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在德國也很火爆

Elliot Douglas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Clubhouse是最近流行起來的一款僅供語音交流的手機應用。在德國,它成為iPhone上個月下載量最大的應用之一。

德國數字自由博客Netzpolitik的創始人貝克達爾(Markus Beckedahl)告訴德國之聲說, "(疫情期間)在經歷了數月的視頻會議之後,人們顯然希望不用坐在攝像頭前就能和人聊天。"

與其他社交媒體相比,Clubhouse的用戶數量相對較少。這款僅能通過邀請注冊的應用的使用者大多為社會名流、政治人物和知名媒體人。

Clubhouse宣稱自己是一個 "真實的對話和表達空間"。實質上,這款應用提供的是一種現場互動播客體驗。用戶可以選擇喜歡的話題設置虛擬 "房間",任何擁有賬戶的人都可以加入。

聽眾可以虛擬舉手插話,但由主持人決定誰可以發言。幾百甚至數千人"現場"收聽一個話題討論,但沒有聊天、"點贊 "或評論的功能。

"房間"鱗次櫛比,從音樂家分享技巧到集體打坐,各式各樣。

一個頗為流行的德語房間是 "Mittag im Regierungsviertel"--"政府辦公區的午餐時間"。參與者包括德國知名議員和記者,他們討論當天的政治話題--比如在家工作的權利--同時也分享他們吃什麼午餐。

發言者可以隨意去留,主持人也會邀請其他用戶提問,氣氛十分友好。

語音媒體卷土重來

這款應用上聊天的話題範圍很廣。綠黨政治人物圖雷(Aminata Toure)在推特上寫道:"我發現剛才參加'德國黑人話題'(Black Talks Germany)的討論很有趣。"她參加的是一次以德國種族主義為主題的聊天。

Clubhouse以其親近感、未經編輯的特性為賣點。在德國,和商界關系密切的自民黨(FDP)領導人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等政客捷足先登。沒有影像的壓力,他們隨時可以邀請同道進入一個俱樂部式的"房間"。不用通過任何中介,人們可以直接交流。這款應用有一種精英主義的感覺。

如果說推特基於文字,Instagram基於圖片,那麼Clubhouse則基於聲音。

人們曾經預言廣播已死,但是音頻媒體卻卷土重來。播客正在快速增長,過去十年在美國的受歡迎程度翻了一番。最早是由WhatsApp在2013年推出的語音留言功能,已經被Facebook、Instagram和Telegram等社交媒體采用。

但是,到目前為止,Clubhouse可能還僅僅是一時風尚。媒體分析人貝克達爾說,"我不知道下周或下個月在德國是否還有人談論這款應用,也不知道它的有趣的功能是否會被推特或Facebook等成熟的社交媒體簡單復制而挪用。"

FOMO效應

科隆的傳媒律師索爾默克(Christian Solmecke)告訴德國之聲說,這款應用"受歡迎的一個原因是,你可以聽各種人說話--包括名人","但決定性的賣點是'人為的稀缺性',因為只有受到邀請才能加入,使得它在營銷人員和廣告商中很受歡迎。"

在2020年4月面向美國消費者推出時,Clubhouse的硅谷開發者表示,這款應用仍處於 "私人測試版 "模式。為了避免系統不堪重負,他們限制了用戶數量。

延伸閱讀:連馬斯克都愛 Clubhouse到底何方神聖?

到2020年12月底,Clubhouse在全球有60萬用戶。每個賬戶持有人可以用手機號邀請兩個人加入。Clubhouse只能在蘋果iOS系統上使用,安卓用戶暫時無緣參與。有些人急於加入,乃至邀請函在eBay上的售價已經超過100美元。

索爾默克解釋說,通過這種方式,該應用 "利用了消費者的FOMO(錯失恐懼症)心理"。貝克達爾說:"很多名人都在使用這款應用,於是媒體開始炒作,因為人們害怕錯過一些創新的東西。"

很多房間不僅僅是富人和名人的游樂場。這款應用還發現了基於成功人士的一個龐大市場。諸如 "高績效者的日常習慣 "和 "從社交媒體掙上百萬美元 "這樣的房間吸引了數百名聽眾,他們渴望從某個領域的專家那裡獲得成功的技巧和訣竅。作為這種市場需求的一個特別的例子,人們甚至可以建了一個"房間"名為"成為一個大師級的Clubhouse主持人"。

開放式討論的弊端

這些"房間"具有極端自由的特性,看上去眾生平等,但也引起了爭議。被描述為針對特定性別或種族群體的 "安全空間 "的房間,實際上任何用戶都可以自由出入--盡管主持人可以踢出那些麻煩制造者並舉報他們。

《紐約時報》記者洛倫茲(Taylor Lorenz)撰文批評Clubhouse一些特定的房間如何成為厭女症、反猶太主義和種族主義的堡壘。由於該應用默認為不可錄音,獨立觀察者幾乎沒有辦法調查這些指控。

Clubhouse還被網民批評缺乏追責機制。所有的房間對話都是現場進行的,沒有永久記錄。Clubhouse網站上說, "在房間直播時,會進行臨時性的錄音"。如果在討論過程中參與者舉報有 "違反信任和安全 "的行為,那麼音頻會被保留。但是,如果有人想為自己備份整個房間的錄音,或者事後報告仇恨言論或侵犯事件--他們不提供支持。

推特或Facebook上長期保留的帖子造成某些永久傷害。但是,在Clubhouse上,一旦討論結束,它們就隨風而逝。

隱私政策可能違反歐洲法律?

也有人對該應用獲取用戶數據的方式表示擔憂。

漢堡的數據安全和信息自由專員卡斯帕(Johannes Caspar)告訴德國之聲,"這項服務顯然發展得太快了,沒有考慮到通用數據保護法的要求"。通用數據保護法(GDPR)是歐盟的一項法規,旨在賦予個人保護網絡隱私數據更大的權利。

卡斯帕說,"Clubhouse的隱私政策考慮到了符合加州隱私法案的數據主體的權利,但沒有考慮到GDPR。它必須遵守GDPR。"

Clubhouse要求用戶允許訪問他們的聯系人列表,並且不保證這些數據的隱私安全。

"完全不清楚用戶的數據(例如聯系人列表)將會被用來干什麼,以及是否會被出售給第三方。"貝克達爾說,"模糊的隱私條款和條件允許他們這樣做。"

"聽後即焚"

盡管如此,該應用還是以言論自由和"聽後即焚"作為賣點。如果大量用戶想要在線語音聊天,也許他們樂意交出自己的數據。

與Twitter上成千上萬的匿名機器人制造擁堵不同,Clubhouse要求會員使用真實姓名。

但是,隨著每周數千名新用戶注冊,這款應用的精英主義特性將會改變。"該應用的創始人已經宣布,很快就可以在沒有邀請的情況下注冊了。"傳媒律師索爾梅克解釋說,"那麼,當然,這款應用也可能因此失去魅力。"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Elliot Dougl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