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小黃互信不足 僵局難解

陳祐誠

中國時報【陳祐誠】

Uber從目前與租賃車合作,12月起將轉為多元計程車,取得計程車牌成為最棘手的問題,過去各縣市的計程車牌無法跨區過戶,交通部為解決Uber轉型問題,日前放寬此規定,前提是需要雙邊縣市的計程車公會同意。當Uber與小黃各有盤算,互信不足,僵持在原點時,怨不得政府。

計程車牌照一直有總量管制,台北市、新北市這20年來,公車路網與捷運建設發達,計程車市場需求減少,市府早已停止發放牌照,且空車牌越來越多,業內人士推估約有8、9千張空牌,占全台灣空車牌比例近半。

到了其他縣市,公共運輸遠遠不及大台北方便,計程車仍有一定生意,這也是導致現在台北Uber司機較容易轉開多元化計程車,而其他縣市司機面臨沒有計程車牌的主因。

過去計程車牌不能跨縣市過戶,交通部今年刪除該規定,給Uber司機「北牌南送」的機會,不過有一條但書,是過戶時需要雙邊縣市的計程車公會允許。但書的用意,是避免過多車牌一次湧入單一縣市,破壞原有的市場環境,為尊重本地市場,必須要聽公會的意見,最近卻傳出有台中司機以12萬元購買高雄車牌,卻要被公會加收1萬5000元的「用印費」,讓業內人士批評太狠。

Uber司機積極想跨入計程車業,同時對傳統計程車存在偏見;小黃則是對新勢力充滿戒心,深怕被搶走工作,更有人則想從這波爭議中大撈一筆。兩股勢力互不信任、隔空叫囂,卻沒想到應該靜下心來討論,如何一起帶動地方運輸業成長,當市場餅做大了,還怕沒有生意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