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氣候變化、淨零排放目標和達到目標的七條路

·7 分鐘 (閱讀時間)
cop26
經過激烈爭論和各種妥協、讓步,COP26終於在當地時間11月13日晚達成《格拉斯哥氣候公約》

格拉斯哥氣候峰會COP26經過激烈爭辯和談判達成協議。《格拉斯哥氣候協議》(Glasgow Climate Pact)有史以來首次明確表述減少使用煤炭的計劃,並承諾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更多資金幫助它們適應氣候變化。

與會各國同意2022年底提交更雄心勃勃的碳減排目標及更高的氣候融資承諾,定期審評減排計劃,增加對發展中國家的財政援助。

會議期間,百餘國代表就減少甲烷排放、停止森林砍伐達成協議,部分國家就停止使用煤炭作出承諾,掌控著130萬億美元資產的450家金融機構聲明支持「清潔技術」和能源轉型。

中國和美國出人意料地發表聯合聲明,承諾未來10年加強氣候合作,並就一系列問題商定了步驟,包括甲烷排放、脫碳、向清潔能源過渡。

因為歐美、中印和發展中國家在減少煤炭使用部分的措辭和資金承諾等細節上爭論激烈,會議延長了一天。協議中的「逐步淘汰」(phase out)因印度堅決反對,最後改成「逐步減少」(phase down),歐美等幾個國家對這一淡化表示不滿,但COP26 主席沙爾瑪(Alok Sharma)表示應該「保護協議」。

COP26被冠以「達到1.5攝氏度目標的關鍵時刻」,但BBC記者說最終協議不足以將溫升限制在 1.5 攝氏度之內。

達到1.5攝氏度目標還有一個簡單明瞭的重要指標 —— 淨零排放(Net Zero)。淨零目標也被視為召集全球金融業參與氣候融資的一面令旗。

幹裂的土地
幹裂的土地

「淨零」是什麼意思?

一個非常簡單的氣候變化指標。淨零意味著不增加大氣中的溫室氣體量。

實現這個目標意味著一方面盡可能減少排放,對無法消除的溫室氣體則通過其他方式達到等量補償或抵消的效果。

燃燒石油、天然氣和煤炭時釋放二氧化碳 (CO2) 等溫室氣體,農業生產和垃圾填埋場產生甲烷;這些氣體是導致全球變暖的元兇。同時,世界各地的森林砍伐導致吸收二氧化碳的樹木和植物越來越少,令事態更為嚴峻。

2015 年,197個國家簽署《巴黎協定》,承諾努力把地球升溫幅度控制在「遠低於」1.5 攝氏度範圍,以減緩氣候變化、避免出現最壞的情況。

要實現這一目標,必須到 2050 年達到碳排放淨零。

「淨零」不是零

淨零並不意味著完全消除二氧化碳排放。並非所有排放都能減少到零,因此必須補償或抵消剩餘的排放 —— 例如停止森林砍伐,加快植樹造林。

碳捕獲和碳儲存也是解決方案的一種,涉及通過機械的方式去除空氣中的碳,然後將其固化並埋入地下。這種新興技術目前仍非常昂貴,效果有待證實。

淨零對國家、社會和個人意味著行為方式的改變。為實現淨零,需要推動能源轉型,用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淘汰汽油和柴油引擎的車輛,改用電動或氫氣驅動的交通工具,用熱泵等替代能源逐漸取代燃氣供熱。

日常生活中也可以通過減少長途飛行和少吃紅肉等方式減少"碳足跡"。

「淨零」有什麼問題?

目標本身沒有什麼爭議,問題出在實現目標的方式、路徑和速度。

例如,如果 A 國關閉鋼鐵生產等能源密集型行業,它的排放量可能會降低,但 A 國需要鋼材,便從 B 國進口,那麼 A 實際上是把碳排放量轉到 B ,碳排放總量沒有減少。

通過改用清潔燃料來抵消碳排放,推動能源轉型,實現交通電氣化,這些都需要大量資金投入。

這部分資金在全球的流向,是一大爭議焦點。

實現「淨零」目標的時間表,也是主要分歧之一。科學家認為最晚不能超過2050年必須達到這個目標,但不少國家認為時間太短。

Black cloud billowing out from industrial chimney
Black cloud billowing out from industrial chimney

如何實現「淨零」?

目標有了,如何達到這個目標呢?BBC新聞網科技編輯保羅·林孔(Paul Rincon)整理出七條路

1. 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地下的煤、石油和天然氣就讓它們留在地下

燃燒這些化石燃料發電、取暖,會將二氧化碳 (CO2) 釋放到大氣中,滯留熱量,全球溫度升高。將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以內是必須在政府層面解決的問題。

許多對煤炭高度依賴的國家,包括澳大利亞、美國、中國和印度,拒絶在峰會上簽署在未來幾十年逐步淘汰化石燃料能源的協議。

2. 抑制甲烷排放甲烷是導致地球升溫的有害氣體之一。石油開採過程中燃燒天然氣、填埋場垃圾焚燒和農業生產都會排放大量甲烷。

這些都可以通過技術手段來改變,尋找更好的垃圾處理方式也很重要。美國和歐盟在 COP26 上牽頭並促成的一項協議中,近 100 個國家同意減少甲烷排放。全球甲烷承諾旨在將甲烷排放量比2020 年減少 30%。

Solar panels in a field
Solar panels in a field

3. 脫碳,可再生能源

發電和供熱是所有經濟活動中的主要排放源。脫碳,即把全球能源系統從依賴化石燃料轉變為清潔技術主導的能源系統,對實現當前的氣候目標至關重要。到 2050 年,如果各國要實現淨零排放目標,風能和太陽能將需要主導能源結構。

這也意味著電池和蓄電技術需要不斷更新和突破。

4. 放棄汽油和柴油,減少乘飛機旅行

綠色交通、機動車電力化,放棄車輛、船舶、飛機的汽油和柴油驅動方式,代之以其他燃料和驅動方式。

用電動汽車取代汽油和柴油引擎驅動的車輛,卡車和公共汽車用氫燃料引擎,飛機使用的新的清潔燃料正在開發中。

減少駕車、乘飛機出行也大有助益。

Coal burning power station
2019年,全球37%的電來自燃煤發電廠

5. 努力植樹造林停止砍伐森林

減少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對達到1.5攝氏度目標至關重要。這需要雙管齊下,一方面減少排放,另一方面設法濾掉、吸收掉或用技術手段除去大氣中的二氧化碳。

森林是吸收二氧化碳的冠軍,因此停止砍伐森林並大規模植樹造林,對實現淨零目標也很重要。

因為在碳排放逐漸減少的同時,森林就像二氧化碳蓄容器,可以吸納仍舊留存在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抵消」這部分排放。6. 除去空氣中的溫室氣體

人為去除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或搶先阻止其釋放的新興技術可能發揮重要作用。許多從空氣中直接捕獲二氧化碳的設備正在研發中,比如用巨大的風扇驅使空氣通過吸收CO2的化學過濾器。

另一種方法是碳捕獲和儲存,即在產生二氧化碳的源頭攔截(例如燃煤發電廠),然後將捕獲的二氧化碳埋在地下深處。這項技術目前仍有爭議,反對者指出,它不但成本昂貴,還可能有助於延續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Smoke billows during a fire in an area of the Amazon rainforest near Porto Velho, Rondonia State, Brazil, September 10, 2019.
Smoke billows during a fire in an area of the Amazon rainforest near Porto Velho, Rondonia State, Brazil, September 10, 2019.

7. 提供財政援助幫助較貧窮國家適應氣候變化

在 2009 年哥本哈根 COP 峰會上,富裕國家承諾到 2020 年提供 1000 億美元(746 億英鎊)的資金,旨在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和適應氣候變化。儘管作為締約方會議主席的英國政府最近概述了到 2023 年落實資金的計劃,但該目標日期尚未實現。許多依賴煤炭的國家正面臨嚴重的能源短缺,這危及它們從新冠病毒中恢復過來,並對窮人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響。這些因素阻止他們遠離污染行業。專家認為,較貧窮的國家將需要持續的財政支持來幫助他們轉向更綠色的能源。

格拉斯哥COP26峰會上,前加拿大和英國央行行長馬克·卡尼負責召集的私營資本團體——淨零金融聯盟——高調亮相,承諾為能源轉型和實現淨零目標提供金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