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內戰」藍綠攻略秘笈解碼

美麗島電子報

學生退出了佔領24天的國會,但是江宜樺太太李淑珍說的「民主內戰」並沒有結束。儘管社會對於王金平和學生達成「先立法後協商」的共識非常肯定,但是一點也不表示「先立法後協商」通過服貿協議審查的計劃可以順利展開。事實的景況是佔領風暴落幕前夕,藍綠惡鬥和馬王惡鬥已經一齊緊接著上場演出下一個階段的「民主內戰」。


由於王的「先立法後協商」有超級工商大老背書,藍色諸侯支持,社會一片叫好,學生更因此退出了佔領的國會,馬總統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說「先立法後協商」和他自己的「立法和審查並行」沒有矛盾。總統意思是依照立法院過去的規矩,既然是有審查才有協商,沒有審查就沒有協商,所以馬王主張沒有矛盾,這一點王雖不置可否,但是學生和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的看法顯然完全不同。

新一輪民主內戰序戰號角已一再響起,只不過號角聲中混雜許多依據立法內規編成的秘碼,以致於外界聽來不見得能分辨清楚而已。

首先上場的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排案權之戰。

「排案權之戰」這是恐怕包括台灣在內的全球憲法學者都不明白的糾紛。糾紛的來源是台灣國會的體制有一個全世界的議會都沒有的「雙召委」制度。全世界無論中央地議會各委員會都只有一個主席或召委,但是我國國會有兩個。於是朝野利用這畸形體制各佔一個召委位置構築碉堡互相攻伐。這次服貿風暴中演出的第一次攻伐 是服貿審查雙胞案:一個通過,一個退回。

現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排案權接著登場,為了掌握排案權,雙方使出了一些外人保證看得霧煞煞的招數:

民進黨團本星期三輪值當程序委員會召委,民進黨卻放棄召開程委會,寧願下周由國民黨排案,說因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版本多還在彙整,又說星期五議場可能還有沒退場學生,延後召開程委會能讓學生有緩衝空間,所以不應該把監督條例草案到入議程;最後王金平裁決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排進星期五院會一讀付委的議程,並在王金平堅持之下,朝野協商才寫下結論,將兩岸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相關草案提報院會「立即」交付委員會併案審查。於是國民黨下周準備硬排草案;接著民進黨再嗆聲說內政委員會民進黨召委陳其邁已搶先排監督條例公聽會,按照立院慣例,審查監督條例的排案權就在民進黨手上;國民黨則再回嗆,《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尚未付委,不能舉行公聽會,議程違反程序正義;民進黨答覆,藍委態度軟化,公聽會才得以召開,可見公聽會有合法性;接下來是,民進黨說藍營主持上次委員會的決議還沒經過十天復議期不可以排;藍營立委認為,法案可以跳過十天復議期,張慶忠下周一就可排案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協商結論並未註明「各黨團同意不復議」,監督條例仍保有十天復議期,並非可以跳過;國民黨終於承認,要先觀察一下,目前沒有答案,而且在野黨是否支持開會審查也很重要,如果杯葛,排了也是白費力氣,未來氣氛充滿不安和懸疑。


未審藍綠已先頻頻過招,這些招數雖然經過許多媒體介紹描述,相信絕大多數人一定還是不明白其中奧祕,但保證在眼花撩亂中仍然能強烈感受到事情大大不妙。

亂,不只發生在藍綠之間;國民黨本身還因內鬨而亂成一團:

國民黨團召開黨團大會,兼任黨主席馬英九、閣揆江宜樺破例都全程出席。會中「擁王」、「挺馬」兩派立委展開激烈交鋒,10多人輪番發言「各擁其主」,氣氛火爆非常,黨團擁馬派痛斥王金平已經「出賣」了整個黨。

排案權之爭還只是序戰,煙硝已嗆鼻得這樣,一旦排案權克服了而進入實際審查,烽火勢必更加猛烈。

首先,民間版的草案第二條明訂,「本條例所稱之兩岸協定,指台灣中華民國政府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之間」的協定;民進黨草案名稱是,《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而國民黨草案叫《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訂定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

民進黨痛批國民黨版的監督條例是「一國兩區條例」;行政院長江宜樺指民間版讓兩國論變成法律文本,中國國台辦呼應國民黨說民進黨版將一邊一國塞入法條。雙方互嗆。

其次馬總統認為在監督規定上,民間版是「立法權侵犯行政權」;學生則批國民黨派是反民主的假監督條例。

雙方從國家定位等到監督規範,立場南轅北轍毫無交集,因此江宜樺悲觀地說如「立法完成再審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服貿審查,連監督條例在立院都要卡個一、兩年。但是抗爭;國民黨又堅決反對民間版的通過,國民黨大黨鞭林鴻池說國民黨應該原則確定、目標一致,不管民進黨要怎麼杯葛都不會怕;相對的學生則嗆聲,如通過國民黨版將發動比330更大規模的群眾包圍總統府。

情況是這樣地險惡,藍立委有的甚至感嘆「服貿已經沒有了!」

雙召委制只是國會內規眾多獨一無二荒謬體制中的一個而已,其他的怪制隨便先舉一個吧—院會協商制。長期以來,這是被認為偏綠的改革派學者最痛批的制度,國民黨則非常喜歡,所以一直改不掉,沒想到到這次卻被王院長拿來當對付馬總統的利器,他掌握了協商召集權,施展出「先立法後協商」絶招逼總統就範。

擁有舉世唯一的荒謬的當然不只是立法院內規,獨特的荒謬根本充斥在整個體制中。例如「鳥籠解散」和「鳥籠公投」

在國民黨團開會中還有人主張,國民黨如今無路可退、沒牌可打,行政部門不妨自行宣布服貿生效;有的則說不如直接將服貿交付公投,和年底7合1選舉一併投票,綠營方面林向愷也一樣主張公投;藍營還是有主張回到解散國會、內閣總辭的。問題是「解散」和「公投」,早已鳥籠化,已經被證明根本行不通。

這一來整個過程,由服貿審查停擺,總統透過黃世銘發動馬王惡鬥,司法部長、檢察總長,高檢署長、檢察官、特偵組中槍的中槍、陣亡的陣亡,然後試圖倒閣解散國會不成,激發了太陽花學生佔領國會然後又回到行不通的「鳥籠解散」和「鳥籠公投」。大家繞了一大圈結果,無非證明我們的殘敗的憲政體制不但不能解決政治僵局,體制還根本就是固化丶強化僵局的根源。

可驚的是獨特的荒謬體制實在太多,我這篇文章寫到現在,還差不多不到一半!真是可怕。

體制的荒謬,造成的情況是嚴重到閣揆太太高唱國家陷入「民主內戰」了;可怪的是,閣揆卻硬著頭皮說連「憲政危機」都不算,所以不必討論開公民憲政會議的問題,真是頑冥。

當然,要用修憲解決服貿根本緩不濟急,但不要忘了,縱使服貿協議和監督條例終於能在打得頭破血流中一齊通過國會審查,等在後面的還有貨貿協議,RCEP、 TPP、國民年金、核四…等等一連串案子,全都不會比服貿容易擺平,依當前的憲政機制進行處理,不知還要經歷怎樣驚心動魄的過程,而且恐怕拖到下一任總統的4年任期內都還是僵局—核四不就是已經拖了10幾年了!

回顧整個「民主內戰」歷程,結論應該很清楚:

我們短視而不改造體制的結果肯定是這樣:在全世界最莫名其妙,最惡劣的體制的制約下,再有才幹的人都只會愈來愈被民眾看不起,而國家也只會愈來愈沉淪,人民愈來愈痛苦,造反更愈來愈有正當性。

任何明白人都知道,學生退出國會,僵局一點也沒解套,所以備受尊重的太陽花學生雖然以如馬總統在審查兩法時硬幹將重新動員群眾運動為條件才決議退場,民眾仍有高達3成多認為不應該退,可見民眾對畸形代議體制的不信任的程度強烈到什麼程度了!

你以為這些認為學生不應該退的都是非理性的深綠嗎?請看有名的深藍人士怎麼說吧。

經濟日報總主筆馬凱發表了一篇文章《曲終人不散》呼籲:

「在這個時刻,我反而不希望學生們太快離場,因為環目四顧,似乎已找不出打破困局的其他力量。」

江揆賢伉儷,你說馬凱是唯恐天下不亂鼓動學生的深綠或北京民運人士嗎?他為什麼一心一意要讓「民主內戰」進一步升級?

於是我們明白太陽花運動的貢獻恐怕不是促成服貿兩法進入順利審議,而是更深沉地,更清楚地讓我們無從迴避體制荒謬的現實,太陽花們竟然領先政界人士明白這一點,現在他們進一步地遍地開花推動公民憲政會議。

【作者 林濁水/前民進黨立法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