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oitte稅務專欄-後經濟實質時代企業不可不知道的事

廖哲莉、徐有德

工商時報【廖哲莉、徐有德】

隨著英屬維京群島(BVI)與開曼群島分別於今年正式啟動經濟實質法案,要求開曼或BVI公司需在當地建立與其經濟活動相匹配的實質,正式宣告過往透過境外公司進行各類商業活動的時代結束。

然而,接踵而來的後經濟實質時代,不僅境外公司的營運成本攀升,預計將在2022年公布施行的「受控外國企業」(CFC)制度,更因「視同分配」的概念而有提前繳稅之效果。面臨上述稅務環境劇變,建議企業可從短、中、長期來探討因應之道。

◎短期策略:轉型為純控股公司或成為他國稅務居民來降低經濟實質法案的衝擊

經濟實質法案對於純控股公司的要求較低,且可委由當地註冊服務公司協助,故企業可考慮移除控股以外之其他經濟活動,轉型為純控股公司以適用較寬鬆的經濟實質要求,但應注意集團個體間活動、功能及風險移轉是否影響集團整體營運行政成本和有效稅率。

成為他國稅務居民亦為另一選項,但應注意取得他國稅務居民將產生額外稅負與法律遵循成本,例如董事會應於當地召開且一定數量董事成員應具當地居民身分、當地應從事營業活動並於當地申報納稅。

◎中長期策略:調整控股架構以因應CFC制度

不論是將境外公司調整為純控股公司或成為他國稅務居民,雖然足以減緩經濟實質法案帶來的衝擊,然而當我國CFC制度上路後,卻無法避免台灣母公司須將源自低稅負地區的投資收益計入其當年度課稅所得。有鑑於此,建議企業可評估是否改由台灣母公司來直接持有海外子公司以排除CFC之適用。

若非低稅負地區公司或實質營運公司所在地有與台灣簽訂租稅協定,則股利匯回台灣母公司時將可適用更優惠扣繳稅率,且同時解決以往透過第三地轉投資股利匯出在多數國家所產生的扣繳稅款無法扣抵台灣營利事業所得稅造成之損失。

再者,若境外公司已無執行任何經濟活動或僅剩控股功能,則可考慮辦理解散清算以簡化投資架構。惟在評估組織重組時亦應一併將稅務議題納入考量,包括台灣母公司過往海外投資收益因實現而須課稅、直接或間接移轉海外轉投資公司的股權須在當地繳納資本利得稅、是否可適用當地免稅重組來減少交易成本以及集團供應鏈重新布局之移轉訂價等議題。

◎其他選項:遷冊至其他國家?

遷冊係在不解散清算現存公司之前提下,在原設立地辦理註銷登記後,前往另一國家辦理註冊登記之行為。儘管將境外公司從開曼或BVI等地區遷冊至其他國家(例如荷蘭或新加坡)可能為同時解決經濟實質法案與CFC制度的途徑,但企業應先了解原設立地法律是否允許遷出及遷入地法律是否也允許外國公司遷入。

此外,遷冊除所費不貲外,值得注意的是國際間對遷冊的法律及伴隨之租稅效果仍存有歧見,很可能被視為處分或清算其境外轉投資而有資本利得稅或相關稅負,故建議有意辦理遷冊之企業應諮詢專業人士進行審慎評估。

綜上所述,後經濟實質時代透過境外公司從事經濟活動已不合時宜,甚至產生額外遵循成本或稅務風險。面對未來一波又一波的反避稅措施,建議企業依時序擬定短中長期對策,並儘早向專業人士諮詢,進行全面性的評估來降低經濟實質法案及其他反避稅措施帶來的衝擊。

(本文作者廖哲莉為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徐有德為副總經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