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卑賤地向執政黨效忠

陳朝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11月5日敗選卻不認輸的美國總統川普憤怒地召開白宮記者會,生氣地指控「我才是贏家,不能讓民主黨偷走勝利」。由於川普的控訴並未出示任何證據,美國三大電視網ABC、CBS與NBC,隨即用跑馬燈顯示「我們必須切斷總統的直播演說,因為他的指控幾乎都是假的。」,並中斷直播。CNN主播安德森.古柏在記者會後,痛斥川普的煽動性說法不負責任,還痛罵川普「就像一隻過胖的烏龜,龜縮在白宮裡逃避失敗的現實。」

事後,一向對媒體極不友善的川普,並沒有對三大電視網採取撤銷執照、罰鍰或是警告的處分,也沒有對CNN主播「汙辱」他的言詞,提出誹謗的訴訟。因為,粗魯無文如川普也知道,美國媒體享有崇高的言論和新聞自由,即使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都不敢、也不應輕捋媒體的虎鬚。

場景換到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8日中午悍然開鍘,不讓中天電視換照。NCC又一次地自我證明,台灣廣電媒體的新聞自由與對岸的廣電媒體並無差異,不姓黨,就撤照!也再次證明民進黨政府已將那隻看得見的手,伸入廣電媒體的喉嚨裡,嚴控廣電媒體的發言與聲量。

不僅如此,當中天聲明「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時,NCC主委陳耀祥還厚顏道:「這對所有媒體是一種侮辱。」殊不知,NCC的決定,侮辱了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招牌,卑賤地向執政者表達了百分之百的忠誠,親手扼殺了台灣僅存的新聞自由!

NCC開鍘中天的理由,哪裡是因為中天被檢舉的次數多、被罰鍰的金額高?哪裡是因為自控與自律機制失靈?又哪裡是因為新聞製播遭受到經營者的不當干擾?照NCC的邏輯,近7成的民眾根本就不相信NCC的獨立性,NCC又有何顏面繼續存在?為中天案,NCC失控到組織非法的聽證會,公然散布錯誤的觀念,又該如何?而行政院長蘇貞昌肆無忌憚地泡製萊豬美牛假新聞、干預NCC獨立審查權,NCC可曾挺身表示異議?

美國媒體之所以能夠享有高度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原因無他,就是美國根本沒有一個行政機關來管制媒體,也沒有一套法規來指導媒體如何經營,如何報導,遑論插手誰來經營媒體。

相對的,台灣的廣電產業,從來就不在一個開放的、自由競爭的環境裡。儘管戒嚴令廢止多年,廣電媒體的戒嚴令卻從未廢止。廣電三法源於高度管制媒體的陳腐思維,都是主權者以制裁作為後盾或威脅的強制命令,都是以「惡法亦法」為藉口,壓服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工具。

NCC不許中天一溪奔,還大剌剌地要將中天在有線電視系統上的頻道轉給公視,恰恰說明了NCC、廣電三法、有線電視系統,三位一體,正是戕害台灣言論與新聞的元凶。也恰恰說明,台灣媒體所能享受的言論自由,全看執政者的恩賜。廣電產業的戒嚴令,一日不廢,台灣的言論自由永無出頭天。台灣的新聞自由沒有最黑暗的一天,只有更黑暗!(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任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