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醫,變成混蛋!

黃暐瀚

1981年3月30號,才剛上任美國總統短短69天的雷根,在華盛頓特區的希爾頓飯店門口遭到槍擊,震驚全世界。

雷根很快的被送往附近的華盛頓大學醫院。由於射進雷根身體的子彈,離心臟只有一英吋,大量失血的雷根,到院時,已經幾乎休克。就在手術開始之前,雷根突然跟他的主治醫生喬丹奴說:「Please tell me you're all Republicans. 請告訴我,你們都是共和黨員」,明明是民主黨支持者的醫生喬丹奴,微笑回答:「報告總統,今天,我們都是共和黨員」。


這件事情,事後傳為佳話,雷根的幽默與醫生的氣度,受世界各國景仰。然而33年前的美國已是如此,33年後的台灣,居然還在糾結:「那個醫生,到底算不算我兒子的救命恩人」?

去年暑假,我與太太、爸媽跟三個小孩,一起去北海道旅行。太太喜歡吃海膽,我帶她去小樽的「三角市場」,大快朵頤。

三角市場裡頭有個小水果攤,飯後我和爸爸去挑了幾顆極甜的水蜜桃、小黃瓜與日本蜜柑。或許從我的日本口音,老闆娘發現了我不是當地人,他問:「你們從哪邊來的」?我答:「從台灣」。

「台灣」?老太太的眼神透出一絲不可置信,接著他往後退一步,對著我,深深一鞠躬:「感謝台灣,感謝台灣對日本在地震之後的幫忙」。

那一秒鐘,我手足無措,嚇得也退一步,鞠躬回禮。兩人就在小樽車站前的三角市場攤子外,來回鞠躬,眼淚在眶裡,來回滾動。

日本人謝謝我,是因為台灣對三一一大海嘯之後的捐助,世界第一。在那種無助受難的時候,日本人永遠記得,是台灣人,對日本人,伸出溫暖的援手。所以對著這一代的日本人來說,「台灣人」三個字,就是恩人,就是恩情難報。

因為有恩,所以要還,日本人向我致敬之前,並沒有先問我:「你有捐款嗎」?「你當時捐了多少」?那不重要,因為對他們來說,台灣,台灣人,都是恩人。

現在為了選舉,連家與柯文哲公開切八段。媽媽說:「尊敬的柯文哲醫師,不在感謝之列,因為他沒進手術房,他不是執行手術的那四個醫師」;爸爸罵:「說他是平民,老子是權貴?這個叫做混蛋」!

選舉可以論輸贏、過程不能沒人性。連家明明在槍傷痊癒之後,還感謝過柯文哲,送上紅酒,貼上謝卡;連勝文去年接受記者訪問時,也說過:「感謝柯文哲醫師的幫忙」。怎麼才一年過去,當「恩人」變成「對手」,這救命之恩,居然就不再是恩?仁醫瞬間,變成混蛋?

連家的說法,傷了台灣人的心,罵救命恩人混蛋,絕不是台灣人的做法與習慣。

不要說那晚柯文哲為了連勝文,緊急回醫院籌組醫療團隊,從中協調,救人救急。就算只是當晚忙進忙出的護理師,甚至是開著救護車,把連勝文從永和耕莘醫院,一路送到台大的司機,哪一個,不算恩人?將心比心,今天如果是我兒子遇上這種事情,救回我愛子一命的整個台大團隊,我都此生感謝。這一輩子,銜環結草,無以為報,怎麼可能,還口出惡言?

我這兩天常在想,如果當天連戰沒有咒罵「混蛋」,而連方瑀卻說:「身為一個媽媽,失去孩子,是最痛苦的事情,我差點,就失去我的兒子,還好,有台大醫療團隊,將他救了回來。我感謝台大,感謝每一個幫過忙的醫師,也感謝柯文哲醫師,我們連家永遠欠您一個人情,所以我這一票,一定得投給柯醫師,因為他是連家的恩人,他是一個好醫師;但請大家,把票投給連勝文,因為他會是一個好市長」。

如果台灣的選舉是這樣?會不會,可愛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