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的一萬種商業模式

·4 分鐘 (閱讀時間)

2018年左右,NFT剛問世的時候,其實只有一種商業模式,就是保護數位世界資產的產權。

任何數位資產被NFT化之後,就能免於被造假,而且放在網上流通收藏都方便,放上千萬年都不怕受損(除非網路消失或地球毀滅),交易更是完全可以在網路裡完成。利用區塊鏈加密技術,讓各種數位作品擁有自己的身份證明,這些身份證明由上億台電腦主機共同監管,不怕被竄改。至少,根據電腦科學家的評估,在量子電腦出現之前,區塊鏈的加密技術沒有人能破解。

但是發展到今天,NFT看來可能將不只有一萬種商業模式,因為實體世界已經開始把手伸進NFT的最豐美可人的性感帶,不斷的用創意噴發出各種構跨虛實世界的應用。

NFT就像火,地球在四億年前就有火出現,從那時留下木炭化石到今天。考古學家證明人類在四十萬年前就會用火,火也從單純的取暖煮食用途創造許多文明,從蒸汽機到火力發電到遠紅外線甚至幅射能,火的各種運用更催生了許多新的科技。就如同人類的每一場科技革命,在引發想像力與創意越過臨界點之後,彼此交構孕育出更多匪夷所思的產品和服務。回頭看,網際網路才短短的三十多年,創造出無數過去前所未見的發明,也是同樣的道理。

在歷經網際網路和物聯網的「萬物聯網」時代之後,人類正走向「萬物NFT」的新世界,這種虛實整合的情境是從來沒有過的局面。網際網路到今天還在談O2O(Online to offline),但是NFT早就已經把這兩個世界整合出全新的價值,讓實體和虛擬兩種資產共同建構出新價值,也讓人類更深入的活在兩個世界裡。

特別是對於那些心愛珍貴的事物甚至時光與記憶,NFT賦與了新的擁有、收藏與流通方式,從限量版的球鞋到身價不凡的名酒和藝術品,只要被NFT之後,就等於在數位世界有了一個不會被仿製的靈魂。多年之後,這些數位靈魂的肉身腐朽之後還很可能身價飛漲,甚至不斷的被交易,這種商業模式在人類歷史上從沒有出現過,因為網際網路的文明也不過三十多年。

早在2019年,Nike就推出的「CryptoKicks」專利技術,當消費者購買一雙 CrpytoKicks 運動鞋,就可以用球鞋上的 10 位數的數位標籤與數位識別碼連結,在網路世界燒成一顆獨一無二的 NFT,這顆 NFT 也代表買家對這雙球鞋的虛實資產擁有權。當球鞋轉售,球鞋的 NFT 也會同時轉移到新買家名下,這些 NFT 將會儲存在一款名叫數位鞋櫃 Digital Locker 的程式,就好像加密貨幣錢包一樣。

這樣的做法為原本由來以久的球鞋炒做市場帶來新能量,讓更多收藏家願意投入這個市場,也帶動更多運動品牌跟進,並且開發出更多有趣的運用。在網路世界裡的球鞋靈魂甚至可以彼此互動,如果情投意合還可以結為伴侶生出下一代。這些有趣的點子也被更多別的領域產品引用,甚至激發出更多新的創意,從名酒、藝術品到各種食衣住行用品都競相NFT化,NFT這三個字已經成為某種意義上的動詞。

如同人類學家李維史陀的名言:「一個有智慧的人,應該是提出正確問題的人,而不只是一個提出正確答案的人。」,這位生於1908年的傑出學者顯然也為NFT的未來早早做了預言。他的研究發現,人類這種動物在解決問題的時候

有兩種不同的做法,一種是「策劃式」(engineering),另一種則稱為「隨創式」(bricolage)。所謂「策劃式」的做法,是先尋找某個特定工具,比如要在牆上釘釘子,就會先去買一把榔頭,如果買不到榔頭,這事就解決不了。但是問題總是要解決,所以就逼出了「隨創式」的做法,用手邊的工具和資源,不斷實驗、測試,即使身邊只有一塊石頭或磚塊、罐頭、高跟鞋或大型手電筒,都能就地取材,把釘子成功釘進牆面。

今天面對NFT也是一樣的情境,如同人類剛開始發現火和電的時候,其實沒有人知道該怎麼用。但是在不斷的思考與嚐試之後,在錯誤中不斷的失敗與學習,人類終於知道如何善用自己擁有的資源並發揮其更好的用途。如此,不斷的解決問題,讓生活過得更好,是千百年來不斷重覆的劇情,也將成為NFT的未來風景。

未來NFT的商業模式,看來將不只一萬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