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事實核查:是否有人因接種新冠疫苗而死亡?

Joscha Weber, Jordan Wildon
·9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隨著新冠疫苗在全球範圍內的逐步接種,許多人不禁要問:已經接種疫苗的人情況如何?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要問誰,因為在很多國家,接種過疫苗的人比例仍就較低。所以不少人在網上搜索答案,不免會看到下列文章標題:

"接種新冠疫苗後15人死亡"

"高齡女性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

"疫苗試驗志願者在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

這些報道中的案例引起了人們的質疑:難道新冠疫苗並非解決問題的辦法,而本身就是一個問題?疫苗是否安全?所有審批前的臨床試驗和上市後的對照數據都表明:歐盟批准的疫苗非常有效,而且只有很少且大多都不太嚴重的副作用。盡管如此,德國愛爾福特大學(Uni Erfurt)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56%的受訪者希望接種疫苗,44%的受訪者持懷疑態度。不少人在調查中表示,要觀察已經接種疫苗人的反應後再決定是否要接種。關於死亡案例的報道不免讓一些人感到不安。

但是,對疫苗的質疑是否有道理呢?德國之聲調查了6個國家的報告案例:德國、西班牙、美國、挪威、比利時和秘魯。結果是:在所有的案例中,公共衛生官員發現,接種疫苗和死亡之間並沒有因果關系。 截至發稿,根據彭博社的全球疫苗追蹤,全球範圍內已經接種了超過1.3億劑新冠疫苗,平均每天接種約500萬劑。在上述6個國家,共施打了約5000萬劑疫苗。其中是否有人因為接種疫苗而死亡?德國之聲針對6個國家的報告進行了事實核查。

德國:"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

到目前為止,德國還沒有發現有人因接種新冠疫苗而死亡的案例。然而,以下這些數字仍舊值得仔細推敲一下:保羅·埃爾利希研究所(Paul-Ehrlich-Institut, 簡稱PEI)收到了113名年齡在46歲至100歲之間的疫苗接種者的死亡報告(71名女性,38名男性,其中有4例沒有說明性別)。PEI是負責疫苗批准和藥品安全的聯邦機構。PEI在一份報告中說,死者平均年齡為84歲,死亡發生在接種疫苗後1小時至19天之間,該報告研究了1月31日之前的病例。

在113人中,有20人死於新冠病毒(其中19人並未得到完全的疫苗保護,1人的情況不清楚),另有43人死於基礎疾病或其他傳染病。

PEI寫道:"在所有其他人中,部分人患有多種基礎疾病(……),這大概是死亡的原因。"然而,PEI要求相關部門提供這些案件的進一步資料。有50個案例的死因不明。 PEI指出,接種疫苗後觀察到的死亡人數實際上低於沒有疫苗情況下的預期死亡人數。

PEI負責人克勞斯·齊丘特克(Klaus Cichutek)在1月中旬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死亡率並沒有增加,所以也可以說這些死亡和疫苗沒有關系。"他強調,到目前為止,德國使用的BioNTech/輝瑞和Moderna疫苗顯示出"很高的安全性"。

目前檢察院正在調查另一起科隆的包含3名死者的案件。科隆法醫部主任馬庫斯·羅斯柴爾德(Markus Rothschild)強調,這3名老人在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但這3人之前都患有相當嚴重的基礎疾病。

西班牙:"至少7人在接種輝瑞疫苗後死亡"?

西班牙媒體報道,該國一家養老院中有9人在接受第一劑BioNTech/輝瑞疫苗後死亡。該養老院的所有居民都患有基礎疾病。

這家位於西班牙拉加爾特拉(Lagartera)、名為薩爾瓦多 (El Salvador)的養老院的院長介紹,接種疫苗5天後,養老院的居民出現了"頭痛或偶爾腹瀉等症狀"。他表示,一名醫生告訴他,這可能是疫苗的副作用。當地官方表示,所有9人的死亡都歸咎於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並發症,這是疫苗接種活動期間有疫情爆發的結果。因為如果是在新冠病毒的潛伏期(5~6天)內接種疫苗,仍有可能發病。即使在接種疫苗後,也有可能被感染,因為根據羅伯特-科赫傳染病研究所(RKI)的說法,疫苗通常在第一次接種後的十到十四天才會生效。俄羅斯和中國的官方媒體都對這家養老院的死亡案例進行了廣泛的報道,其中中國方面主要引用了俄羅斯官方媒體的報道。 盡管標題駭人聽聞,但俄羅斯官方媒體的原文明確指出:"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疫苗和死亡有關。"

文章還引用了一份事實調查報告稱 :"從統計學角度而言,有些人在接種疫苗後,出於與身體對疫苗的反應無關的原因而生病或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其他轉述這篇文章的報道中卻沒有提到這一要點。

美國:政府數據庫顯示"接種新冠疫苗後181人死亡"?

這則消息尤其在印度廣為流傳。這一說法是基於兒童健康保護組織(Children's Health Defense)的新聞稿,該組織由著名的反疫苗活動家小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 Jr)領導。這名活動家最近因宣傳反疫苗而受到關注,他甚至參加了德國的新冠否認者示威活動。

雖然這篇新聞稿的標題聲稱這些數據來自"政府數據庫",但實際上它們來自國家疫苗信息中心(NVIC)的網站,這是一個與美國政府毫無關系的非營利組織。著名的科學與健康記者邁克爾·斯佩克(Michael Specter)稱該組織為 "美國最強大的反疫苗組織"。

仔細閱讀便不難發現,這些數據的基礎是有問題的。國家疫苗信息中心指出,這些數據來自美國政府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VAERS)。但該系統特別指出:"任何人都可以向VAERS提交報告,包括家長和患者","不能僅用VAERS報告來確定疫苗是否導致或引發了不良事件或疾病"。此外,VAERS鼓勵疫苗提供者報告重大健康問題,"無論他們是否認為疫苗和問題有關"。此外,VAERS指出,其數據 "不能被用於說明疫苗是否存在相關問題,以及問題的嚴重性、頻率或比例。","應結合其它科學信息進行解釋"。

早在2015年,一項評估疫苗相關死亡事件報告的研究就強調,VAERS系統數據存在偏差,因為該系統 "接受任何提交的不良事件報告,卻不評估其臨床意義以及和疫苗接種的關系"。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也警告稱,VAERS系統存在報告偏差和數據質量不一致的問題。

然而,國家疫苗信息中心也在自己的網站上征集類似VAERS報告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該組織並沒有說明這兩個數據集在數據庫中是合並還是分開保存的。無論如何,並沒有證據證明,所謂的181人死亡案例和新冠疫苗接種有因果關系。

挪威:"30名養老院居民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

挪威藥品管理局Statens Legemiddelverk共調查了33起養老院居民接種疫苗後死亡的報告(截至2021年1月26日),並在調查之後的分析報告中寫道:"到目前為止,已經接種疫苗的養老院居民中有很多是非常虛弱或病危的病人。在挪威養老院或其他類似機構裡,每天平均有45人死亡。因此,在接種疫苗後不久發生的死亡是可以預期的,但並不意味著與疫苗有因果關系。"

歐洲藥品管理局的藥物警戒風險評估委員會(PRAC)也對這些案件進行了調查,並在一份報告中指出:"調查沒有發現任何安全問題",並補充道:"(多種)基礎疾病似乎是合理的死因。其中一些人,在接種疫苗之前已經開始了姑息治療。"

英國醫學會( 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雜志的一篇文章在評估這些病例時引用了挪威藥品管理局醫療主管斯坦納·麥德森(Steinar Madsen)的話寫道:"這些死亡病例與疫苗之間沒有確切的關聯。" 不過,麥德森表示:"常見的副作用對於身體較好、較年輕的患者而言並不危險,疫苗有這些常見的副作用也並非不尋常,但這些常見的副作用可能使老年人的基礎疾病病情加劇。"他繼續指出:"我們對此並不感到驚慌或擔憂,因為這些都是非常罕見的事件,它們發生在非常虛弱和病情非常嚴重的病人身上。"

比利時:"14人接種新冠疫苗後死亡"?

比利時聯邦藥品和健康產品機構(FAMHP)報告稱,有14人在接種新冠病毒疫苗不久後死亡。然而,因果關系並不成立。據《布魯塞爾時報》報道,所有的死者都超過70歲,其中有5人超過90歲。相關部門沒有公布關於死者的更多信息。

比利時聯邦藥品和健康產品機構向《布魯塞爾時報》表示:"報告的死亡病例沒有共同的臨床症狀,這一點令人減輕憂慮。同樣,這些死亡病例的前後時長各不相同。" 該機構補充說,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在死亡和新冠疫苗之間發現明確的因果關系。

這家機構每周都會發布有關疫苗副作用的研究報告。比利時目前在施打BioNTech/輝瑞和Moderna新冠疫苗。比利時當局沒有說明,14名死者生前具體接種了哪種疫苗。

一名秘魯志願者在中國產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中感染新冠病毒後死亡。解盲後發現,這名志願者接受的是安慰劑,而不是疫苗

秘魯:"疫苗試驗志願者死於新冠肺炎"?

據路透社報道,一名秘魯志願者在中國產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中感染新冠病毒後死亡,執行試驗的卡耶塔諾·埃雷迪亞大學 (Cayetano Heredia University)不得不暫停當地的一項研究。

解盲後--也就是揭示哪些參與者接受了疫苗以及哪些參與者接受了安慰劑之後,發現死亡的受試者並沒有接種疫苗,而是接受了安慰劑。該大學在一份聲明中說:"必須指出的是,參與者的死亡與疫苗無關,因為她接受了安慰劑。"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oscha Weber, Jordan Wil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