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O、CFO、CPO、HR 相繼出走,Evernote 或降估值進行融資

TechCrunch
TechCrunch中文版

Evernote 是一款擁有 2.25 億用戶的生產力應用,用戶可以使用該應用去記錄及整理工作和生活中的各類文件。幾年前,Evernote 失去了應用商店中最受歡迎應用之一的地位,隨後一直在試圖重新定位自己的形象,幫助那些希望讓自己變得更高效的人士。然而,在這個過程中,Evernote 仍然面臨自身的挑戰。

TechCrunch 瞭解到且已經證實,Evernote 上月失去了多名資深高管,包括首席技術官阿内爾班·昆都(Anirban Kundu)、首席財務官文森特·圖蘭(Vincent Toolan)、首席產品官埃里克·維羅貝爾(Erik Wrobel)和人力資源負責人米歇爾·瓦格納(Michelle Wagner)。這還不包括正常的工程師和設計師流失。

這些高管的離職正值關鍵時刻。我們還聽說,Evernote 正在進行融資,但該公司在此輪融資中的估值可能會低於幾年前的 12 億美元

Evernote 沒有就融資做出回應,但證實了員工離職的消息。該公司也沒有透露,這些高管因何離職。值得註意的是,Evernote 沒有從外部尋找人才去填補這些空缺職位,而是安排其他在職員工,包括一些新入職不久的員工來接替這些崗位。

2018 年 5 月加入 Evernote 擔任工程高級副總裁的蘭吉特·普拉布(Ranjit Prabhu)將與安德魯·馬爾科姆(Andrew Malcolm)配合,探索如何進行技術和產品的合理結合。馬爾科姆加入 Evernote 時擔任首席營銷官,但 8 月份轉任產品高級副總裁。(普拉布未來也不會擔任正式的首席技術官。)2018 年 6 月加入 Evernote 擔任總法律顧問的蘇珊·斯迪克(Susan Stick)的角色將會擴大,同時負責人力資源運營。在斯迪克加入之前,Evernote 總法律顧問一職已經空缺了兩年。最後,曾擔任企業傳播副總裁的弗朗西·斯特朗(Francie Strong)的職責也被擴大,他將擔任品牌與傳播高級副總裁。

這是兩年多一點的時間里,Evernote 領導團隊的第二次大規模重組。2016 年 3 月,在員工離職潮和其他重大調整中,Evernote 的 創始首席技術官離職 ,該公司還任命了其他一些高管。

在公司長期以來的領導者菲爾·利賓(Phil Libin)離職後,克里斯·奧尼爾(Chris O’Neill)加入 Evernote 擔任 CEO。他隨後關閉了 Evernote 為繼續擴張而啟動的無利可圖的業務,包括外設業務以及幾款應用,例如 Skitch 的某些版本和 Food 應用。目前,Evernote 還提供 3 款應用,包括旗艦應用 Evernote、用於名片和票據等文件數字化的 Skitch and Scannable,以及面向平板電腦的手寫識别應用 Penultimate。

在那之後的幾年時間里,Evernote 一直比較沉默,但也進行了其他一些重大調整和撤資。今年 6 月,Evernote 宣佈將 分拆中國業務 ,轉為少數股東。這款名為“印象筆記”的中文應用此前佔 Evernote 營收的 10%。然而該公司的一些擧措也存在問題:該公司對隱私政策進行了有爭議的調整,讓公司員工可以讀取用戶在應用内的筆記。由於遭到了外界的猛烈攻擊,Evernote 隨後迅速重新評估並調整了這個做法。

多年來,Evernote 的業務發生了很大變化。

Evernote 於 2004 年由工程師斯泰潘·帕奇科夫(Stepan Pachikov)創立,當時是 Windows 的一款軟體。Evernote 在很早的時候就轉向了智能手機應用,並且也是第一批嚐試利用雲存儲技術,在多個設備之間管理和組織筆記,並吸引了大批用戶的服務。利賓實際上並不是公司創始人,但在公司發展初期就擔任了 CEO 的角色。他之所以被稱作創始人,是因為參與了這款應用的大規模擴張,同時設想了 Evernote 對用戶的價值。這兩點幫助 Evernote 取得了成功。

在鼎盛時期,Evernote 一直是應用商店中最受歡迎的應用之一,也是排名領先的生產力應用。然而,該公司的領先地位並沒有能持續很長時間。

自行開發操作系統的公司目前都提供各自的筆記應用,例如蘋果的 Notes 和穀歌的 Keep。在某些情況下,它們還開發工具,幫助用戶切換至自己的產品。如果你認為,這些操作系統自帶的應用功能不強,那麼還有一些創業公司在開發替代產品。

Evernote 的旗艦應用曾經在應用商店中排名第一,但應用追蹤服務 App Annie 的數據顯示,目前這款應用在生產力應用類别中僅排名 55。此外,下載量也無法讓其在應用總排名中取得領先位置。

目前,Evernote 的服務有 3 種定價:免費服務、高級服務每用戶每月 7.99 美元,以及商業服務每用戶每月 14.99 美元。商業服務面向團隊提供了額外工具。2017 年,該公司表示,已經實現了正的現金流。然而目前並不清楚,在提供免費服務的情況下,付費用戶能帶來多少的收入。

應用分析公司 Apptopia 的發言人表示:“過去 3 個月時間里(6、7、8 月),Evernote 的全球下載量為 250 萬次。扣除應用商店費用後,應用内購給這款應用帶來了 290 萬美元的收入。”(這些估計數字不包括中國和其他地區的第三方 Android 應用商店。)

TechCrunch 接觸的消息人士直言:“Evernote 正處於死亡漩渦之中。過去 6 年,付費用戶和活躍用戶一直保持持平,而企業版產品也沒能吸引客戶的興趣。”

如果這個情況屬實,那麼 Evernote 正面臨嚴峻挑戰。而該公司還在期待新一輪的融資。

到目前為止,Evernote 的融資額接近 3 億美元,其投資方名單包括紅杉資本、NEA、Harbor Capital、T. Rowe Price,以及多名個人投資者。

前 CEO 利賓隨後轉向了投資領域,並成立了創業工作室 All Turtles。他此前成功吸引了大量粉絲,而這些粉絲很樂意給該公司提供資金。另一名消息人士說:“關於利賓,重要的是他能從全球各地籌到錢。”

與此不同,奧尼爾的使命是讓公司自給自足,並保持專註。這似乎就是他到目前為止所做的工作。但這也意味着,在“後利賓時代”,奧尼爾及其團隊已經不再試水融資。(Pitchbook 的數據顯示,自 2013 年以來,Evernote 僅完成了 600 萬美元的融資。)

如果 Evernote 未來想要參與重大項目,無論是為了促進當前產品的發展,還是開發並推廣新功能,那麼獲得更多資金將至關重要。

例如,有強烈蹟象表明,Evernote 希望對應用進行調整,從一款幫助記憶的筆記應用轉變為讓你工作時更聰明、更高效的應用,具體做法包括縮短會議時間等等。儘管思科和其他多家創業公司已經在試圖滿足這樣的應用場景,但快速發展的技術意味着還有更多事情可以去做。

翻譯:維金

Evernote lost its CTO, CFO, CPO and HR head in the last month as it eyes another fundraise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