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死的官員,狂犬病的活腦

李惠仁紀錄片導演
社會觀察

我必須跟各位說明一個事實:「農委會已經腦死了!」

上個禮拜,《自由時報》一則〈鼬獾驗出病毒,狂犬病在台恐死灰復燃〉的新聞,震撼了全台灣家中有飼養寵物的民眾以及第一線處理動物傷病的獸醫師,因為,這個在台灣消失半世紀的狂犬病毒,人一旦被感染、發病,致死率高達100%。

就在消息曝光後的幾個小時,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趙磐華以及家畜衛生試驗所國家實驗室的負責人蔡向榮所長,聯袂召開記者會指稱:「根據OIE及WHO認定之狂犬病黃金檢驗方法,必須用活腦組織切片才能確診,本次送檢的病材,雖然PCR呈陽性反應,但因沒有新鮮的腦組織進行免疫螢光抗體檢驗,所以尚無法確診,另,這三個病例經RT-PCR(逆轉錄PCR,reverse transcription-PCR)基因定序比對,同時與狂犬病毒DNA、蛋白質比對後,相似度只有86-91%,因此將儘速召開專家會議討論。」

絕大多數的記者,只要聽到OIE、WHO、PCR、DFA、黃金標準這些字眼,很難不被官員欺騙。原因有二:第一、絕大部分的記者學的是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對他們來說太陌生;其次、記者沒有充分時間、管道取得OIE、WHO的原文規範,用來映證官員的說法。於是,官員老是利用這些手法來對付記者,而且「屢試不爽」。不過,如果我們願意花一點點時間,來分析農委會官員們講的這番話,就可以發現看似專業的背後,其實充滿了荒謬與謊言:

1.OIE、WHO原文當中,根本沒有「黃金標準」這句話。

2.OIE診斷狂犬病的標準,完全沒有排除PCR這個試驗方法,原文說的是:『因為PCR很敏感,可能會有高的偽陽性,因此實驗必須「標準化」以及「良好的訓練」』看到了嗎,PCR 偽陽性很高的原因是技術差,況且,台灣已經50年沒病毒了,會有其他病毒可以來汙染嗎?對照陽性一起定序排除就可以了,多數的國際期刊論文不都是用這種方式嗎?

3.OIE原文並沒有提及"必須"使用新鮮腦組織進行免疫螢光抗體檢驗, OIE參考實驗室明明就證明死掉的動物組織一樣可以,否則,五月份被檢出罹患狂犬病的菲律賓籍移工,請問,衛生署是用剖活腦來確診嗎?

4.農委會官員說:「基因序列比對相似度僅86-91%,無法確認。」事實上,86-91%的相似度,指的是同一分類、同種的病毒,如果連這個都不懂,我真的不得懷疑,蔡向榮當年究竟是如何坐上台大人畜共通傳染病中心主任這個職務?

5.如果國家實驗室因為「沒有專業訓練、沒有標準化」,而無法確診,那麼,最簡單的作法,不就是應該尋求OIE參考實驗室的協助嗎?把不會做實驗的專家找來開會,該不會是想為隱匿疫情背書吧?

除此之外,防檢局副局長趙磐華以下講的這段話,更是荒腔走板!他說:「一般罹患狂犬病的動物都有狂躁期,稍受刺激就會慌亂而有激烈反應,包括攻擊、亂咬周邊的東西,因此,胃部應該會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牙齦口腔也會有傷痕,然而,依據病理解剖,鼬獾胃部是空的、牙齒口腔沒有外傷,同時無法排除這三隻鼬獾,是不是有經過人為飼養打過狂犬疫苗,依照狂犬疫苗是「死毒」(利用死掉的病毒)原理,也會產生相似的基因序列,或者有可能因防檢局對野生動物不了解,其實這是一種流傳於鼬獾的疾病。」

聽完趙磐華(陳保基主委眼中的防疫專家)說完這席話,我可以確信,他真的毫無專業可言!假如上述的這段話傳到國際,肯定會成為天大的笑柄:

1.狂犬病狂躁期是亂咬,但並不會吃東西,胃中當然不會有食物!

2.趙磐華說:「依照狂犬疫苗是「死毒」(利用死掉的病毒)原理,因此,也會產生相似的基因序列」從這句話就可以證明,趙副局長的病毒學、分子生物學,絕對不及格!因為,基因序列不會自動產生,施打死毒疫苗當然不可能有這麼大量的基因,之所以有大量基因,絕對是活毒感染!

3.防檢局成立13年來,每年編列龐大預算來防治動物傳染病,而現在竟然以防檢局不瞭解野生動物這個理由,試圖隱匿疫情,真的太誇張!如果真是這樣,防檢局這個單位早該廢除!

打開農委會的組織架構、工作執掌等圖表,防檢局的職責「動植物防疫、檢疫」清楚可見,然而,現在的防檢局卻成了「隱匿局」,還記得嗎?上個月21日,台灣發生全球第一起H6N1(低病原)禽流感病毒攻擊人類的案例,當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召開記者會公開說明時,農委會竟然以「衛生署這個檢體一定遭受到汙染、絕非禽傳人的個案」這樣子的理由,試圖來卸責(農委會H5N2禽流感防制不力,導致H6N1病毒與H5N2交換基因,產生突變)。
  
除了禽流感,6月21日當天,還有另一件不光彩的事,也讓台灣躍上了國際,那就是好萊塢電影《末日之戰》中指稱:「片中的殭屍病毒,源自於台灣的狂犬病」。相較於積極駁斥衛生署H6N1的科學試驗,對於電影當中的指控,農委會卻絕口不提「台灣沒有狂犬病毒、大家不用擔心」這些話語,為什麼會這樣?其實理由真的很簡單,因為早在6月中旬,電影播映之前,負責這項監測計畫的龐飛教授,就已經檢驗出狂犬病毒、完成基因定序,同時把檢體送到家畜衛生試驗所國家實驗室,進行二次確認。由此可知,農委會閉嘴噤聲的反常行為,絕不是擔心引起恐慌,而是積極展開狂犬病的隱匿計畫。

7月10日,國際著名科學雜誌《自然》在其網路版,發表了一篇有關於禽流感H7N9(低病原)的最新研究成果,這個研究警示,已經在中國造成至少37人死亡的禽流感H7N9(低病原)病毒,可能會引發一場全球範圍的大流行。一海之隔的我們,也正面臨一個極大的威脅。然而,在臺灣,人的健康由衛生署疾管局負責;動物防疫則由農委會防檢局主導,但是現在,動物疾病的疫情,幾乎被農委會隱匿。台灣的人畜共通的傳染病,根本無從防治!當農委會防檢局持續以行政作業,來製造認真監測的假象時,衛生署疾病管制管局卻也只能瞎子摸象,一旦災難降臨時,人禍將擴大疫情的嚴重性!

外有H7N9的威脅,內有H6N1、H5N2、Rabies等致命病毒的隱憂,如果行政、立法單位真的愛惜台灣,那麼,就應該儘速制定相關法令,防範防疫人員隱匿疫情,一旦,相關人員知法玩法時,應以謀殺罪並累計加重懲處,因為,如果政府官員都可以將人民的付託棄置在一旁,並且利用專業知識來隱匿疫情、戕害人民。老實講,這種爛官,天打雷劈,死不足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