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媒體雙標

周韻采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NCC過去對媒體及電信業者動輒下行政指導棋,自覺名不正言不順,還猶抱琵琶半遮面。自從關中天新聞台後,已被社會大眾看破其假獨立機關之名卻破壞公平監理之實,此後更豁然張揚,毫不遮掩。

舉例而言,NCC日前針對特定業者提供的影音服務召開公開說明會,表明納管新服務的企圖。事實上,美國OTT業者除提供隨選視訊服務外,也開始組裝串流線性頻道套餐,包括無線電視及有線電視頻道,是為虛擬的廣電服務,較傳統有線電視服務便宜許多。截至2020年為止,虛擬廣電服務已有1000萬用戶,年成長率為16.1%。儘管虛擬廣電服務直接衝擊有線電視市場,FCC仍視其為OTT服務的一類,並未納管。

對尚未發展成熟的新服務而言,納管等於直接宣判死刑。那NCC為何處心積慮將此服務定義為有線電視,並稱非經許可不得提供呢?因為其提供區域在花蓮,勢必瓜分長年在花蓮獨占的年代集團旗下泂瀾有線電視系統的市占率與營收。故年代向NCC檢舉,NCC則以「避免市場衝擊」這不是理由的理由,提出三標準圈套新服務,令人不禁懷疑NCC為了圖利年代,不惜違反《通訊傳播基本法》第六條的精神:政府無正當理由,不應限制通訊傳播新技術及服務發展。

其次,中天關台後,有系統業者提出以CNN或寰宇新聞置換頻道的申請。NCC竟要求新聞台區塊應以本國語播出,以致系統業者撤件並重新申請時則「巧合」地變成了華視。甚有觀察:業者以華視送件乃特定委員強力主導所致。NCC成立時要求委員不得與業者私下見面,與業者晤談必須全程錄音錄影的自律規範已被此委員破壞殆盡。民進黨屢屢批判國民黨的黨國體制,而今NCC則完美示範了民進黨的分贓體制,令人噁心。

第三,王定宇委員被網媒披露婚外情,但因他被歸類為海派立委,年代又與三立結盟,故綠媒不是走個跑馬燈過場,就是船過水無痕。綠媒屏蔽涉己的不利新聞,顯然已喪失新聞專業與倫理,陳耀祥主委在立法院備詢時卻稱這是言論自由。如果這是言論自由,那中天彼時播送韓國瑜新聞時,又為什麼不是言論自由?民進黨人又說,報導政治人物婚外情無涉社會公益。且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如何報導紐約州長 Andrew M. Cuomo性騷擾事件,涉及政治人物誠信問題,如何不是社會公益?民進黨於媒體的雙標,令人噁心再噁心。

我知道這樣的批判無疑狗吠火車,民進黨並不在乎名聲,甚至程序合法,重要的是利益的掌握。但在反對黨監督力量弱化之際,我們只能透過不斷書寫,讓民眾檢驗政府所為。(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