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on.cc東網-鍾年晃 (政治評論員)

     

    中國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打得火熱,但在漫天戰火中卻無意引出一件陳年舊案,國民黨「三中」交易案。

    東網 資料圖片

     

    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在與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蕊筆戰過程中,無意間透露中影交易過程中「有人掏空」、「收不到錢」等秘辛,由於蔡是中影案的當事人之一,他的爆料已揭露新事證,台北地檢署應立即約談當時出售中影的黨主席馬英九,重新調查三中案。

    三中指的是國民黨以前名下中影、中廣及中視等三家公司,馬英九任黨主席時為了規避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在2005年底,突然宣布將三中以新台幣40億元出售給中國時報集團旗下榮麗公司。

    但是榮麗只想買中視,隔年又與國民黨簽「增補契約協議」,由榮麗以8.9億元買下中視,國民黨則協助尋找中廣與中影買家。

    後來,中廣出售給趙少康,中影則由莊婉均、羅玉珍及郭台強等人合組的公司取得。

    在已知的國民黨黨產交易中,中影所衍生的訴訟案居冠,先是郭台強控告蔡正元主導臨時股東會通過減資案,卻將減資款6億元發給由蔡主導的阿波羅投資公司,最高法院認定蔡正元應賠償中影1.7億元損失。

    正所謂禍不單行,蔡正元又因為中影減資案被士林地檢署認定從中獲利45萬元,被依背信罪起訴。

    正因為蔡正元身上背了兩條和中影交易相關的官司,才引發馬辦發言人徐巧蕊質疑交易過程是否有人獲取不當利益。

    不料,在與徐打筆仗過程中,蔡正元卻在臉書自爆,當時會介入中影交易是因為「有人賣黨產收不到錢」以及「中影被掏空7.5億元」,為了不讓這兩件事曝光,影響國民黨2008選舉,才會出手處理。

    蔡正元介入中影交易動機在此不做評論,但他言之鑿鑿說「有人賣黨產收不到錢」已經涉及本交易是否為假交易,當中必然有見不得光甚至可能涉及違法的行徑,才會讓蔡擔心「影響國民黨2008年勝選」。

    另外,「中影被掏空7.5億元」更涉及背信、掏空等重大不法行為。

    國民黨三中交易案自2006年以降曾有多人檢舉,但全數被洩密給馬英九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在2014年8月4日以查無不法簽結,因為沒有公開書狀,當年又沒有約談重要當事人馬英九,外界對簽結理由無從得知,多年來仍然無法一窺三中交易案全貌。

    「回算機制」是如何計算?國民黨為何反目控告郭台強?為何趙少康僅支付2億元訂金就能購買中廣數十億元龐大資產?這些疑慮至今仍無法釐清。

    既然蔡正元自爆兩大犯罪嫌疑事證,台北地檢署應該立即分案調查,請

    詳全文»from 北檢應速約談馬英九
  • 作者:on.cc東網-朱學恒 (低階酸民代表)

     

    根據媒體2017年03月27日的報導:

    【役政署開放替代役男也可到服務業服役,包括宅急便、四海遊龍鍋貼店、7-11向政府提出申請,國民黨立委曾銘宗、親民黨立委陳怡潔上午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時擔心替代役男變成廉價勞工、「一例一休」的替代人力缺口。內政部長葉俊榮說,替代役男不會站在第一線煎鍋貼、買東西,而是培養中間管理階層,幫產業培養忠心又專業的人才。】

    東網 資料圖片

     

    替代役這個概念,其實最早的時候來自於解決兵源壅塞問題,跟因為宗教信仰或是信念問題而不能當兵的許多良心犯,或者可能還包括了博士、碩士生畢業之後,當個兩年兵腦子就變糨糊進入企業要從唱歌答數摺棉被開始教起,甚麼電子電路場效電晶體全部忘光光的問題。

    當年我記得大學或是碩士畢業生面對所謂的研發替代役所考慮的都是這是另外一種選擇,你要碩士以上畢業,才能被列入考慮,而且這些科學園區的高科技廠商多半都是挑博士畢業生。

    因為當年競爭很激烈,所以各學校甚至還會特別辦研發替代役徵才說明會,各廠商會來面試;而面試者要考量的是,這研發替代役一簽四年,雖然領的薪水不錯(當年據說有高到新台幣4萬以上的),但問題是四年下來你根本不能離開這家公司,不管多麼爆肝,不管主管多麼機車,你逃走就是要回去再當一年十個月的兵。

    所以很多人面對的選擇是我要花一年十個月去當一般人都覺得沒甚麼用的一般兵,還是我要花四年的時間去自己專業的領域上班,雖然可能加班加不停,雖然可能很辛苦,但問題是我不會脫節,隨時可以接上這個產業。

    而根據2016年電視新聞報導,還有的確受惠於研發替代役大賺其錢的年輕人:

    【11年前,中央大學機械研究所畢業的范姜凱,為了及早進入職場,選擇向牧德科技公司,申請役期4年的國防役(現稱研發替代役),服役期間,待遇約4萬5千元,退伍後,他繼續留在牧德服務,11年來的打拼,不僅讓范姜凱晉升至研發部經理,月薪更較服役時增加3倍以上。】

    問題是,現在的產業訓儲替代役的問題是他是一個相當廉價的制度,對於碩士以下的年輕人來說,每月實領薪水不到2萬元。

    如以政府引介學士、副學士產業訓儲替代役來說,用人單位必須繳給政府2萬8000元,政府要支付的費用為8531元,役男實領費用為1萬9469元。

    然後內政部長還回應說不會讓役男在第一線煎鍋貼,問題是這些私人企業就算培訓幹部,也一樣是從第一線煎鍋貼開始

    詳全文»from 兵役制度不是這樣用的
  • 作者:陳淞山/美麗島電子報專欄作家

     

    最近,兩岸關係的發展隨著雙方主政當局隔海喊話的對嗆情勢變化,逐漸從冷和平的對立僵局升高到熱對抗的衝突局面,美麗島電子報3月國政民調結果,有關兩岸問題的民眾觀感也有比較明顯的變化產生。

    在蔡英文總統執政信任度與滿意度持續下滑的情況下,受訪的台灣民眾認為蔡總統比馬總統在兩岸關係的表現上變差的比例高達51.2%,認為變好的只有3.7%,而認為沒改變或差不多的則有36.8%;

    在此情況下,認為變差者對於該由誰負起較大的責任則呈現出台灣政府49.1%、中國政府24.6%的對比,而認為兩邊政府責任一樣大者則有15.1%。

    顯然,大陸兩會期間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論調,激起蔡英文政府或明或暗的政治反擊結果,並沒有能夠成功拉高台灣普遍民眾的反中對抗情緒而討到真正的便宜。

    從本調查的政黨傾向與政治立場的交叉分析結果,僅有部分鞏固綠營政治基本盤的效果,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支持者認為,蔡比馬兩岸關係變的好的分別有9.5%及11.4%,高於平均值的3.7%。

    但認為變差的也還有32.2%與39.8%,而泛綠政治立場者,認為變好與變差的比例分別是8.8%對上33%,並沒有成功轉化泛綠支持者對蔡總統的兩岸關係政治攻防策略的支持度。

    這或許也跟民進黨或泛綠支持者本身也不樂見兩岸關係轉好有直接的關聯性,此從兩岸關係變差誰該負起較大責任的交叉分析中得知,民進黨、時代力量等泛綠的支持者都有六成多的比例認為,中國政府該負起較大的責任,遠遠高於總和平均值的24.6%。

    與泛藍支持者有近七成比例認為台灣政府該負起較大的責任,形成極大的政治反差現象,證明藍綠對兩岸關係的議題仍然政治壁壘相當分明!

    該民調結果另外的子題也顯示,對於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且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能接受者僅有14.2%,不能接受者高達72.5%,有意思的是,其中泛藍政治立場者也有66.6%表示不能接受。

    顯然,包括絕大多數的泛藍支持者及台灣民眾,的確難以接受台灣屬於中國領土的一個中國立場。

    同時,在「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和相關法律,我國領土包括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所以兩岸都屬於一個國家,也就是中華民國」問題上,該民調結果則呈現54%不接受、32.6%能接受的情況,而泛藍與泛綠能接受者則分別有52.4%對上17.8%。

    呈現泛藍當中有過半數的人認同兩

    詳全文»from 美麗島民調:認為兩岸關係變差者,49.1%表示台灣政府責任較大!
  • 作者:林濁水/前民進黨立法委員

     

    美麗島電子報最近公布了三月分國政民調,這一份民調揭露了一連串令人非常震驚的數據。

    第一,民眾對她的不滿意度竟然飛升到了滿意度的一倍。

    民調中我們看到總統在上個月回穩的民眾信任度和滿意度在這個月一齊重挫,信任度跌到4成內,滿意度剩下不到三成,雙雙出現死亡交叉。

    然而,最驚人的還不在這裏;而在於死亡交叉的裂口太過於巨大,滿意度29.5%,不滿意度58%,差距竟然高達一倍。

    第二,壓倒性的多數民眾認為她上台後,兩岸關係比馬總統時代變壞,認為變好的竟只有3.7%!

    由於過去有很長期的兩岸事務經歷,她被認為是台灣頂尖的兩岸專家,但是上台不到一年,處理兩岸關係的評價竟遠遠落在馬總統之後。

    只有3.7%民眾認為她就職後兩岸關係比馬總統時更好;認為兩人差不多的也只有36.8%,高達51.2%認為變壞。甚至民進黨的民眾認為變好的也只是9.5%,遠少於變壞的32.2%,至於認為不輸不贏的則是51.5%。

    不意外的是北部認為變差的要比南部多,全在5成以上;而南部稍低但至少都達到了44%。

    高學歷的認為變差的多,大學以上的高達60%;而國小以下的只有32.6%。

    由於她的兩岸主權立場和馬總統不同,因此就如上個月我在〈滿意度反彈中的警訊:兩岸政策從總統的強項變弱項〉中說的,由於民眾了解到這一點,因此她們評價馬、蔡兩位總統的兩岸政策時,會認為蔡總統較差一點,或者是稍微緊張一些兩岸關係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如今這個民調呈現出來的,恐怕民眾的感受已經超過他們預期的忍受幅度相當遠了。

    第三,民眾固然對北京共產黨觀感非常負面,但是對當前兩岸關係惡劣,台灣民眾認為最該負責的,竟是台灣這一邊的政府而不是中國政府。

    台灣民眾對中共度好感非常低,只有16.0%,相反的反感非常高,達到61.1%,最特別的是,一般看法是天龍國台北市,市民應該對中共比較友善,但是事實相反,天龍國國民反感度高達69.7%,全國最高。

    然而奇怪的是縱使民眾對中共好感超低,根據上個月民調,台灣民眾又高度不信賴習近平,只有18.3%民眾信任他;但是回答兩岸關係變差時,認為台灣政府責任比較大的高達49.1%,比認為雙方責任一樣大的15.1%和中國政府比較大的24.6%都高得非常多。

    第四,民眾不滿意她的兩岸政策,並不是因為支持中共或國民黨兩岸一中的國家定位,而反對她的台獨立場;相反的,國共的兩岸定位,被絕大多

    詳全文»from 天龍國最獨的現實和紅藍綠的困境 ─ 從總統不滿意度達滿意度一倍的災難談起
  • 阿九仔嘸罪啦

    作者:唐湘龍

    不要劃錯判決書的重點好嗎?

    柯建銘自訴馬英九教唆洩密案一審宣判。馬英九無罪。

    馬英九當然無罪。

     「阿扁仔嘸罪啦!」在深綠的支持者口中已經是「成語」。但其實,阿扁仔有罪。重罪。國際公認。「阿九仔有罪啦!」在深綠的支持者口中也已經是「成語」。但其實,阿九仔無罪。連輕罪都談不上。也是國際公認。

    司法不再成為政治爭端的最後仲裁所,這很悲哀。但悲哀的原因,在於有罪、無罪,深綠說了算。深綠之所貴,深綠能賤之。司法的裁決合意,把司法捧上天。司法的裁決不合意,把司法踩到底。「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多蠢的一句話。有沒有勇氣做個「官調」?針對檢察官、法官做調查,問問他們心裡話:誰才是明目張膽伸進司法的政治黑手?

    日前,法官協會兩千多名法官發出的新聞稿痛斥蔡英文總統踐踏司法尊嚴的談話,已經充分回答了這個問題。

    這個判決是合理的。不必在小枝小節大做文章。關於總統本於職務的作為,依循兩個原則:

    1、總統是政治上的至高存在,在位時,依憲法賦予刑事豁免權。就是避免以司法為工具的政治干擾。因此,除了內亂外患、貪污舞弊之外,不應輕罪貶低總統的神聖性。以至輕之罪繩以至高之位,對政治、對法律都是一種糟蹋。

    2、總統職權於憲法中專章規範,擺在五院之前,既是三軍統帥,更是百官之首,涉及五院院長明顯「違反政治紀律」之行為,不只無涉洩密問題,更應主動積極做出政治處理。

    法官再笨、再恐龍,不可能不懂這個「自訴案」純粹是一個以司法工具的政治計算。大多數的國家,都已經取消刑事自訴,目的就是避免濫訴。避免浪費司法資源。但是,柯建銘作為立法院執政黨的黨鞭,一個「造法者」卻成為「玩法者」,急著提自訴,不只是趕在檢察官公訴之前,以更快的司法工具達到羞辱、限制馬英九行動的目的。同時,也是對公訴罪的不確定買保險,在完全相同的事實基礎上,切割公訴、自訴雙軌並行,立法委員玩弄司法訴訟到這種地步,這個社會竟然也能忍。

    這個社會對政治上的污垢真能忍。

    法官的判決書裡努力陳述,這個裁決不影響公訴罪的裁決。理論上,兩個庭各自獨立。但其實,此地無銀三百兩。兩個完全基於相同事實基礎所採取的訴訟案件,怎麼可能不影響?自訴案一審無罪,當然很可能預告著公訴罪的判決結果將會從輕發落。

    柯建銘說:這是台灣司法最黑暗的一天!老詞、老梗。上述到底,也沒什麼。如果這種司法作為政治報復的工具如此高調,那麼,司法最黑暗的一天還沒有到。

    曾經有一段時間

    詳全文»from 阿九仔嘸罪啦
  • 勞動基準法之下還有基準

    十多年來,各種新型態的經濟模式不斷衝擊勞動市場,僱傭關係也因此日趨多元化、彈性化、派遣化,就連原本最為穩定的學校教育工作者也深受其害,其中,兼任教師工作的不穩定性甚至超越其他私人企業。
    在各級學校裡,除了編制內的專任教師,還存在兼任教師、代理教師、代課教師等名稱各異的非專任教師,比起編制內專任教師權利義務受到國家法律保障,非專任教師受到的保障極低。

    以大學兼任教師來說,一直以來既不受「教師法」保障,也不適用「勞動基準法」,以致於長期面臨低薪、勞健保中斷、甚至無法請病假、產假等慘況,其勞動權益長期遭受漠視。
    在教師工會、兼任教師不斷陳情下,勞動部原本已同意自今年81日起,將大專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適用對象,依此,應能有效改善兼任教師惡劣的勞動處境。
    沒想到,在教育部與各大學聯手施壓下,勞動部在去年9月公告的「大專院校編制外未具本職之兼任教師適用勞動基準法草案」中,又將兼任教師區分成「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與其他具本職的兼任教師,草案僅將「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保障,其他具本職的兼任教師則繼續被排除適用。
    表面上,勞動部的修法理由十分冠冕堂皇:「未具本職」兼任教師的勞動條件最為惡劣,必須先納入勞基法以保障其勞動權益;至於「具本職者」,至少在其原職已有公保、勞保等身份保障,因而排除適用。
    實際上,之所以這樣切割,絕不是「具本職者」已有保障,官方首先考量的就是如何減少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的人數,目的當然出於節省校方的人事成本;更嚴重的災難是,這樣刻意的切割,已經讓那些生財有道的大專校院找到一個完全顛覆修法意旨的狠招:在修法沒有上路前,就以各種理由大量解聘、不續聘「未具本職」的兼任教師,預計到今年8月1日,還會有更多兼任教師因此拿不到續聘,被迫離開校園。
    校方的作法,其實就是一般慣老闆常用的手法,你有你的法律保障,我就有我規避法律的對策,既然政府的修法排除「具本職」的兼任教師,想要節省成本的學校,也就順勢只聘任不會增加人事成本的「具本職」兼任教師;至於將增加學校支出的「未具本職」兼任教師,校方也就老實不客氣的不予續聘。

    可以想見,未來純兼任的老師為了工作,也只好自行出具尚有其他全時工作的證明,以求保住飯碗,至此,勞動部將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保障的修法理念,已經全然幻滅,甚至反而讓學校找到繼續聘用血汗兼任教師,且又沒有
    詳全文»from 勞動基準法之下還有基準
  •  

    作者:羅智強(Yahoo TV羅室長戰風向主持人)

    兩岸應合作?兩岸應敵對?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3/29《羅室長戰風向》,我很榮幸邀請到「O營」、「O派」年輕世代網路人氣極高的眼球中央電視台的視網膜來當辯論佳賓。而這個O,我先不定義為「綠」或「獨」,所以留個O,讓視網膜自己去定義。

    但在正式開始談我對兩岸和戰的看法前,我想先從一個看似不相關的小故事説起。

    不久前,我在line上收到一個影片連結,談得是日本一個火紅的繪本。這個繪本只有幾頁而已。大意是有一個叫比利的小朋友,他的爸爸帶他去動物園看全世界最高的長頸鹿,比利看了卻答道:「那又怎麼様?」

    接著爸爸吹奏了全世界最曲折的超級大喇叭,比利依然答道:「那又怎麼様?」

    爸爸買了一台火車,帶比利去環遊世界,比利還是答道:「那又怎麼様?」

    爸爸駕太空船帶比利去遨遊宇宙,比利仍然不屑地答道:「那又怎麼様?」

    這時,爸爸帶著比利到了一隻全世界最餓的老虎面前,比利還是答道:「那又怎麼様?」

    比利喊著「爸爸救我」,這時換比利的爸爸聳聳肩道:「那又怎麼様?」

    這本書,原意講的是親子關係,但其寓意,卻可以很多地方延展,譬如兩岸關係。現在在台灣,對於兩岸關係走壞,許多人不就正是抱著「那又怎麼様」的心態呢?

    兩岸合作,那又怎麼様?

    兩岸敵對甚至戰爭,那又怎麼様?

    我想從一個簡單的數字告訴大家,那又怎麼様?

    「過去7年來台灣對大陸順差累計約6千億美金,7年來台灣對外貿易順差總合是2022億美金,如果扣除大陸市場的順差,台灣的國際貿易收支會變負4千億美金。」

    所以,如果兩岸真的落實敵對,甚至走向戰爭,先不談戰爭中人命的損耗,光是在「敵對」的過程,台灣的經濟就會先崩盤。

    當然,經濟崩盤。那又怎麼様?

    哦!會有很多人因為生活困頓流離失所!那又怎麼様?

    經濟壞以後,隨之而來的是上升的自殺率、犯罪率!那又怎麼様?

    説到這裡,通常馬上就會有人反射性地認為:

    「你看,又在打恐嚇牌了。」

    「你大中華民國厲害,去向大天朝阿共抗議,叫他們不要再打壓我們啊?」

    這二句話,都很有情緒的動員力、感染力。

    但我想引一段美國趨勢大師約瑟夫.奈在《美國為什麼衰落》一書中的話,來回應這二句幾乎「罐頭化」的反應。

    「全球大多數國家都希望(現在仍然希望)與美國和中國同時保持良好的關係,因此結成一個反中國聯盟是不

    詳全文»from 和戰的選擇?那又怎麼様?
  • 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

    毫無意外,民進黨籍重量級立委柯建銘對馬英九的「教唆洩密」和「加重毀謗」,因柯建銘無法舉證所謂的「關鍵88秒」具體內容,一審判決,柯建銘的自訴案,馬英九無罪。

    這判決並不代表馬英九就此可以平安,接下來,馬英九在3月14日被北檢正式起訴的「教唆洩密」,反而會更加艱險,馬英九被判為「罪人」的機率攀高。

    首先,「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台灣司法常規中,北檢起訴馬英九案,馬英九變成要自我舉證無罪,難度相對會更高。其次,此案已有前檢查總長黃世銘判例在先,法院若判出和黃世銘判例不一致的判決,會傷害司法的一致性。

    兩個原因,都讓馬英九雖然可能和黃世銘一樣,因罪刑的罰則並非重罪,很有可能以緩刑和罰鍰了事,但是判決確定,一生自許奉公守法的馬英九,從此烙上「罪人」標籤。

    而且,馬英九要控訴是「政治迫害」的空間也因為柯建銘自訴案而更加緊縮,以柯建銘如此民進黨內超重量級人物的自訴案都敗了,等於給了司法單位一個「沒有政治壓力」的完美包裝,屆時,以黃世銘判例處理北檢對馬英九的起訴案,反而更沒有包袱和顧忌。

    恐怕,馬英九只剩下最後的辯護舞台,就是沒有犯意,而且足以說服法官,否則在劫難逃的機率最高。

    馬英九最悲哀的地方也正在於此,一生自認奉公守法的他,恐怕難逃從此要背負著「罪人」烙印,真是情何以堪!

    更不堪的是,在洪秀柱領導下的國民黨,不但不會聲援馬英九,而且還打算在司法定讞之前,搶先定位馬英九是「罪人」!

    先有洪秀柱公開批判馬英九是「溫良恭儉,讓天下」,替馬英九烙上「敗家子」的標籤,後有洪秀柱最信賴的急統派學者主導的「孫文學院」要段馬英九功過,種種發展就是洪秀柱系統要在國民黨內徹底清算馬英九的殘餘價值,定位馬英九是「亡黨亡國的歷史罪人」。

    外有民進黨和檢調司法,要將馬英九定位為「司法罪人」、內有國民黨洪派正要將馬英九定位是「歷史罪人」,左右夾擊之下,馬英九恐怕終將烙上「罪人」標籤,在劫難逃。

    而更不堪的是,馬英九執政八年,自詡有樸拙古風,孤高自賞,卻造成執政失敗慘況,讓馬英九成了台灣史上最失敗的總統,聲望比陳水扁都還要低,在此情況之下,馬英九想要向社會喊冤與訴苦,都不可得!因為台灣人民對他的無能,失望透頂!

    古道、西風、瘦「馬」,斷腸人在天涯‧‧‧

    詳全文»from 「罪人馬英九」的左右夾殺
  • 作者:on.cc東網-江素惠 (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主席)

     

    對於選舉,網上有個笑話:「台灣人說:我們早上投票,傍晚就知道結果了。大陸人說:那算什麼?我們今天投票,昨晚就知道結果了。香港人心想:這有什麼稀奇?我們從來都沒有投票,但早就知道結果了!」說出香港人的無奈。

    東網 資料圖片

     

    步台灣之後,香港選出了第一位女特首,是一場無意外無驚喜的選舉,因為選舉的結果早已在意料之中。

    被北京加持的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親中社團紛紛表態支持,結果以七百七十七票勝出,香港建制派眾人一心,選委們的配合演出,更是北京的成功。

    香港要有穩定繁榮的未來,特首能受到北京的信任十分重要,當北京表示支持林鄭時,一千兩百位有選票的選委就會往林鄭傾斜。

    然從另一角度來檢視香港的現狀,北京欽點是否會讓香港追求的核心價值受到挑戰,選舉會場出現的標語「我要真普選」,這五字箴言將是香港不停息的訴求。

    也因北京的欽點,而讓民主派及其支持者不滿,對於這樣的選舉結果表示失望,年輕人恐以激進的方式表達不滿對抗政府,林鄭上台必須努力的是如何彌平社會的裂痕。

    香港社會的兩極化已開始顯現,梁振英時代即將結束,努力團結社會更為重要。

    中央的明顯支持也讓林鄭背負了反對派抵制的原罪,又會重蹈梁振英執政的困局。

    目前香港大情勢良好,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團結香港乃當務之急,給予年輕人就學就業的目標,改善民生是消除社會不滿的最佳良方,只是更令人擔心的是中央與香港的矛盾是否會更加緊張,北京必需重建香港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曾俊華擁有最高民望卻無法拿到建制派選委的票,他的敗選感言,希望大家為香港的和解而努力,信任、團結、希望並不是一個口號,而是當前香港最需要的答案,相信有一天夢想會成真。

     

    更多東網評論

    詳全文»from 香港特首無意外的選舉
  • 作者:on.cc東網-黃毓民 (時事評論員)

     

    三月十四日,台北地檢處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個資法」、「刑法」洩密罪起訴前總統馬英九,這也是馬英九繼十年前特別費案後,第二次被起訴的案件。

    東網 資料圖片

     

    西元2013年八月底,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民進黨立委柯建銘涉嫌關說案偵查期間,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向馬英九報告監聽內容,馬再指示黃世銘於9月4日向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報告,事件最後演變成為國民黨的馬、王「九月政爭」。

    馬英九卸任總統後被控教唆洩密案,令原本已經水火不容的朝野關係更加惡劣。

    國民黨失去政權後即遭執政民進黨以「轉型正義」為由清算黨產,趕盡殺絕,如今又起訴馬英九「洩密」,馬英九的支持者感到憤怒可以理解,因為他們一定會問:為什麼「關說者」(王金平、柯建銘)無罪,「捉賊者」反而有罪?

    也許更多人會認為這是政治鬥爭,當年陳水扁(民進黨)上台,時仼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國民黨)涉嫌挪用特別費,被檢察官以「貪污治罪條例」起訴,法院一審判無罪;

    馬英九2008年當選總統後,起訴陳水扁(民進黨)貪污,陳水扁罪成判囚(現正保外就醫);

    蔡英文(民進黨)就任總統未及一年,便以「教唆洩密」起訴馬英九。

    台灣的綠營政客如今仍然有人為陳水扁呼冤,認為陳水扁是被「政治檢控」,遭到國民黨政治迫害,那麼按照這些人的思維邏輯,馬英九不是一樣被「政治檢控」嗎?

    當年民進黨天天叫嚷「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質疑司法不公,否定司法制度,那麼今天的國民黨人一樣可以有「法院是不是民進黨開的」疑問,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馬英九被控教唆洩密案,如果以法論法,特別從憲制體制下的總統權責的角度來看,仔細閲讀檢察官對馬英九厚達八十八頁起訴書,可以發現檢察官完全忽視總統的權責以及如何行使權責,而只就馬英九的「政局部署」、「進行後續政治安排」認定馬英九的「犯意」。

    即是說馬英九當年在有關事件的作為,是為了鬥倒王金平,不是行使總統職權。

    如果馬英九行使職權召見部屬,「告知」王金平涉關說案被控洩密罪成,那麼今天的蔡英文總統恐怕要戒慎恐懼,在行使總統職權切勿跟部屬講「機密」!

     

    更多東網評論

    詳全文»from 今天馬英九明天蔡英文

頁碼

(4,642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