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與澳洲「重歸於好」 這場戰爭到底誰勝誰負

·4 分鐘 (閱讀時間)

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臉書)和澳洲政府之間的戰爭結束了。

Facebook將重新推送澳洲新聞,並將與新聞集團達成協議,為報道付費。

「政府已明確表示,我們將保留決定新聞是否出現在Facebook上的能力,這樣就不會自動受制於強制談判,」Facebook全球新聞合作伙伴關係副總裁坎貝爾·布朗(Campbell Brown)說。

自上周四以來,Facebook一直在其平台上屏蔽推送給澳洲人的新聞,因澳洲政府擬議的一項法律迫使Facebook和谷歌向新聞出版商付費。

澳洲政府也和Facebook達成了某種協議。當局將修訂法律,其中一項修訂案規定,如果Facebook能證明其對當地新聞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政府可能不會將該法案適用於Facebook。

到底誰是這場戰爭的贏家?這場戰爭的結束將對世界帶來什麼影響?

Facebook在澳洲的前老闆非常清楚。史蒂文·舍勒(Stephen Scheeler)在BBC廣播4台的節目中說:「Facebook可能退縮了。」

「毫無疑問,全球對此事件的反應相當嚴厲。我想Facebook可能注意到,世界各地政府比他們預期的更強硬。」舍勒說。

微軟的干預

此次澳洲得到了其他國家政府的支持,希望馬克·扎克伯格的公司能夠擺脫困境。澳洲還得到了另一家此前被監管機構盯上的科技公司的支持。

本月早些時候,微軟強烈支持新媒體法,其主席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寫道:「這項法律會要求這些技術守門人與獨立新聞機構進行談判,從而糾正技術與新聞業之間的經濟失衡。」

批評者認為,微軟支持一項專門針對其兩大競爭對手的法律並不奇怪。畢竟,當谷歌威脅離開澳洲時,微軟告訴澳洲總理,它的搜索引擎必應(Bing)樂於填補空白,並為新聞行業做出貢獻。

微軟主席布拉德·史密斯
微軟主席布拉德·史密斯支持澳洲多於谷歌和Facebook。

但微軟的一位發言人稱,其公司立場一直是基於原則的。

Facebook表示對該法律的修訂感到滿意。它相信,這將終結政府應該為私營企業之間的交易設定條款的想法。一位內部人士表示:「這讓我們有能力以合理的條款達成想要的商業交易。」

由於Facebook和谷歌目前都與報業集團達成協議,澳洲政府可能覺得沒有必要推進這項立法。

那麼,其他國家的政府是否應該從迫使科技巨頭為新聞提供資金這一看似成功的方法中汲取靈感呢?

自上周四以來,Facebook一直在其平台上屏蔽推送給澳洲人的新聞,因澳洲政府擬議的一項法律迫使Facebook和谷歌向新聞出版商付費。
自上周四以來,Facebook一直在其平台上屏蔽推送給澳洲人的新聞,因澳洲政府擬議的一項法律迫使Facebook和谷歌向新聞出版商付費。

Facebook「搞砸了」

技術顧問、前矽谷風險投資家本尼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並不認同,他一直嚴厲批評澳洲的這項法律。

他認為,法律框架很差,包含一些不切實際的元素,比如要求谷歌在調整搜索算法時,提前14天通知用戶。

「谷歌很早就屈服於恐嚇,」 埃文斯說。「Facebook堅持原則,但搞砸了,屏蔽了所有東西,不只是真正的新聞。

「澳洲制定了一項實質上無法遵守的法律,現在又說:『好吧,成功了,因為我們沒有把它適用於任何人。』」

但他還說,向科技公司徵稅以補貼報紙的原則將進一步推廣。「這種情況下,挑戰在於,你要假裝它不是稅收,也不是補貼。假裝這是一種商業協議,即使事實並非如此。」

默多克
默多克的新聞集團將收到谷歌和Facebook的付款。

激進行動

後續影響可能是,Facebook和谷歌將在全球範圍內達成更多付費新聞交易。

問題在於,這可能會讓包括魯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旗下新聞集團在內的主要報紙業務受益,而不會讓處境艱難的地區性報紙受益。這也不會削弱Facebook和谷歌在在線廣告領域的主導地位。

Facebook澳洲前老闆舍勒表示,現在是採取激進行動的時候了:分拆科技巨頭。

「我現在意識到,這些平台的規模和影響在我們的思想、大腦以及所有公民、消費者的行為中如此強大,才得以讓他們掌握在Facebook等少數公司中,」他說。

雖然Facebook輸掉了在澳洲的公關戰,但該公司的利潤幾乎沒有受到損失。只不過,如此高調地秀肌肉,可能讓扎克伯格的帝國更有可能解體。

臉書與澳洲
臉書立即採取行動,在澳洲的使用者無法在臉書上看到新聞。

BBC科技事務記者羅里‧凱蘭-瓊斯(Rory Cellan-Jones,@BBCRoryCJon Twitter)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