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槍下有「洞天」
藝術家Walton Creel把口徑點二二的步槍當成畫筆,在鋁片上打出數以千計個小洞,將人像及動物描繪成一幅幅大型藝術品。(圖/達志影像)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