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今夜,台灣的年輕人發動了不流血政變

社會觀察

十五天前,一個立法委員罔顧民意,用三十秒鐘「宣佈」攸關臺灣産業未來命運的兩岸服貿協議,已經放了三個月,算是在委員會審查結束,直接進入院會討論。

其實,這意味著,這個協議已經過關了,再來就是用包裏表決了。九個月以來所有敷衍老百姓的公聽會和民間的反對意見都是一個屁字。如此粗暴而欺負老百姓的行為在主流媒體「刻意配合」淡化下,早已習慣逆來順受的台灣人民,似乎也沒太在意這樣的魚目混珠。反正日子就這樣過,反正臺灣的未來,也從來沒有掌控在自己手上過。


還好有這一批曾經很認真研究過服務貿易協定的年輕人,他們決定全力阻止這樣反民主的事情發生在代表民意的最髙代議機構。他們在第二天發起了抗議行動,到了夜晚兩百多人攻進了立法院,他們在混亂中展現了聲東撃西的戰略,讓警察疲於奔命,最後他們順利守住了立法院,警方調動大批警力攻堅都失敗。失敗的原因來自被內外的年輕人夾攻。這是年輕世代屢屢運用他們集體的智慧和勇氣,一次又一次擊潰舊社會舊思維舊招術的開始。

舊社會的舊思維還是大家長式的威權思考,訴諸道德,控訴他們破壞公務、侮辱神聖殿堂,宣導大學生應該回學校好好唸書。舊社會的舊招術就是訴諸陰謀論、民進黨策動,台獨份子領導,這些陳腔爛調和語彙我們再熟悉不過,當年的戒嚴時代,執政當局就是用這種威權的敎育方式來愚弄學生,壓制學生的創造思考力,以便統治。當年的戒嚴時代,就是用類似陰謀論和策反者來逮捕異議份子,不承認民X黨,黑名單上的台獨份子都不准回台灣。

可是,台灣歷經許多人的奮鬥,換來了民主化、自由化和本土化,可是又歷經了扁、馬這兩個人民直選的總統所創造的「騙時代」,現在的年輕世代成了聰明能幹的時代犧牲者。他們比上一代聰明能幹,可是他們這樣的才能卻無法得到像上一代那樣的機會和實質回報。台灣對他們而言不再是婆娑無邊的美麗島,而是被貪婪、無知的上一代人搞得烏湮瘴氣的鬼島。所以大部份年輕人應該有的逐夢熱情逐漸冷卻,對自己所處的環境嗤之以鼻。他們沒有夢想,更沒有未來,對社會發生的議題絲毫不感興趣。他們只能在不同的電動玩具中尋找年輕人應該有的戰鬥和夢想,或是想辦法離開。

那一夜,幾百個年輕人佔領了立法院, 運用他們的所學,包括物理和建築等知識,將立法院內可用的桌椅重新翻轉組合,通風管穿插其中,再用繩子緊緊捆綁。到了夜晚,幾個守衛的學生就直接睡在被捆綁好的椅子裏面。整個立法院的內部被青年學生們利用了知識和想像,重新構築起了另一個新世界,新的遊樂園。我看到的,不是破壞和損毀,不是衝動和魯莽,而是創造力、想像力和實踐力,這些都是年輕人原本就有的,只不過是在殘酷的現實社會中被壓制了。在這一夜的攻佔行動之後,全部都爆發了出來。之後,立法院內也有了更種的藝術創作。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佔領立法院的年輕人難免開始有新的憂愁和焦慮,佔領之後呢?全台灣的人都在看著他們。

當那些來自舊時代的舊思維舊招術紛紛出籠了,台獨、民進黨、法西斯等。但是這個社會不止有這些舊東西,它還有其他新的價值和文化在支撐著這個社會。基於人道考量,醫療、律師團體紛紛進入立法院,其他公民團體也接手立法院外面的活動。這時候,藝術發揮了力量,在立法院內外越來越多的雕塑,漫畫,書法在進行,電影和音樂團體進入,放影片,也拍紀錄片,時間拉得越長,創意也越多,就以立法院為中心,向外擴散,這些藝術創作也反過來進入立法院,撫慰了那些年輕的心靈。

八天前行政院再度遭到學生和民眾的佔領,原來是想用和平靜坐的非暴力方式釋放佔領立法院的壓力,最後卻演變成警察的流血鎮壓。面對警棍、盾牌和水柱的驅離,學生們毫不退縮和不畏懼,把名字和電話號碼寫在手上的殉難決心,超乎警察的想像。當政府恐懼人民時,就是暴力鎮壓啓動的時候。大家都以為這次的行動給了政府透過主流媒體好好控訴學生是暴民的時機,結果年輕人透過快速散播的網路,又擊垮了政府的老舊宣傳。佔領行政院的結果換來的是,對政府血腥鎮壓的控訴和年輕人視死如歸的抵抗精神。不久,有些主流媒體出現了許多人在現場的本人描述,更增添了這場世代戰爭的浪漫。

七天後的330,不管總統和行政院長如何透過各大媒體開記者會,都無法阻擋五十萬人上凱道,護民主,護立法院的結果。各公民團體都在現場架帳篷,表現出力挺學生的態度,因為人數遠遠超過了預測,人民本身的素質面臨考驗。你終於知道,這不止是一個服務貿易協定的問題,也不只是自由經濟的問題,而是對政府不信任的問題,而是想維持即有生活價值和文化信的問題,而是對台灣和中國之間越走越近的恐懼的問題。人民從政府一次又一次的反應中,不相信政府有方法和誠意來解決這些問題。

晚上七點半,學運代表林飛帆對著凱道五十萬支持者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演講,他說人民才是這次運動的總指揮,要指揮失能的馬政府。他不卑不亢的演講,像是一個已經政變成功的領袖,對著歡呼的群眾們訴說著國家未來的新方向和新價值。年輕人唱著島嶼天光,亮著手機,流著青春的眼淚,他們真的相信,他們已經從大人手中奪回了可以決定台灣未來的權力。

台灣又一次政黨輪替。這次的執政黨不藍也不綠,他們叫做年輕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