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醫生陳志金3】曾經超機車嚇壞護理師 異鄉醫師轉性體貼病人家屬

曾芷筠
鏡週刊Mirror Media
家屬畫的陳志金醫療團隊與病患,感謝他們對家人的盡心照顧。
家屬畫的陳志金醫療團隊與病患,感謝他們對家人的盡心照顧。

他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有意識。2005年剛到奇美醫院時,他被奇美醫院副院長林宏榮形容為「騎著重機」的超機車醫生,無法忍受失誤,動輒開口罵人,護理師怕他怕到自願包下大夜班,避免跟陳志金一起查房。

他笑說:「我以前是憤青,不懂溝通,印象很深刻是住院醫師第2年時,一個阿嬤從加護轉到普通病房,她女兒不願意,覺得媽媽會被隔壁床傳染。我去查,隔壁床的細菌完全不一樣,我按捺不住正義感,忍不住說:『應該是隔壁床比較擔心被妳媽媽傳染,因為妳媽媽是抗藥性細菌,更毒。』但一講完,我就後悔了!她女兒直接指著我大罵:『沒醫德!怎麼可以說我媽媽會傳染。』我才覺悟,家屬不愛聽的就不能講,講了對彼此一點幫助都沒有。開始摸索怎麼講,家屬才聽得下去,又可以解決問題。」

2008年,他到醫策會學習醫療團隊合作技巧(TRM),並開始實踐、推廣,被醫界稱為「TRM教主」,「例如複誦,我說完三項,護理師要回覆確認,跟飛航安全一樣不能犯錯。」

跟他一起工作的奇美醫院藥劑部部長蘇慧真說:「他很要求每個人都先看完資料,查房前每床都看過病歷、用藥、今天狀況,上場就不會再問,也不會給出錯誤的建議。阿金醫師在乎每個不同職類的人給予的專業意見,也不吝給予掌聲,讓我們覺得自己在團隊裡面很重要。」她觀察,陳志金對每個家屬的照顧都很細心,「有人默默站在後面,他會關心有沒有聽到?有次我們查房,1個高中女生在病房外探頭探腦拿手機拍照,我以為她要蒐證,阿金主任直接去問她,很親切,才知道她是為了感謝醫療團隊對阿嬤的照顧,想畫幅畫表示感謝,來看我們長什麼樣子。」那位孫女畫的陳志金溫暖笑容滿面,右眼下有一塊招牌暗紅色胎記,這幅畫至今仍掛在他的書房。

他的體貼,實是一個異鄉醫生對當年自己的感同身受,「例如有家屬錄音,一般醫師會以為要蒐證,起了防衛心,回答就很官方。我會問:『你是不是怕忘記醫囑?或是要講給其他家人聽?沒關係!你現在打給他,我直接跟他講,或是我逐條寫下來,這張X光也可以拍。』」他講得振振有詞,十分熟練。

醫病易位思考 創雙贏

他遇過不少家屬要餵符水。「10個醫生有9個反對,他們其實是怕吃出問題,但我會說:小時候阿嬤也給我喝很多符水,但病人消化不好,是不是喝少一點?沾沾嘴唇、抹抹身體也會有效,宗教信仰需要的護身符、加持過的衣服都可以拿來。當家屬知道你跟他們站在一起,即使努力後結果仍不如意,他也能接受,這就是雙贏。」易位思考沒什麼高深道理,或許他深知,人總有一死,終需放手,拯救病人的同時也要拯救家屬免於一輩子的遺憾,也是在拯救那個17歲的自己。

最近疫情期間,陳志金募集護手霜給前線醫護人員,滋潤過度清洗的手。(陳志金提供)
最近疫情期間,陳志金募集護手霜給前線醫護人員,滋潤過度清洗的手。(陳志金提供)

問陳志金可曾想過若見到當年母親的醫生,會問什麼?他沒見過那位醫生,只想像是位高傲大牌醫師。他艱澀地開口:「如果他站在我面前,我會想跟他說:你只要花很短的時間、多1、2句話,就可以解救一個小男生不至於內疚自責這麼多年,如果有機會就換成家屬的角度多講幾句吧!」

講到媽媽他又泛淚了。17歲沒見到媽媽最後一面的少年,如今長成了48歲的傑出醫生。他抹抹眼角抬起頭,「當然期待她看到我成家立業、當醫生,不過我想…她應該看得到啦!」


更多鏡週刊報導
【ICU醫生陳志金1】他是馬來西亞超級學霸 念台大醫學系「因為學費最便宜」
【ICU醫生陳志金2】媽媽去檳城「畢業旅行」 留下自己準備好的遺照
【陳志金番外篇】病患家屬拔管都聽神的 陳志金找「代理人」給神明會診單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