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政經連環套:看中美外交角力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Vietnamese Prime Minister Nguyen Xuan Phuc, left, and Minister of Trade Tran Tuan Anh, right, applaud next to a screen showing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and Minister of Commerce Zhong Shan holding up signed RCEP agreement, in Hanoi, Veitnam. China and 14 other countries have agreed to set up the world's largest trading bloc, encompassing nearly a third of all economic activity, in a deal many in Asia are hoping will help hasten a recovery from the shocks of the pandemic. (AP Photo/Hau Dinh)
圖片來源:AP

11月15日在越南河內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是由東協十國發起,最初邀請中國、日本、南韓、澳洲、紐西蘭及印度等6個對話夥伴國參加。在印度中途退出後,此協定的15個成員國仍擁有36億人口,占全世界總人口78億的近一半;經濟總量約27兆美元,占全球GDP的三分之一,貿易額也約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形成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

RCEP的簽署不但使亞太區域經濟整合上了一個台階,也牽動區域內地緣政治板塊的移動,更影響到整個國際戰略格局的變化。從區域經濟整合的角度看,簽署RCEP的目的,是透過削減關稅及非關係壁壘,建立經濟一體化的統一市場,它的意義誠如《金融時報》社評所說,是在整個世界對開放經濟關係產生懷疑的時代,提醒世人:「自由貿易是實現更大繁榮的最佳途徑」。

在美國大選過後,新舊政權交接的過渡時期,強調自由貿易具有重大意義。美國非RCEP成員,川普搞單邊主義,任內不但退出歐巴馬時期推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還利用關稅作為工具,對中共發動貿易戰,波及到美國盟友。有大陸學者認為,RCEP可以幫助中共突破美國對它的經濟封鎖。如果美國決定與中國大陸「脫鉤」,或對中共封鎖核心產品,則中共可自RCEP成員國購買遭封鎖之供應鏈產品,使中斷之製造供應鍵重新連接;另一方面,RCEP也可幫助中共解決出口受限問題,例如,一般商品可移至會員國內生產,出口商亦可換為當地企業。

對勝選的拜登而言,RCEP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好消息是證明他主張的多邊主義是正確的,讓他未來想要擺脫川普的單邊主義束縛時,更具有正當性;壞消息是,待拜登正式上任後已錯失與中共競爭區域經濟影響力的先機。拜登瞭解事態的嚴重性,他在RCEP簽署後對外表示,美國占全球貿易量的25%,需要聯合其他民主國家所占的另外25%,才能制定全球貿易新規則,否則中國就會決定這場遊戲的結果,因為「他們將是唯一的玩家」。

有專家認為,拜登可以選擇的因應對策有三:一是重新啟動TPP;二是加入現由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CPTPP);三是申請加入RCEP。目前看來第二種可能性最大,然而就像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所說,沒有多少國家願意加入缺少中國的聯盟,不僅亞洲國家,一些歐洲國家也希望與中國做生意。

RCEP成員國包含了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所有盟國,中共則藉此加速與日本及南韓兩國的經濟整合步伐。中日韓之間雖存在領土和歷史問題的爭議,但歐盟的整合經驗顯示,連法德兩國世仇都能得到化解,中日韓為何沒有改善關係的空間?據外電報導,中共外長王毅將於11月24至25日訪問日本,此行將會晤首相菅義偉,並與外長茂木敏充舉行會談,另將於結束訪日後,於25日飛抵南韓與外長康京和會談。王毅的日韓之行,在時機上有特殊重要的意義。

RCEP也在歐洲產生外溢效應。當地多數媒體評論認為,世界經濟重心將持續向亞洲移動。《歐洲時報》社論指出,RCEP各國已形成一個基本共識:西太平洋國際秩序,應為區域經濟發展合作作出相應調整,它不應被域外大國主導,更不應淪為大國實施單邊主義的工具。

歐洲國家長期在中美之間左右逢源,其中不少成員是美國盟國,它們在政治及安全上依靠美國,在經貿方面則覬覦中國大陸的龐大市場。川普政府獨善其身,忽視盟友利益,引起歐洲各國普遍反感;但中共的專治體制,以及處理港臺及南海問題的方式,也讓歐洲國家感到不滿,這就讓歐洲在面對中美對抗時左右為難。

拜登重視人權和多邊主義外交,應是美歐改善關係的契機,但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受訪時表示,即便與美國新政府的交往會創造較友善的關係,歐洲仍須在國防上獨立自主。馬克宏強調:「唯有我們認真看待自己的立場、在防衛方面有自己的主導權,美國才會尊敬我們是盟友。」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亦應是持相同立場。RCEP將使歐盟成員調整其對外政策的立場,採取更為獨立自主的路線。

RCEP亦有助於中共重新構建全球貿易體系,實現其「一帶一路」倡議。RCEP成員國基本上與中共的「一帶一路」(即「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沿線國家,具有高度重疊性。RCEP簽署前,中共總理李克強曾在東協峰會期間表示,中共願「在互利共贏的基礎上,與東盟國家加強發展戰略銜接」,推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總之,透過RCEP的多邊外交平台,中共可爭取制定貿易規則的主動權。

對中共而言,RCEP的戰略意義大於經濟意義。中國大陸的戰略學者常形容,後冷戰時期的國際戰略格局是「一超多強」。「一超」指的是美國,「多強」則指中共、俄羅斯、日本和歐盟等。中共雖聲稱不作霸權,但「一山不容二虎」,「中國崛起」必將威脅到美國當今世上的唯一超強地位。因此,因應美國的圍堵戰略,中共將採取「聯左、拉中、打右」的策略。

「聯左」是拉攏俄羅斯。中俄於2019年6月宣布建立「新時期的戰略夥伴關係」。俄羅斯總統普丁於10月22日指出,他不排除中俄軍事結盟的可能性。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隨後回應,「中俄弘揚傳統友好沒有止境、拓展合作沒有禁區。」「拉中」是促使日本及歐盟在中美戰略競爭中,能夠保持超然中立的立場。至於「打右」,則是中共準備與美國打一場長期「沒有硝煙的戰爭」。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