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iosity 在火星上測得了意外高的甲烷讀數

Andy Yang
Engadget中文版
目前正在火星一個名為「蓋爾撞擊坑」的地點晃蕩的好奇號(Curiosity)火星探測車,上週測得了驚人的甲烷讀數。相對於平常低於 1ppb(十億分之一)
目前正在火星一個名為「蓋爾撞擊坑」的地點晃蕩的好奇號(Curiosity)火星探測車,上週測得了驚人的甲烷讀數。相對於平常低於 1ppb(十億分之一)

目前正在火星一個名為「蓋爾撞擊坑」的地點晃蕩的好奇號Curiosity火星探測車上週測得了驚人的甲烷讀數。相對於平常低於 1 ppb十億分之一的背景濃度空氣中的甲烷含量一下跳到了 21 ppb且火星軌道上運轉的衛星也同時測得了蓋爾撞擊坑內的甲烷讀數異常因此可以排除是儀器故障。為了做進一步的確認科學家將於近日再次進行更慎密的採樣確保讀數無誤。

這不是好奇號在火星上首度測得高甲烷讀數在 2013 年也就是著陸次年就有過一次 7 ppb 的高峰也開啟了科學家對於火星表面甲烷量的興趣。之後藉由改進測量方法好奇號得以長時間以較高的精確度測量環境中的甲烷密度也發現了密度會隨著季節而改變。然而這六年來並沒有再有過一次高峰直到稍早的這一次超高讀數為上個高峰的三倍。

由於甲烷在火星表面受到陽光照射後最慢百年就會分解殆盡因此可以確認這些測得的甲烷不會是一直存在於火星大氣中而是有補充來源的。最直接的解釋就是在地層下有古代留存下來的甲烷庫讓甲烷氣體幾億年來不斷地少量滲出但科學家也不排除其來自生物來源的可能性經由生物作用轉換而成。這兩種可能性對於科學來說都有著極重要的意義 —— 發現火星生物的話自然不用說就算是只有天然的甲烷庫也能為首批前往的人類提供極易取得的燃料。

但下一個探測車 Mars 2020 並沒有專門的甲烷分析設備因此就當下來說科學家只有各種猜測而沒有任何可靠的證據來指出突增的甲烷從何而來。或許未來還要再有專門的任務才能獲得解答了吧

New York Times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