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台灣滿手爛牌,不差多一張鬼牌

思想坦克
·8 分鐘 (閱讀時間)
Vietnamese Prime Minister Nguyen Xuan Phuc, left, and Minister of Trade Tran Tuan Anh, right, applaud next to a screen showing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and Minister of Commerce Zhong Shan holding up signed RCEP agreement, in Hanoi, Veitnam. China and 14 other countries have agreed to set up the world's largest trading bloc, encompassing nearly a third of all economic activity, in a deal many in Asia are hoping will help hasten a recovery from the shocks of the pandemic. (AP Photo/Hau Dinh)
圖片來源:AP

⊙郭永興

11月15日東協十國加上日本、韓國、中國、澳洲、紐西蘭,對於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這個全球最大區域自由貿易協定,達成協議並簽署。RCEP簽署國佔全球GDP約三成,也約佔台灣外貿總額的六成,而台灣完全被排除在這個經貿組織之外,國內的震撼極大。

不過消息傳出後幾天的台灣股市,表現堅強,老友范世平教授17日在臉書這樣寫著:「15日在中國的主導下有14國共同簽署了RCEP協議,因為台灣沒參加,一大堆人唱衰台灣,結果隔(昨)天台股卻大漲278點,登上13551點高峰,今天再漲42點達到13593點,台灣人的信心在此展現。難道外資真的蠢到極點,台灣都要被邊緣化了,還狂買台股,不怕自掘墳墓嗎?」

如果RCEP對台灣經濟影響嚴重,為何台股還表現堅強?范教授點出了有趣的問題,就筆者一位經貿學者來看,股市起起伏伏的原因很多,但是眼前台灣企業與民眾,沒有對台灣經濟失去信心(否則台股應該要崩盤)。因為大家都知道,關於FTA(自由貿易協議),或者是經貿邊緣化的問題,台灣早就是手上一堆爛牌,再被發一張鬼牌,有差嗎?

爛牌1:東協加一台灣沒份,早就被排擠在東協FTA之外

RCEP簽約之後,國內在野黨以及不少電視名嘴,一直在喊台灣會因為關稅壁壘,被排除於東南亞國家的貿易往來之外,這樣的說法,大多數的企業經營者,聽了大概都會搖頭。因為台灣早在RCEP之前就被排擠在東南亞之外,企業早就硬戰好幾年了,名嘴們與經濟現實的落差過大。RCEP是在東協加一的基礎上所成立的區域經濟整合。因為中、日、韓、紐、澳、印等六國早在RCEP之前,就已經簽署完成東協加一的FTA。台灣沒有參與東協加一,早就被排除在與東協十國自由貿易之外了。

現在在野黨立委或者前官員,猛烈批評民進黨政府,台灣沒有加入RCEP會讓台灣經貿邊緣化,這個指責怪怪的。東協十國加一的簽約熱潮,大概是2010前後5年,也就是說馬英九總統任內8年,如果他有能力,是可以去完成台灣的東協加的FTA。而在他任期內,東協十國中台灣只與新加坡達成FTA。這表示,馬前總統宣揚九二共識,國民黨在中國面前只提一個中國,回台灣才講各自表述,在這樣的努力配合之下,只能換得新加坡一國的FTA。國民黨自己做不到東協加一,現在指責民進黨政府沒法讓台灣加入RCEP,這實在沒說服力。

就現實層面,九二共識是換不到台灣加入RCEP的啦。最新完成東協加一的是香港(2017年)。中國是RCEP內的決策大老,且要加入RCEP先要完成東協加一,這意味著台灣若不變成香港,完全成為中國的屬地,台灣要加入RCEP是不可能的。而大部分台灣人是不願意看到台灣香港化,因此台灣註定與東協加一絕緣,無法透過東協加一與東南國諸國達成FTA,是台灣手上注定的爛牌之一。

此外,RCEP是個封閉型的區域FTA,簽約之後,除了印度之外,短期之內不會開放給其他國家申請,而這個短期的意義,筆者猜想至少是十年以上了。

爛牌2:與中國大陸的FTA,台灣早就輸給韓國,這次再輸給日本而已

因為RCEP是東協加一基礎上的區域經濟整合,RCEP真正創造出對台灣的不利貿易影響是,新增加了中日韓FTA。過去中日韓三國之間曾經嘗試建立多邊FTA,但是因為歷史情仇、外交轉折等因素,並沒有達成。此次透過RCEP的形式,這三國間有實質FTA的效果。但是中日韓FTA就算達成,對台商也不會被嚇死。因為中韓兩國早就2015年就達成雙邊FTA協議,台商早從5年前就開始面對在大陸市場中,不平等關稅的競爭。

另外台灣與中日韓三國的貿易貿易結構,也讓台商受到的衝擊小。台灣出口到中國與日本的商品,七成以上是免關稅的電子零組件,雖然出口到韓國零關稅的比例只有兩成,但有六成商品的關稅率低於5%,加起來台灣出口到韓國的商品有八成是關稅率低於5%,台灣在韓國市場,與中日廠商相比,沒有零關稅的優勢,其實影響不大。

儘管中日韓FTA的影響不大,台灣出口到韓國與中國的商品,大約有兩成的關稅是高過5%,RCEP還是替這兩成出口品帶來明顯的關稅劣勢。不過因為台灣跟中國的ECFA貿易談判早收清單的優惠關稅至今仍未失效,這為台灣產業界提供某些喘息空間。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要肯定馬英九政權其間促成ECFA早收清單。

中國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國,與中國大陸簽訂FTA,台灣早就輸給韓國,RCEP是讓這付爛牌,再多輸給日本而已。當然最理想的情況下是台灣能與中國大陸完成ECFA貿易談判,但是國民黨政權時期,兩岸貨貿與服貿都走不下去,民進黨政權時期,兩岸關係冷淡,重啟ECFA談判遙遙無期。爛牌僵局似乎無解,但是這次RCEP談判所完成的貿易架構,似乎帶來一線曙光。

爛牌中尋找出路

政府策略1:做好準備,待加入CPTPP的機會

RCEP之後,台灣要解決在東南亞關稅不公平競爭的劣勢,最好的方式就是加入CPTPP。CPTPP中已經有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汶萊等國,泰國、菲律賓、印尼也都表示過有興趣。所以能夠加入CPTPP是最好的解套方式。

當然台灣要加入CPTPP,中國也一定會對其他參與國施壓,台灣參加的難度高。但是RCEP成立之後,美國重返CPTPP的機會變大,因為如果美國不重返CPTPP,在政治上將眼見中國對東協十國以及日韓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在經濟上也必須眼睜睜看著,東南亞這塊全球經濟成長最快的區域,經濟成長的果實被中國吸收。如果美國重返CPTPP,CPTPP成員國抵擋中國壓力的能力大增,是台灣加入CPTPP的大好機會。因此台灣對於美日的不公平貿易對待,例如禁止美國萊豬以及日本五縣食品進口等問題,一定要堅定處理,否則台灣要加入CPTPP只是空談。

政府策略2:以RCEP模式,尋找機會重啟ECFA

當年台灣跟中國EFCA走不下去,在貨貿方面,主因之一是擔心中國大陸農產品席捲台灣市場,因此雙方談不下去;服貿方面,因為台灣民眾擔心中國大陸資本入侵台灣太深,因此拒絕匆忙達陣。這兩個問題,在RCEP都可以找到解決方式(或者說RCEP裡面的中日貿易談判結果)。RCEP的農業開放程度低,例如日本對中國只零關稅五成左右的農產品,而服務業,也就是直接投資,中國也幾乎是對日本不開放。因此RCEP這種服務業幾乎不開放、農業低度開放、工業產品開放八到九成的中低度FTA,非常適合當年走不下去的ECFA。台灣政府可以尋找適合的政治時機,以RCEP模式,嘗試重啟當年走不下去的ECFA。

企業策略:尋求五成價值在台生產的機會

在今日全球生產鏈複雜的世界,區域FTA其實是很彈性處理跨國生產的。產品要在RCEP十五國內零關稅銷售,並不需要產品百分之百的生產流程都在十五國內。一般而言,只要最終產品是在十五國內完成,並且在該國使用的原料價值,以及生產流程中增加的附加價值,佔產品最終價格的四成或五成以上,就可以免關稅出口到十五國。

在此原則下,台商可以保持台灣核心產品生產,並以分散生產據點的方式,來達到降低關稅的效應。舉例來說,台灣機械廠可以在中國設廠,在台灣生產關鍵零組件,中國組裝後出口東南亞,只要最後中國出口價格,是從台灣進口零件價格的兩倍以上(意味著產品在中國的其他零組件採購與組裝生產,創造了五成以上的價值),就可以享受RCEP的零關稅出口優惠。

上面的分析,是依照一般區域性FTA的慣習,至於RCEP實際「原產資格比例」的要求是多少,恐怕還要參照各國的簽訂條約而定。但是RCEP簽訂之後,台灣沒有簽訂,就會完全被排除在RCEP十五國的供應鏈之外,那就是不懂區域性FTA,以及台商靈活彈性生產的外行說法了。

作者為京都大學經濟學博士;教育部早稻田大學台灣研究講座教授;在交流協會獎學金以及外交部學者海外駐點計畫的支持下,曾經在慶應義塾大學、中央大學、青山學院大學等大學當任訪問學人;現任台中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蔡衍明八年的陪伴:媒體環境改變了多少?

食安與政爭──發言人風波之後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