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獄關-卡夫卡寫不出來的荒謬真實

社會觀察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之後,她被中國政府非法軟禁了26個月。美聯社2012年12月8日突破公安封鎖訪問到她時,劉霞說,她被軟禁在自己家裡,沒有互聯網,不可以往外打電話,「卡夫卡也不能寫出更荒謬的故事。」劉曉波得諾貝爾獎,她被軟禁,莫言得獎,北京歡呼,形成天壤之別,她說:「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荒唐的地方,太荒唐了。」劉霞還透露,她去探視劉曉波之後,向外界表示,劉曉波希望把該獎「獻給1989年六四屠城中死去的人們」,從那以後,劉霞有一年多不被允許探監。劉曉波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了11年,目前已被關了4年。

12月28日,是劉曉波的生日,晚上九點鐘,胡佳、郝建、徐有漁,先到劉霞住處的窗下,呼喚劉霞,接著突破封鎖,進入了劉霞家,從底樓小門上樓梯,劉霞帶著她們魚貫而行,大家高興的握手、擁抱,胡佳說:「千言萬語,都化成了哽咽和哭泣」。胡佳接受台灣中央廣播電台「為人民服務」的節目專訪時說,「我感受到劉霞的恐懼感,當局可以把人搞成這樣。」他忍不住對中國當局破口大罵。

胡佳的境遇其實也好不到那裡去,他的妻子曾金燕在香港讀書,中國政府不准他去香港探親。中國當局曾經向曾金燕提出條件,如果胡家願意「噤聲」,也就是胡佳不可以接受媒體訪談或公開演講,當局可以考慮讓胡佳到香港短暫探親。胡佳在接受央廣訪談時,証實了這件事,他告訴當局他不會接受這種條件。

胡佳說劉霞與他一樣都成了「家獄關」,不是那種古蹟「嘉裕關」。他希望他們的家要成為「新景點」,關心的朋友們大可以到劉霞家去參觀。參觀中國當局如何的非法軟禁中國公民,並且可以到劉霞的窗下去呼喚劉霞。這將給劉霞很大的支持。

「家獄關」就是中國迫害人權的霸凌行為,讓異議人士關在自己家中,門口有保安人員看守,不准外出,也不准有人來探訪。不准打電話,不准上網。也就是「關在家裡的監獄」。這是極不人道,也是非法的流氓行為,中國政府竟然做得出來。

過去山東的盲人維權人士一家人就是這樣被「家獄關」,一直到陳光誠從山東逃到北京,被接入美國大使館,才結束這場惡夢。陳光誠現在在美國紐約。可是,他無時無刻心中掛念的是,在中國的政治犯、良心犯及「家獄關」的難友。

這些每天都在中國上演的「比卡夫卡還要更荒謬」的侵害人權真實戲碼,台灣人不能不知,不能不曉。當中國統戰「入島、入腦、入心」的行動,不斷入侵台灣的時候,用各種虛情假意來欺騙台灣人,用各種手段來收買不肖的台商,還有台灣無恥政客幫著中國統戰一起詐騙台灣人的時候,劉霞的故事,胡佳的故事,都是以當頭棒喝,叫醒被迷昏頭的台灣人。

最近有機會與一些據說在中國發展得十分成功的台商對話,他們盛讚藉著中國的勢力可以如何如何擴展他們的國際行動。他們可以對許多中南海的權貴人物如數家珍,可是他們卻不太清楚劉曉波是怎麼被關進去的,更不知道劉霞的處境,更不認識胡佳。陳光誠的事件他們略知一二。當她們被告知了「鮮為人知的中國」迫害人權的黑暗面之後,都馬上警覺起來。開始懷疑他們自己與中國官方的所謂「友好」與「親善」是什麼東西?台灣人生活在自由、人權的環境下,雖然時間不長,卻已經足夠形成一種自動防禦,也就是任何可能威脅自由、人權的因素出現,馬上會在腦中形成「抗體」。與這些台商對話可以觀察到,他們心中的微妙變化。如果與中國交往的代價是失去自由、人權,他們馬上就重估,到底這「買賣可不可以做?」。

劉霞、胡佳的故事很清楚看到中國政府如何的用非法手段在「維穩」,其中所透露出來中國領導人的無能及恐慌已到了「政治懸崖」的邊緣。

習近平最近對「改革開放」的談話,可以看到他清楚認知中國已無路可走。不能不改革、不開放,中國就要亡黨亡國。可是,要如何改革、開放呢?

如果把諾貝爾獎得主關在監獄中,並折磨他的家人,這樣的荒唐事情,還繼續發生,改革就是空談,開放就是做假。空談、做假會使這個國家亡得更加快速,會使得共產黨未來更加死無葬身。

台灣人是被選擇來見証這個中國生或死過程的歷史機遇者,「我來,我看見,我克服」,曾是亞歷山大帝的名言。

現在是台灣人的歷史擔負。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