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桑伯格批評峰會「失敗」,年輕人罷課表達不滿

·6 分鐘 (閱讀時間)
Greta Thunberg
格蕾塔·桑伯格要求各國領袖採取即時和猛烈的措施去降低碳排放。

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在蘇格蘭格拉斯哥一場大型集會中表示,各國領袖在當地召開的第26屆全球年度氣候峰會(COP26)是「失敗」。格蕾塔·桑伯格在喬治廣場對群眾發言,要求各國領袖採取「即時和猛烈」的措施去降低碳排放。

當地一批年輕人周五在該市舉行了遊行,參與者包括一些選擇罷課的學生,主辦單位「未來蘇格蘭(Future Scotland)」是由一批受桑伯格啟發的年輕人組成。這是這場峰會舉行以來其中一場最大型的抗議活動。

年僅18歲桑伯格成為全球知名的年輕環保鬥士,曾經嚴辭批評各國領導人在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不足,其發言令不少西方年輕人有同感。

她在集會上說:「COP26是失敗已不是秘密,很明顯我們不能夠用同一種方法去解決危機,以往的方法就是把我們搞成這樣。」

「我們要以世上前所未見的方式,立即猛烈地減少年度碳排放。」

「掌權的人活在他們的幻想泡沫之中,以為在有限的星球上會無限增長,以為會在什麼都沒有凖備的情況下,會突然出現科技解決方案,去消滅所有眼前危機。」

「但世界其實正在火海之中,有些人在前線受到氣候危機的折騰。」

她形容這場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是「花兩周時間去慶賀一切如常和blah blah blah(不停地說)」,並「製造漏洞讓他們自己獲益」。

她諷刺國家領袖們對氣候變化的冷漠是「國王的新衣」:「我們都知道我們的國王是赤裸的。」

多國的環保活動人士都有發言,講述自己國家如何受氣候變化的影響。

來自烏干達的凡妮莎‧娜卡達(Vanessa Nakate)說:「歷史上,非洲只佔全球排放量的3%,但非洲人卻承受氣候變化帶來的其中最殘酷的影響。」

「當南方國家成為氣候危機的前線,但他們沒有佔據全球媒體的頭版位置。」

Greta Thunberg
桑伯格在遊行隊伍當中。
protesters gather at Kelvingrove
是次抗議是峰會舉行以來,其中最大型的一次。

學生罷課參與抗議

遊行隊伍從市內的西端,經過蘇格蘭活動杕園的COP26場地,再遊行至市中心,終點是喬治廣場,該處設置了講台讓各人髮言。

來自格拉斯哥、14歲的查理‧奧羅克(Charlie O'Rourke)走堂與母親和姐姐參加遊行,他說希望出席峰會的世界領袖能夠「聽人民的聲音」,「不要只看利潤,要聽聽地球需要什麼」。

他的母親則說,與孩子一起出席是希望「下一代能夠來了解,知道有些事情將會發生,而且發生得很快」。

14歲來自高地的普林格(Finlay Pringle)專程坐火車前來出席,他說:「如果你真的愛某東西,你會想保護它,無論它是什麼,不一定要參與氣候罷課,但如果有東西你愛惜而想保護的,你應該這樣做,不用思前想後。」

Climate protestors in Glasgow
抗議人士在市中心遊行。
Indigenous activists from Brazil
有巴西的原著民活動人士參與發言。
Waverley
不少參與者是年輕學生,他們罷課參加集會。

全球各地都有學生響應「星期五為未來」(Fridays for Future)運動的號召在周五罷課,希望引發對氣候變化的關注。

在格拉斯哥「星期五為未來」的活動人士安娜‧布朗(Anna Brown)說活動目的是展示有需要把氣候討論從「封閉」的空間帶出來。

Anna Brown, Fridays for Future
布朗表示,氣候變化峰會舉行多年也不成功,要把討論從峰會內帶到街上。

她對BBC說:「我們帶出的信息是已經舉行26次的氣候峰會沒有作用,我們要把這制度連根拔起。」

「你需要聽街上人民、年輕人和工人的聲音。」

「我們要向前推進,要從一個人民沒法參與的封閉空間,帶到街上,那兒人們都看到發生什麼事,他們應有話語權。」

「這個峰會被設計到人們不了解是什麼,人們不了解他們在談判什麼,他們也不能批評發生什麼事,或是批評那些會上作出的決定。」

當地警方支持示威

當地助理警察總長加裏‧里奇(Gary Ritchie)說,見到數以千計年輕人上街參與這場「盛事」感到「非常鼓舞」。

「這是COP26議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天,我們很高興為了年輕參與者和格拉斯哥有份參與這難忘的活動。」

「我們的警員樂於與年輕人接觸,很多警員孩子都有參與是日的遊行。」

police
當地警方表態支持活動,稱只有少數逮捕個案。

他說警察在示威者在峰會期間接觸「正面」,至今少於20宗逮捕個案,大部分僅是擾亂秩序的罪名。

蘇格蘭首度部長斯特金(Nicola Sturgeon)稱,承諾蘇格蘭政府會與年輕人進行有意義的接觸,並讓年輕人參與決策。

她說:「在蘇格蘭,我們已經採取行動應對氣候危機,但我們本周聽到蘇格蘭及全球的小孩和年輕人的聲音,目前所做的並不足夠,我們必須付出更多。」

威爾士親王在一場演說中對那些年輕活動人士的憤怒和不滿表達同情,他並告訴COP26參與的各國談判員,稱他們肩負「歷史的重任」。他受邀出席是次活動,但未能出席。

在倫敦,唐寧街首相府批評,年輕人缺課參與抗議活動是「極度具破壞性(extremely disruptive)」,特別是疫情時期已經對他們的學習有巨大影響。

但格拉斯哥市政府及附近地區政府對BBC表示,學生參與氣候罷課不會受到懲罰。

他們呼籲家長讓學校知道學生將會缺課,而作安全檢查之用,只有東鄧巴頓郡對學生說,他們為了參加遊行而沒有上學會被記錄「未經批准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