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EF 新劇名老戲碼

2009年11月,上任不滿1年的美國總統歐巴馬風塵僕僕到亞洲訪問,期間宣布美國將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談判。作為重返亞太的戰略手段之一,美國希望藉此自貿協定孤立中國。而當時的副總統拜登如今登上大位,在本月首次亞洲行時重演當年的戲碼,啟動「印太經濟框架」(IPEF),涵蓋美、日、印、澳等13國,號稱占了全球40%的經濟體量。

然而,就如同韓國外長朴振所言,拋開中國談印太經濟是不現實的。歐巴馬在任的當年,中國的經濟總量尚不及日本,如今已是日本的3倍。從購買力平價來看,中國的經濟體量已超越美國。此外,中國既是製造業大國,也已然是最大的市場。美國想推動跨國經濟合作,目標卻不是改善民生,創造國民福祉,而是想藉「去中化」的手段遏制中國。然而,違反比較優勢、比較利益的自然規律,就像違反人性,成功的機會有多大呢?

例如,日本連續14年的最大貿易夥伴國是中國,從前年起第一大的出口國也是中國。去年東盟與中國雙邊貿易額高達8782億美元,比東盟與美國3790億美元的貿易額高出1倍有餘。從地緣、貿易、市場、創造的國內就業等各種角度來看,如果讓亞洲諸國選邊站的結果,意味著增加失業、影響國內社會穩定,哪一個仁民愛物的政治家會願意?美國經常站在捍衛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立場,不會忘了市場經濟不以一人或一國意志為轉移的鐵律吧?

白宮也已言明,IPEF是行政主導的區域經濟框架,意味著缺乏國會授權,美國不會向其他成員國開放市場。如此,對諸多仰賴出口的亞洲國家吸引力就令人存疑。雖然創造「彈性供應鏈」的倡議有助成員國強化對美出口產品的競爭力,然而,就像前總統川普在2018年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後,關稅壁壘非但沒有減少美中貿易,美國對中貿易逆差反而擴大,足見中國出口競爭力的比較優勢。人為構建的政治要素能影響多少競爭力的條件呢?

何況,中國自身的市場日益擴大,而且中國與日本、韓國、東盟等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也已生效,區域貿易自由化更增加了各國對中國市場出口的誘因。反之,拜登的民望跌破4成,他能否連任?他啟動的IPEF會否被下一任總統撤銷,如同川普退出TPP一樣?在美國內政矛盾叢生,黨爭激烈的情形下,亞洲各國對美國承諾的可靠性有多大信心,恐怕也是個問號。

就在拜登結束亞洲行返國之際,德州傳出18歲高中生槍手闖入小學,終結20多人性命的大規模槍擊案件,18個幼童在生命還沒綻放光芒前就失去了人生舞台。據反槍枝暴力社團統計,今年全美因槍擊案而死亡的人數竟多於在俄烏戰場上死亡的烏軍人數!此外,另一個足以引發激烈衝突的「合法墮胎」重新審議的議題,又即將在全美各地引爆……。

月初,拜登才在哀悼美國因新冠疫情死亡的人累計超過百萬。此外,因藥物成癮、自殺、槍擊死亡的人數也節節高升。看到層出不窮內政不修的悲傷故事,美國兩黨政治家們更應深思國內競爭力下滑的真正根源,不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國,而在美利堅自己的土地上。(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