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深圳 2019|Intrepid Group CEO:當地語系化建設是東南亞電商獨角獸之路的關鍵因素

TechNode

TechCrunch 國際創新峰會 2019 深圳站主論壇上,Intrepid Group 首席執行官 Charles Debonneuil 同我們分享了有關東南亞市場、電商領域和獨角獸的內容。

Debonneuil 也是 Lazada Group 的聯合創始人和前首席市場官。該公司成立於 2012 年,於 2016 年被阿裡巴巴收購。在 Lazada Group 工作超過 6 年後,Debonneuil 於 2018 年 10 月開始在 Intrepid Group 擔任 CEO 一職。

Debonneuil 介紹道,自己在東南亞已經有 7 年時間,非常高興自己創辦的公司在 2016 年被阿裡巴巴收購。現在的勢頭是中國電商發展得非常迅猛,“很高興我們抓住了新的市場和新的機會,這可以幫助我們的品牌。”

Debonneuil 表示,2016 年來自阿裡巴巴的投資是一個起點,之後便有很多資金投入到東南亞市場。從資金角度來看,大家都認為東南亞未來是極好投資的市場,很多創投都去到那裡。東南亞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市場發展非常快,有許多年輕也非常關注數位化發展。

Debonneuil 還提到容納了很多國家的東南亞市場比較 “零散”。對於哪個國家的電商發展機遇更多,而且會類似於中國的模式的話題,他認為東南亞的國家確實有很多機遇,但每一個國家本身,“並沒有成為獨角獸的機會”。比如印尼的網約車平臺也面臨著很大的挑戰,它做的是泛東南亞的戰畧。

“我相信,公司要在東南亞成功,首先要有泛東南亞的戰畧,因為每一個國家是獨立的,它有自己所需的技能,必須要培養這樣的技能來形成競爭力。”Debonneuil 如是說。

針對零散、碎片化的問題,Debonneuil 說 Intrepid Group 現在做的就是要將其解决掉。“對於小公司來說,我們有基於 SasS 的軟件來解决這些問題,對於大品牌來說,我們可以幫助他們在不同的市場進行銷售,在不同的市場幫助他們提供當地語系化的銷售服務和體驗。同時建議他們和中國的品牌對接,讓中國品牌也能够進入到東南亞的市場,讓他們的產品也在東南亞的平臺上銷售。”

那這是不是意味著,一家初創公司成為東南亞獨角獸的過程會變得更長?在 Debonneuil 看來,要處理好比較零散的市場才能應對這些挑戰。比如要和菲律賓、泰國、印尼等 5 個國家打交道,“在這幾個國家中去渦旋是非常難的,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形成共同的平臺。” 他說,主要的挑戰是科技公司要解决這些零散的市場,那裡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有時候同一個國家也有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文化,我們要組建當地的團隊,這樣才能幫助我們更好地利用當地資源和瞭解當地文化。

“中國企業到東南亞也是有挑戰的,雙准入的戰畧也非常的重要,是自己進入,還是與本地公司建立合作夥伴關係。這需要大家去思考。2000 年,所有西方企業都想進入中國,但都失敗了。成功的案例是,他們都找到了中國合作夥伴。我預測類似的情况也會出現在東南亞,比如說中國的企業進入東南亞也會有這樣的情况,所以必須要找到當地的團隊來應對這種情況。”

說到本地團隊,Debonneuil 表示:“在任何區域,早期快速發展的階段,人才永遠都是最大的挑戰。” 人才會流向他們覺得文化更能够令他們接受的地區,這點是非常有意思的,他說。“如果太接近東南亞也是一件好事,因為人才可以去到他們想去的地方,想要到能幫他們發展的安全之處。文化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們要從消費者的角度和人才的角度去考慮市場准入的問題。”

消費者層面,Debonneuil 認為中國和東南亞國家有許多相似之處,包括移動科技、社交和遊戲化平臺。就像淘寶那樣,現在東南亞很多電商平臺也開始做直播,“泰國和菲律賓也有很多人用話題標籤(#xxx#)來文宣,越南和泰國也有最高的視頻流量,那裡的人們非常適應這種遊戲化的工具和科技。” 他坦言。

談到商品價格,Debonneuil 認為價格是 “非常重要的決策因素”,東南亞地區的人均 GDP 遠落後於中國,但新加坡就不一樣——從整體來看,市場比較碎片化。TC 深圳活動正值 “雙十一” 期間,Debonneuil 提到東南亞的很多平臺也進行了與之相似的遊戲化互動。“去年的 11 月 12 號,我們看到數據非常驚人,然後就有了’ 雙十二’,後來它就成為了東南亞一些國家的購物日。我們也有一些本地的購物節日。”

下單付款,下一步自然就輪到等快遞。在國內,阿裡巴巴和京東都有自己的物流配套體系,至於東南亞,Debonneuil 說東南亞的情况是比較混合的,有一些平臺會模仿淘寶和天猫的模式,他們對物流也有更强的控制。部分電商也對支付進行了不少投入,提升了效率。

Debonneuil 同時還提到電商獨角獸與機遇。他表示,宏觀資料會說不同的行業都有機遇,因為有非常年輕的人群,也有非常靈活的科技。但是沒有辦法 “直接複製中國的模式”,需要 “看到東南亞當地語系化的情况”,如果只有資金而不瞭解本地情况,就沒辦法起到很好的效果。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