運下山後用特殊藤繩綁接,一層一層搭建上去,最後完成高度12公尺、相當於4層樓高的大鞦韆。製作過程完全遵古法,以刺竹與籐條編織,不用鐵釘或鐵絲,保留先人智慧與文化特色。

    為了推廣這項特別的民俗活動,光路里里長林昇賢去年就開始尋找讓活動曝光的機會,他花了不少時間和精神,最後終於確認,這個月29日胡瓜主持的「綜藝大集合」節目將到光路里錄影播出,讓更多人知道嘉義這項特殊的民俗活動,以及它充滿傳奇色彩的背景

    詳全文»from 盪一個鞦韆

頁碼

(779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