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上的鮭魚世代

楊方儒
·3 分鐘 (閱讀時間)
(示意圖/Shutterstock)
(示意圖/Shutterstock)

「鮭魚之亂」中,全台有超過300人,為了免費美食特地改名,讓學者與長輩們大嘆,台灣社會究竟怎麼了?但如果我們回顧20年前對於X世代的批判,或是10年前對於Y世代的訓斥,其實大家會發現,上一代對於下一代的教誨語彙,竟是如此的雷同。

X世代如今都生兒育女,成為社會中流砥柱。Y世代也當了小主管,肯定也在大罵Z世代的工作態度,但其實X世代與Y世代,也都曾經荒唐過,被4、5年級長輩罰過跪,還被學校教官記警告。如果我們現在要重拍《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筆下的衝動性格男主角,也可以換成任何一位鮭魚來主演。

我不是特別要為年輕人說話,只是上一代對於新一代的論述,總是過於蒼白且軟弱,且不考慮大環境的變遷。

跟20年前相比,台灣政治與公民社會持續跌宕,其實沒有太大的顛覆性,這些年最重要的差異,唯有網路使用的接近性與易得性,讓300萬的Z世代青年,如今要背負上鮭魚之亂的罵名。

網路接近性與易得性?簡單的說,就是如何在手機社群平台上,如臉書與Instagram能夠炫耀自己,成了300位小鮭魚與300萬Z世代,生活中的首要重心。X與Y世代,還不是原生的行動網路世代。

台灣人本來就愛吃,只是這10年來,網美餐廳與網紅美食,還有店面裝潢與廚師擺盤,成了生意好壞的關鍵。Z世代都非常願意,「免費」為店家在IG上宣傳,或者是店家施以小惠,多送兩盤小菜,年輕人就很願意打卡說好話了。

深諳其道的壽司郎,還有全台灣餐廳行銷人員,如今都知道這是拉攏Z世代的最佳策略。特別是愛露胸與愛露腿的正妹,觸及與轉化率更是高得不得了。

我們當然不想貶低正妹們,為何總愛跟蛋糕與甜點拍照,因為誰不想在社群平台上,能免費滑到這些精心製作的照片與視頻,順道消費意淫她們的青春外貌?

我們看到知名YouTuber「林鮭魚」,還有輔大的「谷佳蔚蔚餵你吃鮭魚」,如今都免責與除罪了。更多店家與品牌,以及大行其道的醫美診所,還會用免費體驗的名義,邀請更多的鮭魚們置入產品與業配行銷。

當然,不是所有店家都搞這一套,但畢竟照片就是「照騙」!我們也知道,很多「幽靈廚房」在外送平台上都很夯,很容易就取得訂單。

只不過,外貌雖然是底層階級女性最輕鬆能夠取得的競爭力,但她們的青春年華有限,加上IG江山代有佳人出,網美的競爭力能夠持續多久?

當台灣的年輕世代價值觀,甚至是選舉投票意向,都被社群平台的演算法輕易操弄時,我們才知道,不要錢的平台其實最貴!這代價,不僅是你我每分每秒的數據與隱私,被臉書等全球科技列強當作廣告獲利的原物料,台灣社會與年輕人更是不斷被榨取,一直被殖民下去。(作者為鍶科技暨幣特財經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