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鏡子都沒有?連戰家族很窮......

社會觀察

誰說連戰家族含著金湯匙、捧著鑽石碗、富可敵國?真是以訛傳訛,大錯特錯!

這幾天,連戰與連勝文父子的表現,證明了連戰家族「很窮」,窮到家裡應該連鏡子都沒有。

「有些人年紀七老八十了,應該要退了」,連戰到底在罵誰?罵宋楚瑜還是罵沈富雄,現在已經是羅生門,但宋楚瑜七十二歲,沈富雄也才虛歲七十五歲,連戰卻是七十八歲,連戰竟還罵人「七老八十」還不退,不是因為他家裡沒有鏡子,「連爺爺」怎麼會忘了我是誰?

連勝文在「巢運」夜宿帝寶當晚,當起社區巡守員,專程到柯文哲的家樓下,嘖嘖稱奇說「一坪一百五十萬ㄟ」、「大理石的ㄟ,還是進口的」,一副好羨慕柯文哲住豪宅的模樣。然而不論是「帝寶」或是「一品大廈」,卻是「一坪直逼三百萬」、「一坪兩百五十四萬」,更可能是「哇,花崗岩的ㄟ」。

連勝文竟會說柯文哲家裡是「豪宅」,不是因為他家裡沒有鏡子,「連公子」怎麼也會忘了我是誰?

連爺爺和連公子家裡真的「窮」到連一面鏡子照照自己都沒辦法?當然不可能!

別忘了,傳說中的豬八戒也不照鏡子,他知道照了鏡子之後,就會發現自己裡外不是人。

心理學宗師佛洛依德在著作《少女杜拉的故事》,透視了人類「妄想」的源頭:深度焦慮將會刺激一種「罵我的人都跟我一樣壞」的心理逃避機制。

佛洛依德原文如下:

「在這種以指責別人來轉移自責的自我防禦方法中,有一種不可否認的自動因素。這種方法的一個典型例子,可以在小孩子『你也是』的爭論中發現,如果有一個小孩子被指責為說謊者,他會毫不猶豫地回說:『你也是』。」

佛洛依德指出了人類一種常見的自我防禦心理行為,一個人做了道德意識壓力的「錯事」,他會轉而攻擊指責他的別人,以替自己脫責脫罪。

這就是一般所說的「惱羞成怒」,儘管「錯事」是他做的,他卻將做錯事的壓力,轉嫁發洩在指出他犯錯之人的身上,視他為寇讎。

佛洛依德特別指出這是一種「不成熟」的兒童心理,小孩子爭執時常發生這種狀況,甲說乙「作弊!」乙的自然反應正常的有兩種,一是「我沒有!」另一種是「你亂講!」可是還有一種卻是:「說別人說自己,你才作弊!」

佛洛依德指出,成年人絕不可能天真地以為,「我做錯了什麼事,講我的人也會做同樣的錯事。」會這樣倒過來講別人的人,心理中勢必要有一種,已經脫離正常理性,也脫離現實與真實的「妄想」。

這樣的「妄想」者,他必須說服自己相信:「罵我的人都跟我一樣的壞!」只有這樣,他才能化解自我內在的道德壓力,為自己找到自我痲痺的防衛方法。

這樣的「妄想」者是「長不大的杜拉」,所以總想拉他人墊背,老是以為「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樣壞」,他才能自我陶醉地安心入睡。

也許,連戰家族所欠缺的並不是「鏡子」,而是那一種「攬鏡自照」的自我反省。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