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台灣醫療量能 直擊負壓隔離病房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武漢肺炎是一種相當狡猾的病毒,儘管防疫人員嚴守,台灣仍舊出現感染武漢肺炎死亡的案例,而在中國還有大批的台商,盼望能趕快回國,但就怕醫療資源有限,若負擔不了,恐怕會成為防疫缺口,而如今最需要的就是「負壓隔離病房」,全台只有1100間,病房裡的空氣是透過專門的抽風口把空氣抽出,然後過濾後排出,醫護人員必須穿著防護衣,照顧住在裡面的患者。

要照顧武漢肺炎的隔離者,這一身不透氣的防護衣,是醫護人員最後一道防線,護理師楊育淇:「沒有任何的肌膚或者是我們黏膜,接觸到危險的東西,像體液之類的。」不能有任何縫隙,確認N95口罩完全密合,還要再加戴一層醫療用口罩,護理師楊育淇:「我媽都我媽都去拜拜,希望我在工作職場上是平安的,因為其實她也都知道,我是在第一線的工作人員。」

這一身裝備他們俗稱兔寶寶裝,必須包得密不通風,呼吸困難悶熱難耐,這是所有防疫人員得忍受的苦,每一次送藥打針,就算是收垃圾也得穿脫換一次,稍有不慎防疫就會前功盡棄,辛苦的背後,全靠一股熱血還有責任感,護理師楊育淇:「護理不是每天發發藥,然後做做簡單的治療而以,那本來就是當有疫情爆發,或者醫院需要這一方面的人力的時候,我們就是要把我們另外的專業拿出來。」

現在醫院全面啟動防疫的措施,一旦接收到了需要隔離的患者,就會搭這樣的電梯上來之後,走這樣特殊的通道,而這一個通道呢,跟其他的通道是分開的,他們進入之後,就必須要隔離,不會跟其他的患者,有任何的接觸,走道直接連接負壓隔離病房,讓特殊感染病患單獨一間,像是武漢肺炎,開放性肺結核麻疹,和當初的SARS等患者都住過這裡,萬芳醫院胸腔內科醫師李枝新:「進去照顧這些病人,當然是有隔離衣保護我們,可是當我們要出來的時候,穿脫的這個動作,我們要很小心,不要把這個在,就是病室裡面,我們擔心有汙染的這些東西,帶到外面來,妳看那個球,其實我們有一道物理性的(設計),就是當你負壓消失的時候,那個球就會滾出來。」

除了特殊的負壓設計,每道門中間都有緩衝區,病房裡的空氣有專門的抽風口把空氣抽出,經由高效率濾網過濾,才排放到外界,萬芳醫院胸腔內科醫師李枝新:「它不會飄出來,就算你開門的時候,因為有一個壓力差,所以開門的動作,本來會把裡面的空氣帶出來,可是你壓力差如果夠的時候,把門打開的時候,空氣是會往病房裡面走。」

全台只有1100間負壓隔離病房,是珍貴的醫療資源,但隨著必須隔離的人數越來越多,資源該如何分配是現實的問題,尤其長久以來,中國和台灣互動密切,台商感受最深,第一批從中國返台的台商,隔離14天後終於能夠回家,台商:「很謝謝大家。」

單純的回家卻因為分配問題,歷經波折和批評,複雜的心情寫在臉上,因為還有上百人滯留在中國,他們盼望回到台灣,荊門台商協會會長簡俊男,像慢性病者的一個情況,或者說其他疾病,都是需要回到台灣進行醫療的,他是荊門台商協會會長簡俊男,2月初才為血友病童,千里送藥,好不容易保住性命,他坦言自己也想返鄉,但也諒解可能成為醫療負擔的疑慮,荊門台商協會會長簡俊男:「可能比較擔心這些人,回去之後有沒有地方可以進行隔離,那至於說他們是不是會馬上,占用到防疫資源跟醫療資源,我覺得因為大部分的人,他都是沒有症狀的,那應該一時半刻,不會有占用資源的情況,但是擔憂我們可以理解。」

隨著武漢肺炎步步入侵台灣,政府不得不謹慎,但也不能忽視台灣人想回家的心情,一方面要安撫,一方面要防堵,隨著防疫時間的戰線拉長,更加考驗政府的疫情攻防智慧。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