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now】多死社會無葬化,死法越簡單越好!

劉黎兒

日本已經進入高齡化社會,到鄉下去旅遊,許多結婚喜宴場倒閉,代之而起的是都是葬儀社,因為是超高齡少子化社會,每年誕生的嬰兒少於100萬人,但每年死去的人口則超過130萬人,已經成了「死多於生」的多死的社會,死法也必須有所改變,否則子孫受不了,死後也難瞑目吧!

日本厚生省預估日本在2030年每年死亡人數將達160萬人,出生人數只有一半吧!而且到了2030年時,日本社會將會有2700萬的絕緣而單獨生活的孤獨死預備軍,因為失去血緣與地緣關係,死後原本就注定無法得到超渡、供養的,尤其沒有宗教性追弔、喪禮越來越多,因此自己是淨土宗僧侶的京都出身的報導人鵜飼秀徳最近寫了一本《無葬社會》來形容這種狀態。

或許也因為活著很辛苦,自顧不暇,因此對於死人就更無法像過去那麼用心照顧了,因此也會出現從日本亞馬遜網站訂購僧侶而宅配到家誦經等狀況,甚至還有誦經僧侶回數券等,其他如網路墓園、網路寺院等早已非常盛行,能省事就多省一點。

日本基本上是採取火葬焚化,現在因為死人太多,公營火葬場處理不來,像是東京圈的公營的火葬場必須要等10天,或像千葉等也都要等一個禮拜,絕大多數的家庭根本無法停屍10天,或從醫院病逝後,家屬無法把遺體接回家,因此現在出現許多單獨經營靈安間生意,稱為「遺體hotel」,旅館除了有停放遺體的空間外,也有可以讓訪客祭拜的客廳等,比起安放在家裡方便多了;遺體hotel大多遭附近居民反對,因為每天都有遺體運來,精神上非常不安,但這些業者生意興隆,像是有家業者、神奈川的「LASTEL」還開了連鎖店,公營火葬場大爆滿,來不及燒,主要原因是公營火葬場只要幾萬日圓,而民營火葬場卻要數十萬日圓,因此家屬只好讓遺體先在「遺體hotel」排隊等火化,因為「遺體hotel」一天只要9000日圓,就算等10天也還划算。

不過民營火葬場也不是省油的燈,現在火葬場居然推出「介紹朋友折扣」,令人驚訝,高齡化社會,反正身邊隨時有朋友會過世,百無禁忌呢!日本各種「介紹朋友折扣」的「友引」非常流行,但至少醫院、喪禮、火葬之類,是沒有搞「友引」的,但現在居然民營火葬場開始搞起「友引」來跟公營的競爭。

更慘的是現在有許多孤獨死的預備軍,日本相繼都有在公寓等孤獨死的消息傳出,許多人死了也沒人知道;也有些人就算家人出現,將之火葬後,遺骨不知道如何處理,居然發生2015年有人把遺骨丟在東京都練馬區超市的廁所馬桶裡;現在日本乾脆也有家屬不想撿遺骨回家放,乾脆拜託火葬場以1200度高溫燒到變成灰,就跟其他火化的零碎的灰一起處理──大部分的火葬場找僧侶誦一下經,就把灰丟掉了。

故意丟掉骨灰的事件非常多,像是電車的貨物架上,許多裝作是忘記了,但也沒有出面認領,鵜飼秀徳出身的京都、兵庫、大阪三地,單單2010-15年就有91件「忘記」骨灰事件。

日本因此在2013年還成立了一個有個NPO「拯救沒有最終安身處的遺骨會」,讓人把家屬骨灰放在罈子裡,蓋子用膠帶封好,然後用郵包寄到對該會開放墓園的東京新宿南春寺,只要付出3萬日圓,被稱為「郵包回收骨灰服務」至少不會流落無處,成立以來有數千人利用。

 

以前的日本人覺得,死後火化後就埋在家裡的墓園,然後在忌日或春至、秋至等,子孫就會來掃墓、祭拜,就在家裡附近有淵源關係的菩提寺做追悼會等,許多家族的墓園就在這種類似家廟的菩提寺內。

日本許多寺院都靠經營墓園維持。圖/劉黎兒

今後無法期待子孫有餘力春秋掃墓祭拜。圖/劉黎兒

但現在這或許是幻想了,許多人出外討生活,幾年要回一次老鄉去都很不容易,甚至老家早就年老失修,荒廢了,就算墓園在附近的菩提寺,也無法前往照顧,許多鄉下的寺院也因為有關係的檀家的子孫幾乎不返鄉,因此維持不下去,逐漸也關門的不少。

不僅如此,許多獨居老人擔心死後沒人幫自己料理後事,生前就答應捐出軀體供醫學實驗等;或也有家屬沒有太大考慮也乾脆答應捐出遺體,這樣對人類也有貢獻,許多後事也可以省卻。

因為許多家屬或子孫無法把撿完的骨好好埋在墓園裡,或沒錢加蓋墓園、買新墓園等,許多人帶回家,據說現在至少有100萬人以上把親人骨灰放在家裡,等著哪天有餘力再來處理。

最新的趨勢放在都會寺院蓋的巨大的納骨堂(就是台灣的靈骨塔),像是東京都心大廈的納骨堂,一次可以擺放數千上萬的骨灰罈,現在東京都內許多寺院都爭相在大蓋這種納骨堂,這樣就更沒人返鄉去整理家鄉的墓園了,納骨問題,跟寺院問題一樣,也有東京一強把地方都吃掉的現象。

許多寺院都出現檀家信徒失聯狀態,都在公告尋人,過一段時間沒有子孫出現,就只好「處理」掉。圖/劉黎兒

東京都許多千年古寺都大建大型納骨堂,可容數千喪萬份骨灰龕,一份60萬日圓。圖/劉黎兒

過去日本人過世了,要搞好幾層次的葬禮,也都有專設的葬儀場,但現在許多家屬不辦葬禮,乾脆在火葬場簡單獻花就算了,甚至也不對外公開,這就是鵜飼秀徳所謂的「無葬社會」,不辦喪禮了,如此的現實覆蓋整個日本社會。

也有人覺得死後不要給子孫添麻煩,而立下遺囑說把自己的骨灰撒了算了,覺得這樣很簡單;但是日本對於撒貓狗骨灰沒有什麼限制,撒人的骨灰的規定非常嚴格,撒骨灰非常麻煩。

基本上撒在海洋比較不會引起糾紛,但還要租船到外海去撒;不能隨便撒在親人生前喜愛的地方,像有人把骨灰撒在迪士尼,在美國引起很大騷動,覺得日本人怎麼能這樣;許多商業設施或觀光地,若非超有名人很難獲得特准,像藝人橫山yasushi就撒在他最愛的賽船場裡。

雖然有人想撒在山林等,但沒有地主或地同意就不行,公園等,也需要管理人的地方政府等同意,大致很難獲得同意;日本唯一官方承認可以撒骨的是島根県隠岐郡kazura島;若嫌太遠或太麻煩,不少人就撒在自己家裡的院子,還算跟親人永在,但也要子孫願意,以及房子絕對不會賣出去,否則對新房主也很過意不去。

許多人覺得生不容易,原來死也這麼費力,但基本上死法越簡單越好,別期待子孫春秋都來掃墓、祭拜了。

如此有樹林的墓園在東京非常昂貴,在鄉下則很快就荒廢了。圖/劉黎兒

類似東京池上本門寺等名門寺院的墓園都是名人豪族才有辦法葬在此地,一般人就買納骨堂的位置。圖/劉黎兒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