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晨希勇闖演藝圈不怕苦,螢幕初吻拒絕媽媽看播出

topic

江晨希,可能大家對這個名字還不太熟悉,所以這次要來介紹這一位勇闖演藝圈、不怕辛苦的千金美少女。

江晨希入行的第一部戲劇處女作品,就是遠在屏東拍攝「新兵日記之特戰英雄」,她在裡面飾演女大兵,在屏東拍戲的短短幾個月就曬成小黑炭,直到現在都還白不太回來,還曾因為拍攝女大兵罰交互蹲跳的次數太頻繁,而導致膝蓋移位,但千金女江晨希看過醫生後,堅持繼續拍戲!

因為拍戲表現不俗,加上吃苦耐勞,馬上又有機會嘗試台語八點檔戲劇「父與子」的演出,戲中因為飾演秘書田欣,和傅子純有許多對手戲,不小心將第一次的螢幕初吻獻給傅子純,江晨希尷尬笑說:「因為我戲中幾乎有三分之一都是吻戲,當時媽媽還覺得太激情受不了,索性關掉電視拒看播出,不過我覺得這是演戲,也是工作敬業態度的一部分,所以親吻戲我都可以接受,而且子純哥都事前都會跟我溝通過後才做。」

「演這段戲時,我人生中正面臨被男友劈腿,在戲中又是和別人的老公在一起,真的很諷刺,演出時良心壓力很大,但這些都是很好的演戲經驗」

江晨希笑說:「雖然我只有演出『父與子』短短20天左右,但我當初也是花了將近三萬的治裝費打理戲中的秘書專業造型,因為我才剛從學校畢業,一件正式套裝都沒有,還特地去買了8套套裝來做混搭。」

「每天演戲都睡不到5個小時,我非常佩服在戲中演戲的這些大哥哥大姐姐們,可以每天撐那麼久不睡覺還不會生病,我才進去劇組兩天,嘴上就長疱疹;雖然只有短短的演出時間,但是我非常珍惜,會利用僅剩的睡眠時間來觀看自己的表現,每天至少看兩次播出,從電視中觀察自己的演技,隨時調整自己的演出,有時候爸爸不忙的時候也會拉著他一起看。」

說到第一次在螢光幕前說台語的江晨希,雖然平常在家都會跟阿公、阿嬤說台語溝通,但戲劇演出卻因為專有名詞太多,拍攝期間製造出不少笑話,江晨希笑說:「本來我對自己的台語還蠻有自信,但進入劇組後,發現平常口語聊天和講戲劇的台詞真的很不一樣,所以我的劇本會看到很多注音或是國字的註解符號,來當作我的提示。劇本內容根本都是一字一句硬背下來的,還好跟我對戲的子純大哥很幫忙我,都會在一旁指導,像是劇本裡面的「工廠」的廠是「搶」和「藥廠」的廠是「ㄉ一ㄨㄡˊ」,這兩個「廠」之間細微的不同發音就讓我很挫折,還有很多不勝枚舉的例子。

江晨希當初是從GIA女子團體出道,才藝出眾,不但會簡單爵士鼓,當初還簽下創作合約岀道,雖然爸爸是扶輪社某分社社長,但江晨希絲毫沒有千金女的嬌氣,在南部拍戲受傷從不喊苦,曬黑也沒關係,江晨希笑說:「我爸媽很疼我,常下去屏東探我的班,當初出唱片他們還買了300多張唱片來支持我,本來是有一點反對我走這一行,覺得會很辛苦,但後來我真正進入八點檔拍戲,爸爸擔心的我的安全,每天半夜如果有戲都會送我進棚拍戲!」

對於演藝圈的一切事物都充滿好奇和努力的江晨希,也請大家要多給她一點鼓勵!江晨希笑說進入演藝圈就不會輕言放棄,不管多苦都會繼續撐下去,「因為這是我的選擇也是我最愛的演藝工作!」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