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在歷史高點買入股票嗎?

對沖基金經理卡爾﹒伊坎(Carl Icahn)稱,他對美國股市“非常謹慎”,它“很容易就會(從歷史新高)大幅下跌”。資產管理公司GMO的董事本﹒因克(Ben Inker)也預計,總體而言,計入股息和通脹因素,到2020年美國股市每年將下跌2%。然而,超凡的億萬富翁投資家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卻認為美國股市的估值“處於合理區域”。

那麼,誰是正確的呢?
其實,股票是否估值過高還是估值合理都不是投資者應該問的問題。反之,他們需要回答的問題是:我在從股市抽資之前能承受多大的損失?

專家不能給你提供答案,但歷史和你心中的想法能。

波士頓資產管理公司Windhorse的首席投資長戴維﹒塞勒姆(David Salem)指出,弄清楚自己能承受多大的金錢損失是“任意一項綜合投資計劃唯一的合理起點。”為什麼呢?因為即使你對股市估值的估計極其精確,但是如果你缺乏堅持到底的財力和精神毅力,你也不會從中得到任何好處。

就眼下而言,問對問題尤其重要。牛市就像一張舒適的沙發,連最焦慮的人也會被它誘使著陷入令人昏昏欲睡的舒適感中。

前不久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和標準普爾500指數雙雙創下歷史新高。將股息計入在內,今年迄今為止美國股市的回報率達到了29%。如果回報率到年底能一直持平,那麼2013年將成為1926年有可靠數據以來年回報率位列第19位的年份。

美國投資公司協會(Investment Company Institute)估計,在截至11月13日的四周中,約有230億美元資金流入了美國的股票共同基金。在之前的12個月中,流出的資金超過了370億美元。

在今年,唯一貶值的重大資產是焦慮情緒:黃金價格與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市場波動指數(CBOE Market Volatility Index),也就是所謂的“恐慌情緒指數”,自去年12月31日以來均下跌了逾25%。

對於不確定要做什麼的投資者,塞勒姆有一個極好的解決方法。不要再想著股票能為你帶來多大的回報,而要首先考慮你面臨多大的風險。

他建議在考慮自己的投資的過程中要放鬆,或許可以邊喝酒邊思考。估量自己在股票上投入了多少金額──不是比例,而是金額。他說:“正是絕對金額激發人們抽資的沖動。”

晨星公司(Morningstar)的數據顯示,2007年11月至2009年3月期間,美國股市下跌了51%,同時海外股票下跌了57%。假如你在股票及股票基金上投入了400,000美元,那麼再來一次這樣的“下跌”會使你的投資縮水逾200,000美元。

即便你認為股市不像2007年那樣被高估,假設跌幅只有那次的一半那麼嚴重,那麼,你能在追求長期收益的過程中承受100,000美元的短期虧損嗎?

你可以對你的任一資產進行同樣的估量。依據晨星公司的數據,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在2007年2月至2009年2月期間虧損了68%。金價從1980年2月到1999年9月下跌了62%,而長期國債在1979年7月至1981年9月期間下跌了21%。(若考慮到通脹,這些數據顯得更糟糕。)

金融歷史事件永遠不會精準再現,但相似的事件總是會出現。因此,上述虧損情況盡管不能用來預測,但可以作為行動指引。

塞勒姆說,你必須“願意承擔虧損,又得有能力承擔虧損。意願是行為方面的,能力是財務上的,你無法預先確定哪一方面會壓倒另一方面。”

因此,對於你是否能承受如此大的沖擊,最好的預測指標就是你在上一次類似情況發生時的表現。比如說,你在2008年和2009年反而增持了價格下跌的資產,那麼你就屬於想法與行動或許一致的極少數投資者之一。如果你什麼都沒做,你至少沒有因為以最低價拋售而將暫時的虧損變為永久的虧損。不過,如果當時你割肉出場,那就別再欺騙自己你不會再那麼做了。

這些都不表示你不應該持有股票或其他資產,它只是表示你得更誠實地思考自己進入市場是為了什麼。

塞勒姆認為,許多全球最大的投資者都犯了同樣的錯誤,在沒有首先考慮風險的情況下去預測投資回報。他說:“機構投資者只是個人的組合。”

塞勒姆在基金會投資基金(Investment Fund for Foundations)擔任了18年總裁。該公司到2010年專為慈善基金和其他非營利組織管理著80億美元資金,同年他離開了該基金轉投Windhorse全職工作,這家公司為富裕家庭管理著逾2.5億美元資金。

他指出:“歷史上在上漲過程中追逐回報的人比比皆是,然後他們又在價格低谷拋售資產,最終將本應是臨時的財富減損轉變為了永久的減損。”

在考慮回報之前先考慮風險,而不是反其道而行,如此你或許就能避免相同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