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再次衝擊人類工作文化 華郵:「週休三日」是個大家都愛的好點子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個星期到辦公室上班五天、每天朝九晚五的傳統工作觀念,或許正在消逝。」

《華盛頓郵報》科技記者艾布瑞爾(Danielle Abril)

人類跟新冠病毒奮戰兩年,疫苗問世前各國紛紛封城固守,疫苗問世後已有39億人(約全球半數人口)完整接種,對抗新冠的經驗與底氣理應俱全。可惜當Omicron變異株現身後,各國確診數字紛紛飆高,除了美國每日新增病例一度衝破百萬,包括法德日英等先進國家近日都創下確診新高。《華盛頓郵報》指出,這波Omicron疫情迫使許多企業再次思考一個問題:人類究竟該如何工作?

《華盛頓郵報》表示,過去一年美國掀起了「大辭職潮」(Great Resignation),許多人開始反思疫情之下的工作意義,或者是藉著轉換工作跑道,尋求工資更高、或者工作條件更靈活的可能性。去年下半年美國每個月的辭職人數,幾乎都維持在400萬人以上的高檔,去年11月還創下450萬人辭職的歷史紀錄。更糟糕的是,你或許感覺Omicron肆虐已久,但南非首次向世衛報告Omicron變異株的存在,也只不過是去年11月24日的事。

新冠疫情底下,許多學校被迫關閉,改為遠距教學,這對教學進度與學生心理狀況造成巨大影響。(美聯社)
新冠疫情底下,許多學校被迫關閉,改為遠距教學,這對教學進度與學生心理狀況造成巨大影響。(美聯社)

新冠疫情底下,許多學校被迫關閉,改為遠距教學,這對教學進度與學生心理狀況造成巨大影響。(美聯社)

去年11月當全球還沒有真正見識到Omicron的厲害,彼時全美國的商辦也只有40%的使用率。到了今年1月的第三周,不但全球的單日新增確診數攀上前所未有的四百萬新高,美國的商辦使用率也急劇落到28%。許多企業將Omicron的橫空出世,視為「再次尋找適合工作方式的機會」,希望更具創意與靈活性的安排,除了能夠留住員工、也讓他們更好地完成工作。

過去兩年的疫情讓許多公司改採遠距辦公,許多上班族也(被迫)在短時間內學會了怎麼用Zoom、Google Meet、微軟的Teams等遠端會議軟體。當疫情再次升高,Zoom也持續實施「在家上班」的做法,該公司的6千名員工可以自行選擇上班地點:無論是一週五天都不在辦公室;或者其中幾天在家(或任何地方)、剩下時間進辦公室—全都悉聽尊便。

2022年1月10日,因為疫情「微封城」的天津市容。(美聯社)
2022年1月10日,因為疫情「微封城」的天津市容。(美聯社)

2022年1月10日,因為疫情「微封城」的天津市容。(美聯社)

舊金山的電子商務新創公司Bolt則是走得更遠,該公司宣布即日起改為一週上班四天,而且就算疫情解除也不會再改回來—這意味著該公司的5百多名員工,從此可以「週休三日」;工作通訊軟體Slack雖然不堅持員工進辦公室,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回來開會;電子商務巨頭亞馬遜(Amazon)、主攻客戶管理與規劃的網路企業「賽富時」(Salesforce)則讓各單位與小組(而非讓員工「個人」決定)根據手上的工作需求,自行決定整個團隊應該何時在哪裡上工。

上述例子其實都只是遠距辦公的不同版本,不過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泰珀商學院(Tepper School of Business)的教授伍莉(Anita Williams Woolley)對《華郵》表示:「當人們感覺疫情似乎就要平息的時候,Omicron卻在此時抬起了它那張醜惡的面孔,然後把所有的公司都打回原狀」、「對於一間公司來說,其實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

武漢肺炎迫使全球數億人口足不出戶,許多公司開始使用Zoom進行視訊會議,卻引發隱私疑慮。(AP)
武漢肺炎迫使全球數億人口足不出戶,許多公司開始使用Zoom進行視訊會議,卻引發隱私疑慮。(AP)

新冠肺炎迫使全球數億人口足不出戶,許多公司開始使用Zoom進行視訊會議。(AP)

Zoom的首席財務官史泰克伯格(Kelly Steckelberg)對《華郵》表示,公司在大疫之下為員工提供的靈活上班方式,是他們能夠挨過艱困時期的重要原因。史泰克伯格說,包括她在內的許多員工都在疫情期間搬了家,或許是想跟家人離得更近,或許是因為購屋或成家展開了新生活。Zoom從未宣布任何「重回辦公室」的計畫,就是希望員工能夠繼續確保工作與生活的靈活性。是基於員工、客戶與工作夥伴的正向反饋,Zoom稍早宣布讓員工繼續自行選擇上工地點與時間。

不過卡內基梅隆大學的伍莉表示提醒企業經營者,對於疫情的特殊情況要是不能做出相應改革,可能會加重員工之間的不平等,也讓工作的條件更為惡化。比方說公司要是只允許員工「每週任選兩天進辦公室」、但沒有其他配套措施,結果可能會是同組員工之間從此見不到面,沒有辦法一起完成工作。對於需要現場討論、實體協作的工作而言,要是採取混合在辦公室與家中上班的模式,管理者若沒有察覺這些細節、放任員工自己選擇,最終反倒會損及公司利益,到頭來還不如「全部進辦公室」或「全部遠距辦公」來的簡單。此外,善用MeisterTask或 GitLab等軟體來管理工作進度也是可行之道,才不會讓員工掉進一個又一個永遠開不完的視訊會議地獄。

辦公室。(美聯社)
辦公室。(美聯社)

(美聯社)

史泰克伯格則對《華郵》介紹了Zoom的新政策,包括對於主管階層進行相關培訓與溝通,確保無論員工想要在家或在辦公室上工,他們在帶領團隊時能夠確保工作環境的公平性。如果主管想要組織一個工作午餐,公司准許全員就在辦公室吃吃喝喝,而非跑到外頭的餐廳。如此一來就算是必須在家上班的同仁,也可以透過Zoom來參加會議。不過Zoom的母公司Meta已經開始根據員工的居住地點調整薪資,Zoom則表示目前還沒有類似的規劃。

今年起改為「週休三日」的電子商務新創公司Bolt則表示,該公司希望永久改變員工的上班型態。除了遠距辦公之外,「一周只需上四天班」的做法無關疫情,以後也永遠不會再改回來。Bolt希望藉此增加員工的創造力、並且降低他們的倦怠感。為了增加工作效率,Bolt也鼓勵員工在工作管理軟體Asana上「以筆記的方式代替口頭溝通」,把開會的時間節省下來專注在工作上,並且利用軟體切割、分配、追蹤管理工作進度。

日本東京街頭,都市。(美聯社)
日本東京街頭,都市。(美聯社)

日本東京街頭。(美聯社)

Bolt的首席人事主管克里斯蒂(Jennifer Christie)對《華郵》説,他們很清楚這次疫情永恆改變了Bolt工作方式,但他們也希望員工可以把注意力完全放在工作上,而不是其他無關緊要的瑣事。在Bolt去年曾經試行「週休三日」的作法,有91%的主管與94%的員工都給出正面回饋、表示希望留在公司繼續打拚。他們也表示這項政策提高了生產力,也讓他們在生活與工作之間取得更好的平衡。當這項好康的福利走漏風聲,Bolt在「大辭職時代」卻收到了更多求職履歷。

《華郵》表示,其他也實施了「週休三日」的企業同樣讓員工感到滿意,甚至認為這是勞工在疫情之下的重要共識。Bolt的克里斯蒂認為「人們總是希望得到充分授權,並且以適合自己的方式開展工作,這也是吸引人才的不二法門」。無論是讓員工保持上班時間地點的自由選擇空間,或者讓每週的工作日降為只要四天,《華郵》認為這就是雇主們在疫情下必須面對的嚴峻現實:如何改變工作條件,讓員工們繼續留在公司、並能保持積極的工作情緒。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蘋果日報沒了、立場新聞關了......香港新聞自由凋零,傳媒教育有何挑戰?
相關報導》 貿易戰風頭已過?中國去年至少新建28座晶片製造廠,晶片銷售量再度超越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