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C分歧 凸顯阿聯和沙烏地經濟競爭升高

·4 分鐘 (閱讀時間)

波斯灣兩個重要盟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和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針對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尋求擴大石油產量上限,罕見地出現公開爭執,表明阿拉伯世界的兩大經濟體之間,經濟競爭日益升高,分析指出,這類競爭還可能會進一步加劇。

OPEC產量歧見 阿聯捍衛自身權益

中東地區兩個盟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沙烏地阿拉伯近日在石油輸出國家組織(以下簡稱油國組織)政策上,罕見地公開表達歧見,凸顯兩國經濟競爭逐漸加劇。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7月5日報導,為了抑制不斷上漲的國際油價,沙烏地提議油國組織在今年8月到12月之間,每天將石油產量提高約200萬桶,並且將在此之後的減產石油期限,從明年的4月延長8個月至明年年底。

不過,根據沙烏地的提議,明年開始減產石油後,阿聯將按比例削減18%的產量,而沙烏地只減產5%。

對此阿聯4日公開抨擊,指明年4月開始減產的安排「對阿聯不公平」,並指去年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打擊全球旅遊和能源市場,造成油價及產量暴跌,目前市場「迫切需要提高原油產量」,因此將尋求各種機會,生產更多石油。

沙烏地國家銀行(Saudi National Bank)高級經濟學家阿米爾汗(Amir Khan)指出:「目前油國組織陷入的爭議表明,阿聯在面對沙烏地時,更加努力地維護自身經濟與國家利益。」

阿聯沙國政軍聯盟 經濟競爭互不退讓

沙烏地與阿聯是傳統盟邦,與其他中東國家組成聯盟,推動強硬外交政策,在葉門展開軍事行動,聯合抵制卡達,並打擊中東及其他地區的伊斯蘭政治團體。

不過,分析指出,雖然沙烏地與阿聯共同面對伊朗與伊斯蘭主義團體帶來的威脅,可能因此抑制兩國的政治分歧,但是兩國似乎越來越可能在經濟主權問題上針鋒相對。

路透社7月6日指出,沙烏地近來對阿聯的地區貿易和商業中心地位做出2項挑戰,其一是利雅德警告外國公司,若是在2024年之前,不在沙烏地王國設立地區總部,可能會失去與沙烏地政府訂定的契約;另一項是修改法規,從波斯灣國家進口的商品,將排除自由貿易區(free zones)生產的商品,自由貿易區是阿聯7個聯合酋長國之一的杜拜(Dubai),經濟發展的主要推動力。

挹注經濟多元轉型 產油多寡是關鍵

另一方面,在全球朝向減少碳排放,擺脫化石燃料的趨勢下,以出口石油為導向的國家,收入將逐年減少,沙烏地與阿聯都將受到嚴重影響。

對此,阿聯投入鉅資提高石油產量,並將石油資產轉換成貨幣化儲備(monetise reserves),以及為轉型至多元化經濟挹注資金。

此外,沙烏地在薩爾曼親王(Mohammed bin Salman)領導下,近年也積極努力發展新產業,並從2017年起,推出「願景2030(Vision 2030)」多元化計畫,吸引外國投資,讓沙烏地經濟擺脫向來對石油的依賴。

與阿聯相同,沙烏地也透過擴大石油出口,賺取發展多元經濟所需的資金,因此在共同的經濟轉型目標,以及去年因疫情造成油價及產量暴跌,導致兩國對油國組織石油產量上限出現罕見齟齬。

經濟歧見加劇 仍會維持團結形象

再者,倫敦投資公司Tellimer新興市場股票策略師馬里克(Hasnain Malik)在談到沙烏地與阿聯關係時指出:「美國與伊朗關係的潛在緩和、能源轉型,以及兩國在非石油多元化領域的競爭,使得兩國這一輪的分歧特別具有挑戰性。」

不過,英國學者及波斯灣問題專家戴維森(Christopher Davidson)認為:「雖然兩國可能會進一步出現經濟方面的歧見,但是利雅德與阿布達比(Abu Dhabi)可望更加謹慎地處理政治問題,以維持一種團結的形象。」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防範變種病毒 沙烏地阿拉伯停飛前往阿聯等3國班機
阿布達比開放旅客免費接種COVID-19疫苗
關係正常化之後 阿聯航空明年3月直飛特拉維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