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謊言、證所稅;與其管正事、不如A波卡

社會觀察

去年太陽花期間,一度質疑台灣的學生,是否真對分配不均感到憂慮;如果是,他們是否真有做功課,想理解台灣的財政結構、或試圖改變現狀,希望台灣走向更公平正義的里程碑?

不久後,一張「波卡」的性誘惑,就將太陽花的精神給沖到馬桶去了。


還記得不久前,約莫就是去年11月的時候,紅遍全球的經濟學搖滾巨星—皮凱提(Thomas Piketty)旋風來台,席捲寶島的政、商、學界與年輕族群。

臨走前,還做了一個標題為「被台灣低薪嚇一跳 皮凱提:GDP跑哪去了?」的專訪。標下的好,也無須我多做文章。這篇專訪在臉書中瘋狂洗板。

皮氏的鉅作《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厚厚一本約500多頁,廢話不多說,就一個概念而已:「靠資本滾錢的方式,永遠比你辛苦賺來的快」。

就在太陽花世代,急著護台北市長的「特殊性、伴侶」同時,皮凱提念茲在茲的資本利得稅,正悄悄的遭兩黨與第三勢力,共暗渡陳倉中。

一個能弭平居住不正義、抑制10年多頭房市的囤屋稅,偷偷的被台北市長調降。而另一個打房利器的貨幣政策,遭央行的低利與低匯政策,搞到永無逆轉的一天。這位央行總裁,還照獲12A美譽。

另一個可弭平貧富差距的利器—證所稅,也悄悄逃過太陽化世代的雷達。明明台灣有半數人不玩股票,進股市的年輕人更少,但台灣各大媒體,卻將這個稅收項目,妖魔化成一切萬物的根本。

不察的老百姓,也就跟著莫名其妙的反證所稅,好似這個可防止不勞而獲的稅捐課目,比鄭捷還要邪惡。

但問題是,證所稅並不邪惡,這在全球主要國家中都能見到,且正確的證所稅,不像台灣那樣搞齊頭式課法,稅額只有千分之0.5;而是照賺得的資本利得(或虧損),課徵10~60%之間的稅收(或退稅)。

這些國家都能夠克服技術上的障礙,資本市場也都能健全運行,且所有股市年初均創新高,交易量破紀錄,包括美、日、歐等三大指數,全都呈現一片榮景,直到下半年因美聯準會(央行)的升息事件開始走黑。但重點是,這些股市沒有一個抱怨證所稅。

當然,台股前半年也在走牛,也是在同一時間因美國央行的升息憂慮,外加上海證券交易所的股災,指數慢慢從萬點的寶座走下;突然間,證所稅就成了一切惡源,扮演股市的ISIS,人人得而誅之。

國民黨傳統上被視為財團政黨,試圖通過一個看似與證所稅毫無關係的類證所稅,還情有可原;畢竟,這個政黨就是過於親資本利益,去年的九合一大選才會慘敗。

我只是很驚訝,台灣居然沒有一個像樣的左派政黨,與其抗衡。

選前一度大喊左派口號,捍衛本土產業與太陽花世代的民進黨,競選辦公室政策召集人林全,不知是否買下整個跨頁版面,居然在《經濟日報》上大喊:「在經濟沒好轉前,沒有加稅政策可談」。

這個號稱走租稅正義、捍衛勞工與年輕族群權益的政黨,政策召集人卻表示將走小政府路線,也就是要走極右派、自由化、財團制、資本式、競爭導向,與罵年輕人草莓族的老路。

這不就是國民黨於服貿期間,被罵到臭頭的政策嗎?怎麼九合一狂勝後,所有人都昏睡了?

反對黨與太陽花不是反對貧富不均、財團治國、強權蠶食鯨吞的政策嗎?林全版的財政政策,就是典型太陽花世代反對的雛型。但在鎂光燈過後,這些社會矛盾好似從沒發生過,所有人都在忙選舉。

政黨照樣競相砍稅,討好資本階級,兩個右派政黨比較誰在人民面前,能夠騙到更多選票;同時間,偷偷關起門來,跟資本利益保證,他們版本的財經政策,才能剝削更多的勞工權益。

最令人咋舌的是,目前連廢掉證所稅的說詞,都有立委諸公脫口而出。

此時,連一位太陽花運動期間,喊得響徹雲霄的社運人士,都沒發聲譴責過。這讓我不得不臆測,這些社運投資客們,是否根本對公平正義不關心?

畢竟,為何只有在籌組政黨,需募資與做社會公關時,才會華麗出場?今天佔領立法院、明天佔領行政院,等看完午夜場後,順便夜宿教育部。

如今該喬的立委席次都分配好了,公平正義,還有誰管啊!

不要誤會,我不是什麼左派人士,這種頭銜是用來把妹的技倆。我只是想說,證所稅明明一看就知道有藏污納垢的勾當,卻沒人細問。

為何扣的稅收那麼少,一堆有錢人卻不敢提供真實個資繳稅。我想,背後一定有人頭等避稅誘因在後,才會在這幾十年中,不時遭凌遲。

這才是可悲的地方,許多人在檢討台灣債台高築的問題時,沒人真正願意檢討稅基到底是如何流失掉的,只願在選前專挑軍公教族群鞭屍,吸引目光。

這種台式資本主義的黑暗面,沒人願意戳破。但掀開這國王新衣,對眾人只有百利而無一害。

既然如此,人民有什麼好損失的?就跟資本家談條件啊。

人民可以說,好,讓這些統治階級多賺些,畢竟有些人還真有點本事。但請不要忘記我們啊。

國民黨不是說要通過加薪四法嗎?怎麼通過一個後就跟死魚一樣,毫無作為?可以用證所稅談加薪條件啊!

民進黨不是說是個左派政黨嗎?怎麼小英篤定當選後,卻會脫口「勞工工時太少」這鬼話?可以拿證所稅談勞工時數啊!

柯P不是捍衛世代正義嗎?怎麼上位不到 一年卻調降囤屋稅?可以拿證所稅談打房政策啊!

第三勢力不是憂慮貧富不均嗎?怎麼分好席次後,卻只捍衛「特殊性、關係」的解釋權?可以拿證所稅談富人稅啊!

但我有預感,還是波多野結衣的乳溝比較吸睛;有了一卡在手,誰還會去管就源扣繳與核實申報的差別啊!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