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圍繞釣魚台強力較量的背後

社會觀察

儘管近期中日兩國都進行了領導人的更替,然中日兩國圍繞釣魚臺島嶼的主權爭議並未出現任何轉機,事實上,兩國圍繞釣島展開的主權之爭只是中日競合關係的某種表像,而中日強力較量的背後卻有著極其複雜的利益博奕及情感糾結等因素在困擾。

過去一百多年來,日本一直在東亞,甚至在亞洲地區扮演著領袖的角色,其老大地位在某種程度上儼然等同于雄居美洲地區的美國一般。可以說過去百年是日本在亞洲的風光百年。儘管日本在二戰中慘敗,但日本很快又從戰爭的廢墟中振作起來,迅速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經濟大國,繼續使日本在亞洲享有傲視群雄的雄厚資本。然日本在亞洲的老大位置卻隨著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而發生動搖和位移。中國大陸在過去短短三十多年的時間裏,推動改革開放的經濟發展政策,迅速發展成為全球製造業的重要基地,更成為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的重要中心與節點,日中兩國實力的此消彼長無疑成為雙方在釣魚臺問題上展開全力較量的關鍵背景。

正是上述背景的影響,使得日本國民及政府在對待中日關係上有一種相當複雜而敏感的心態和情緒。對於日本而言,面對日益崛起的中國大陸,當然內心有所不甘,這也是使對華態度相對保守的自民黨能夠捲土重來的重要因素之一。一百多年來,中日角逐一直是日本遠遠領先中國,1895年的甲午海戰以中方割讓臺灣給日本而告終,而1937年日本更是發動全面的侵華戰爭,先後佔領東北、華北、華東及華南大半個中國國土。儘管最終日本戰敗,但隨後中國全面陷入國共內戰,最終導致兩岸以臺灣海峽為界相互對立。此後,日本抓住機會,迅速成為世界經濟強國,而中國大陸則由於文革等因素所阻撓,一直到上個世紀70年代末才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發展經濟上來。此後,中國經濟終於駛上了快車道,2010年中國經濟總量首次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是百年中日競爭中,中國首次占得上風。

面對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當前日本國民及政府的心理尚未完全適應過來,因此,當釣魚臺問題出現後,日本方面當然希望全力反擊。畢竟中日之爭並非小事,因為中日兩國都是具有世界性影響力的大國,實力不容小視,都是建構21世紀世界新秩序的重要一極。俗話說得好,一山難容二虎,日本自然不會輕易拱手讓出亞洲老大的交椅。從這個角度來觀察,中日圍繞釣島的較量在短期內不可能終結,因為在這場拼搏中,雙方較量的不只是實力對決,更是意志力的對抗,還有雙方民眾在心理情緒上的糾結等。因此,中日的釣魚臺之爭,在某種程度上已超過了主權爭議的範疇,而是上升到中日兩國實力消長,掌握世界話語權的高度。

長期以來,日本民族和國民都有一種傍大款的心態。無論是在盛唐時期,日本在兩百多年的時間裏先後派遣數十批遣唐使學習交流,還是二戰後日本忘記被美國打敗之仇恨,反而緊抱美國大腿之舉動,都說明日本有某種崇拜強者的性格和心態。儘管當前中日之爭相當激烈,然未來隨著中國實力的繼續增強,當中國大陸各方面的實力全面超出日本一大截時,也不排除日本有可能全面倒向中國大陸的可能性。在這個時候,日本或許可能會調整心態,日本國民或許就會適應中國大陸強大的現實。

因此,當前中日圍繞釣魚臺主權展開的較量,其背後因素相當複雜,絕非只是簡單的釣島主權爭奪,其背後事涉國家實力消長比拼,國民心理尚無法適應等多重因素,甚至還有外部因素的強國涉入等。

【作者陳先才 /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副所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