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將輕易獲勝黨主席選舉

社會觀察

民進黨即將在五月份舉行主席改選,依照目前情勢演變,候選人除了會有「三個太陽」:蘇貞昌、蔡英文及謝長廷,已表態參選台北市長的呂秀蓮,也將可能會在對初選過程不滿的怨懟情緒下,「棄北市、拚主席」,主席之爭恐怕會從此陷入四分局面。

只是,無論選舉過程多複雜,明爭暗鬥會有多激烈,結局只會有一種,就是蔡英文勝出。但是,即便結果如此簡單明瞭,但過程卻會是相當折磨與痛苦。因為,讓公民運動從民進黨體內出走的蘇貞昌,他不僅已讓自己被定位成「民進黨有史以來能力最差的黨主席」,他對民進黨所造成的傷害,讓整個黨從原先整隊中前進的狀 態,變成現在山頭四分五裂,各走各的路。

未來3個月,蘇貞昌如果還無法認清自己對黨的最後溫柔,就是把手放開,那麼,下任接任黨魁的人,就等於接下一把從高空掉落的利刃,後果不是負傷上陣,就是看著黨持續墜落,無力承接。


歷來的民進黨主席,都有在當時的年代下,對社會與歷史的正面貢獻。但這項傳統,現在卻看不見。尤其,當一位領導者一心一意只想掠奪權位,而喪失社會所寄望的責任感時,這種風氣就會變得像是傳染病,互相比爛,你爭權我就奪利,你自私我就自利,眼前的主席改選,正是如此。

先以謝長廷來說。在黨內有著「智多星」稱號的謝長廷,卻選在農曆過年前、沒人關心政治事的節骨眼,利用電台訪問柯文哲,含含糊糊「宣布參選一半」;然後,隔天又在媒體倉促堵訪是否真要參選黨主席時,被動回應「對」。這種沒有參選宣言、沒有記者會、沒有派系陣仗的起手式,會是他的風格嗎?當然不是,因為他就是刻意不要引起媒體關注。

謝長廷所為為何?一位黨內元老級的前輩這麼說謝,謝長廷的想法,就是要把主席擂台,當成理念的發言台,藉著3個月的高度曝光,批判蘇貞昌主導下的中國事務委員會需要重新設定、轉型,順勢推動個人的中國政策主張;同時,藉由攻擊蘇貞昌,形塑輿論將他與蔡英文劃為同一陣線,逼蔡正面看待他的想法。

雖然蔡英文與謝長廷欠缺深厚互信,但比起與蘇貞昌的冷感交惡,終究讓她選擇與謝維持還不壞的合作關係。只是,蔡英文的學者性格,讓她不擅於政治交易,面對謝長廷近期兩度拜會,尋求授權支持代為角逐黨主席,也始終是不置可否,才會讓謝認定如果再不表態,將會落得一場空。

拿下黨主席,當然是謝長廷渴望達成的目標;但如果外在環境不允許,蔡英文也不讓步,那麼,「宣布」參選黨主席,至少可創造與蔡英文談判的籌碼,藉此要對方代為排除新潮流反對他主導民進黨中國事務的力量,至少未來在兩岸事務上還有發揮的空間。

因為,長期著墨兩岸關係甚深的新潮流,對謝長廷前年突然積極介入兩岸事務,後發先至,提出憲法共識成為民進黨交流派的共主,從權力競爭角度來看,新系當然無法容忍謝長廷吞食兩岸版圖;尤其,2007年時,不少新系成員被謝系打成賣台親中的「十一窛」,當年這口怨氣,新潮流當然吞不下,所以新系反對謝長廷主導民進黨的中國政策,確實也有其歷史情結。

所以,謝長廷參選主席,無非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雖有可能參選到底,但有很大的成分只是要虛晃一招,替蔡打蘇,爭取雙方合作,至少有機會能爭取到下任的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

而蔡英文呢?過去兩年,蔡英文所代表的英系,雖然經常被不少人視為只是虛有其形,欠缺組織實力,但是,隨著公民社會崛起,昔日用來衡量派系實力的標準,已不是用在「英系」身上。所以,即便人頭黨員不如人,國會席次也排在蘇、謝之後,但光是靠著「民氣」,硬是把蘇貞昌一路壓著打。

只是,就如同馬政府施政太差,所以民進黨執政有望的道理,蔡英文的「民氣」,真的全是靠她自己掙來的嗎?還是是因為現任黨主席做得太差,所以支持者才會在尋求精神寄託的情況下,把希望移情到蔡英文身上?

這麼說,或許會傷害很多支持者的感情,但是,回顧過去近兩年的時間,每當民進黨面臨各項重大議題,卻無力順應社會期待時,民調穩居綠營NO.1的蔡英文, 有說過哪些足以改變民進黨命運的重大發言嗎?每當藍營笑稱國民黨爛、民進黨也沒好起來的時候,最有希望代表黨重返執政的蔡英文,不曉得是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還是太過鄉愿,所以始終不願對黨提出具體建言。

或許是民進黨的領袖級人物逐漸凋零,所以包括筆者在內,有太多人都曾不經意的刻意無視、淡化蔡英文「可以再努力的地方」。畢竟,除了她,現在還有誰能代表民進黨角逐2016呢?

也或許是蔡英文愛惜羽毛,所以不願在沒有擔任黨主席的情況下,說話中傷黨的領導權威。但是,民眾之所以對政治如此失望,不正是厭惡這種充斥在當前民進黨內「互相比爛」的文化嗎?有些話說了會很傷人,但該說的時候,還是要說,就如同現在筆者寫了這些不中聽的話一樣。

至於呂秀蓮呢?總是對蔡英文冷嘲熱諷,認為她從未歷經過民進黨草創艱困時期,只有坐享其成,莫名成為黨的領導人;但是,同樣道理,當2008年,民進黨被打趴在地上,找不到黨主席人選時,呂秀蓮有自告奮勇過嗎?當2010年,所有人都不認為民進黨有機會贏得台北市長時,呂秀蓮有展現身先士卒的勇氣嗎?

結果,當現在國民黨民調一落千丈,呂秀蓮卻冒出來以聖人姿態,痛斥年輕人太嫩,薑是老的辣,要讓有經驗的人打江山。請問,年近七旬的她,是到今天才突然變「老薑」的嗎?幾年前不也是老薑一塊嗎?

大位不以智取,光靠投機,是不足以拿到民心。所以,呂秀蓮縱使聲音很大,但力量很小,民調數字,也完全反映了她的人氣指數。只是,喊了大半年,現在很難拉下臉宣布放棄;幸運的是,當蘇貞昌缺乏格局,任由北市長初選擺爛的情況下,似乎已讓呂秀蓮找到退選的出口,也就是轉向宣布參選黨主席,表面理由就是她看不慣黨決策的鈍化,所以要從根源解決問題。

尤其,對蔡英文很吃味的呂秀蓮,必然很難接受對方回鍋黨主席。所以,這又讓她更有角逐黨魁的動力,預料將炮火四射,三分批蘇,七分鬥蔡,擋也擋不住。
黨內山頭各懷鬼胎,缺乏共同的理想性目標,終讓民進黨的支持度,始終沒能因為執政者的失能,而有向上提升的動能。而黨主席,終究必須對此負起最大責任。
面對困境,今年大年初六,林義雄透過公民團體,正式宣布與民進黨分道揚鑣,哀莫大於心死,念頭一轉,出手籌畫長年來追求的理想性政團。

這種結果,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只是,隨著反核行動、大埔事件、文林苑都更案、洪仲丘事件的發生,民進黨一再喪失主導性,甚至不願清楚表達主張時,蘇貞昌等於是很有效率的將存在於民進黨內的公民力量,趕出黨外。

所以,現在可以預料,以公民意識為主體的新政團,將從民進黨的壓力團體,變成掠奪團體;靠著批判國、民兩黨的墮落,擴張支持版圖。2016立委選舉,至少將搶走民進黨二至三席的不分區席次,前景看好。

蘇貞昌在失敗領導兩年後的尾聲,又出現林義雄出走,公開對他投下不信任票。所以,五月的主席改選,除非蔡英文不選,否則,蘇貞昌連百分之一的勝算都沒有,必敗無疑。唯一的不確定性,就是蔡英文與謝長廷的合作程度,會直接影響蘇貞昌輸多輸少。

或許蘇貞昌還在寄望新潮流能夠雪中送炭,但只能說,別傻了。當蔡英文挾著2016唯一候選人的身份參選黨主席,在黨內以精算出名的新潮流,即便過去曾與蘇貞昌合作,但在現實壓力下,最終必然會全面性的倒向蔡英文;如此一來,才能在未來的黨機器及2016競選總部,搶下主導者的角色,影響民進黨的未來發展。

只是,當蔡英文接下蘇貞昌留下的爛攤子後,福禍都只能概括承受,不能抱怨過去虛度空白的兩年,趕緊修補斷垣殘壁,才能帶著黨重新再起!

【作者 吳子嘉/美麗島電子報】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