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設計在歐洲發光 美髮由生活中的不便轉為動力

·5 分鐘 (閱讀時間)

學頭髮22年來光是燙髮的器材都沒有改變,很少有器具是為設計師而生產設計,即便不符合時宜也沒得選擇,看到問題思考問題,這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圖片來源/日日好日授權轉載,下同)

假設有一份工作,四年學徒生活,並且領著不到9000多塊的薪資,你做不做?笑稱自己有斯德歌爾摩症候群的大衛在磨練中度過青春歲月,當年連房租都快交不出來,咬著牙繼續學徒生涯,每天長達十幾個小時的作業,也不曾想過放棄。

經歷過各種不堪用的第一代美髮工具,直到至今自己跟夥伴有著共同的美髮店,學會好的器材能事半功倍,帶著自己研發的RE-ECHO K2美髮學習腳架出國參展,一年前參與了英國最大的美髮行業專業展覽會 Salon International,在當地獲得原創及實用性極佳的評價,不甚流暢的英語能力並不阻礙熱忱,十年磨一劍或許就是他人生的寫照。

喜歡解決問題的人往往都是潛在的發明家,台灣的美髮產業確實基本功很強,但都是土法練功完成的,沒有方便的工具只有滿滿的熱忱,狹隘的市場機制成了大衛設計的動力。

「以美髮界來說是封閉又被動的行業,我們所使用的工具的好壞取決於廠商的生產,所有的工具設定是為了配合商品而配置的,我學頭髮22年來光是燙髮的器材都沒有改變,很少有器具是為設計師而生產設計,即便不符合時宜也沒得選擇,看到問題思考問題,這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到底一個產品專利發明要歷經多少程序?看別人成功視為一種理所當然,當你投入產業後就會知道有時候成功是需要一點機運的,為了改善學徒最常用到的練習工具「美髮學習腳架」,整個研發到生產花了一年多的時間,一年已經是個相當幸運的數字。回溯到第一代的學習腳架,它的誕生是為了賣練習用假人頭而設計,大衛提起此款腳架還是忍不住嘆了個氣。

「它就像是你買牛排刀組附加湯匙,湯匙不一定要符合人體工學,因為是免費所以有就好的心態看待,如果每件事都用這樣的態度,我們會永遠活在妥協裡,產業不會有進步的一天。一代學習腳架只能夾特定厚度的桌子,甚至不夠緊密時還需要依靠桌上先鋪個毛巾減少阻力,而且高度也有限,假設設計師太高還要彎腰練習剪頭髮。第二代它是用攝影用的腳架當支幹,將打燈用的攝影器材換個頭就變成美髮練習的腳架,第二代稱霸了美髮界將近二十年,它的體積相當占空間,缺陷一樣是容易搖晃,不符合練習剪髮需求。」

RE-ECHO K2學習支架的草創過程在結構上遲遲沒有定案,人總是會被既定框架限制,大衛當初還停留在立地式支架的想法,往往打破舊有思想才是創造的開始,一間廁所的門把替RE-ECHO K2學習支架注入靈魂。

「最後產生靈感是有一次拜訪OEM的廠商,他們廁所的門把是用吸盤做支撐,當下覺得好聰明喔,詢問後據說門上的吸力門把用了十年都不曾掉過。吸盤最好的附著媒介是玻璃,髮廊最多的就是鏡子,設計的這款腳架可以直接吸附在髮廊的鏡子上,而且做美髮最好的學習就是看著鏡子練習剪髮,做頭髮要練習到透過看鏡子去剪髮才是真正的學會剪髮。」

為了讓商品推廣有出路,大衛選了世界第二大的英國美髮展參展,世界殿堂中像Toni&Guy跟Vidal Sassoon都會在此參展,展場面積廣大約莫3000個店舖,大集團都會在現場表演。

「當時我們只租1.5坪小小的單位,沒有任何豪華的裝飾,只有單品的展示。英國的第一張單給了特殊工作者,Catherine她的工作非常有趣,每個月提供30頂假髮給好萊塢片場使用,早期立地式腳架會佔走很多空間,RE-ECHO K2可以隨著她的假髮附上輕盈不佔空間。甚至還有日本美髮教父PEEK-A-BOO川島文夫在現場跟我們購買,最後有個有趣的買家是愛爾蘭的客戶他叫John,這幾天都會看到他在展場閒晃,最初以為他是保鑣或展場工作人員,沒想到最後一天邀請我們參觀他的展場,他是愛爾蘭都柏林的假髮供應商,很爽快的包下所有RE-ECHO K2寄到愛爾蘭,簡單、精準、有力道的完成交易。請我們講解使用方法跟設計的獨特之處,聽完後甚至最後還開玩笑的說你有在設計烤麵包機嗎?這才放下這三天的緊繃大笑。」設計最終為的是改善生活上的不便利,人的熱忱驅使著生活滾動,一個不順眼可能就會造就一項產品的成功。

詹大衛 David Chan
20年間先後活耀於時尚、藝人、教育三大產業。VOGUE、ELLE、GQ指定搭配髮型師。

本文轉載自《日日好日》,作者:汪凱萍,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更多信傳媒報導
擊破假新聞 放亮罩子辨細節
南方新玩藝》鋼鐵般的溫柔 從日常著手的設計
增肌的關鍵不只高蛋白!營養師:三餐「這樣吃」更能增肌減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