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9B無人機是對中包圍網的關鍵拼圖

謝沛學
·7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國務院甫通過的4架MQ-9B「海上衛士」(Sea Guardian)無人機對台軍售案,可以說是近期美方「堡壘台灣」計畫當中,最為關鍵的一項決定。華盛頓為了突破北京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策略,以其人之道還制彼身,將第一島鏈打造成扼止解放軍出海的飛彈島鏈。這個新的戰略思維下,我們便可理解為何美方近期會對數項具有源頭打擊能力的武器出售開綠燈。例如,射程可達270公里的AGM-84H/K「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SLAM-ER),由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 (HIMARS)發射,射程可達300公里的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以及陸基魚叉反艦飛彈軍售案。

若加上我方陸續籌獲的AGM-88「高速反輻射飛彈」(HARM),射程超過1,000公里的雄二E增程巡弋飛彈,以及雄二與雄三反艦飛彈,其增程型皆可達250公里。將大幅提升國軍在制陸與制海的飛彈能力,得以在衝突爆發初期,透過源頭打擊反制中國大陸沿海第一線軍用基地和防空雷達,並狙擊試圖行經台灣南、北兩端,進入東部海域的共軍艦隊。

以MQ-9B創造台美協同作戰的空間

然而,在戰場上,看得到才能打得到,C4ISR以及共同作戰圖像是新型態作戰概念的關鍵。此次我方採購的MQ-9B無人機,配備有MX-20多光譜瞄準系統、SeaVue多功能巡邏雷達、SAGE 750電偵系統,以及Ku頻衛星鏈結。強大的情監偵與滯空作戰能力,讓MQ-9B得以扮演串連前述武器載台,支撐飛彈島鏈戰略的關鍵拼圖。

此外,透過MQ-9B的資料鏈進行即時情資分享,亦可創造台、美雙方在戰時進一步合作的契機。例如,台海衝突爆發初期,華盛頓可能利用多領域特遣隊或陸戰隊的濱海戰鬥團,將臺灣周邊小島,如蘭嶼、綠島、東沙,甚至巴士海峽上的巴旦群島,部署成反艦飛彈陣地,防止共軍艦隊突穿至台灣東部海域進行封鎖,我方則可透過MQ-9B為美軍提供解放軍艦隊的情資。

倘若解放軍航艦戰鬥群已突穿第一島鏈,並進一步封鎖台灣海域。則五角大廈可趁解放軍與我軍交戰之際,派遣B-1B戰略轟炸機,分赴台灣東部海域與南海,從共軍攻擊範圍外,以射程達900公里以上的AGM-158C匿蹤遠程反艦飛彈,狙擊共軍航艦、重要作戰船艦等,減輕共軍封鎖台灣本島的壓力。台灣則可以利用MQ-9B無人機等載台,提供前線情資分享,協助美軍實施遠程精準打擊。

B-1B戰略轟炸機。(圖片摘自美國空軍)

印太小北約或可從無人機情資合作開始

儘管華盛頓有意將美日澳印「四方對話」轉化為印太小北約,以實質同盟圍堵中國的擴張。但面臨共同威脅不必然促成軍事同盟的成立,特別是印度長期傾向不結盟,對中態度搖擺。透過無人機進行情資分享,或可成為各方先期磨合,進一步建立共識的機制。例如,日本正尋求引進RQ-4全球鷹以及MQ-9B無人機。澳洲除了MQ-4C海神無人機,亦考慮部署MQ-9B。印度則是編列緊急預算採購6架MQ-9B,最終希望能引進30架。這些通用性極高的載台,在戰時能開通衛星與Link16資料鏈,組織廣域的戰場情監偵系統,統籌所有合作夥伴的軍事力量,形成對中國海空軍作戰力量的包圍網。

倘若無人機情資分享機制成形,則MQ-9B軍售為台灣實質參與印太軍事安全合作開啟大門。畢竟台灣扼守進出第一島鏈的兩大重要水道,對中包圍網必須有我方的參與才有意義。美國此時同意出售只有重要盟邦有機會購買的MQ-9B,其意義不言可喻。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方所公布的資料,此次MQ-9B軍售似乎未搭配LINK-16戰區資料鏈路。可以預期,追加資料鏈系統將會是下一階段升級建案的重點,方能讓MQ-9B發揮最大效益。

預先擬訂MQ-9B危機應處準則與不可測的部署手段

首先,透過4架MQ-9B進行任務輪替,我方將擁有對第一島鏈重要水域,24小時不間斷的情監偵能力,這對於極欲突破第一島鏈封鎖的解放軍而言,無疑是一大夢魘。當外界不斷揣測習近平是否會透過突襲外島的方式進行施壓。我方應有所準備,北京是否會選擇擊落我軍無人機,作為反制台美實質關係升溫的手段。特別是擊落MQ-9B並不會造成我軍人員傷亡,卻會給我方決策者帶來是否反擊的兩難。正如同2019年6月,伊朗在阿曼灣擊落一架美軍RQ-4A全球鷹無人機,川普雖曾下令對伊朗軍事打擊作為報復,但在最後時刻以不符比例原則為由取消任務。倘若美軍無人機再次被伊朗擊落,川普是否還能頂住壓力而不以軍事手段還擊?

RQ-4A全球鷹無人機。(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華盛頓強調RQ-4A被擊落時正在國際水域上空,伊朗的行徑實屬非法;德黑蘭則堅稱RQ-4A已入侵伊朗領空,不得不行使自衛權。以美、伊對歭的例子來看,擊落無人機是否符合正當反擊的條件,在實務上,端視無人機是否入侵他國領空。也就是說,雖然一台無人機的損失不足以觸發《聯合國憲章》第51條所賦予的,在禁止使用武力的原則下,為了自衛而不得不訴諸武力的合法例外。但在國際水域上空惡意擊落他國不具攻擊意圖的軍用載具,確實給予被擊落國以軍事手段回應的理由。

因此,我方應及早為MQ-9B此類大型、長程的情監偵無人機擬訂,倘若在國際水域上為它國惡意擊落,我方採取的適當反制措施為何,最大程度降低陷入決策困境的風險。

其次,儘管MQ-9B是全球第一款專門為「鎖定獵殺」(targeted killing)而設計生產的無人機,能掛載8枚AGM-114地獄火飛彈,數次創下狙殺恐怖份子領導人的記錄。掛載武器進行斬首或對地打擊不該是我方使用MQ-9B的主要模式。畢竟台海作戰場景不同於中東的反恐戰場,無人機之所以能在中東或中亞戰場創下亮眼的擊殺成績,與恐怖組織的武裝普遍缺乏嚴密的防空系統有關。即便如此,根據長期觀察無人機在戰場運作的英國非政府組織「Drone Wars UK」的資料,自2019年起,中東所發生的無人機擊落事件次數大幅上升,其中不乏美軍無人機被擊落。

簡言之,相對低速且無匿蹤能力的大型無人機,在平時雖能展現長時、遠程的偵察能力。但衝突爆發時,其存活度有限,特別是面對中國這類擁有嚴密防空系統的對手。五角大廈近年來強調的「戰術手段不可測」(operationally unpredictable),也成為美軍無人機單位奉行的原則。大型情監偵無人機不再有固定駐防的基地,作戰路線也盡可能多元。我方MQ-9B服役後,或可仿效美方,規劃非固定式的駐地與偵察路線,以不可測的部署,增加MQ-9B的存活性。

※作者為國防安全研究院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美政府MQ-9B無人機軍售案 我國防部:可望1個月後正式生效

從外高加索兩國衝突中無人機角色反思我防空系統現狀

美國對台軍售再增兩項 白宮將MQ-9無人機及岸置魚叉反艦飛彈送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