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暗房花開 攝影師Joan Pabona

鏡週刊影音

深夜十一點,JoanPabona推著行李箱、揹著相機,從菲律賓呂宋島的納爾瓦坎市的一個小農村出發,她坐七個小時的長途巴士到馬尼拉機場,準備搭機來台灣,但在出境處她被攔下盤問,因為她二天前才從香港回到菲律賓,護照上標明她的職業是:「家庭幫傭。」 出境人員們問她去台灣幹嘛?三十六歲的她在桃園機場向我們說起那過程:「突然間,其中一個出境人員覺得我很面熟,他們便用電腦搜尋我的資料,才發現我是攝影師。」她笑著,流利的英文與眼神充滿自信,她已結束了十年的家庭幫傭工作,長期關注在台跨國移工的非營利組織One-forty邀請她來台北參加【轉機】年度攝影展,這是她第一次以「攝影師」的身分出國工作。 二○一七年的十月,仍是一名家庭幫傭的JoanPabona,在香港跑馬地一棟大廈的八樓擦著窗戶,她低頭一望,大熱天裡,隔壁興建中的大樓有個女工人在整理著安全網,「我感覺到女工的犧牲,讓我回想外籍移工們的生活處境,他們工作這麼辛苦,就是為了給家裡一個更好的生活條件。」她像是看見了自己,看見了菲律賓人海外移工的縮影,更看見了香港勞工的處境。於是手握相機,從小小的窗伸出,拍下女工身影。相機是生日時跟姊姊借錢加上分期付款十個月買的Nikon D3100,如果手滑,攝影夢就碎了。「所以這幅作品叫〈Sacrifice〉(犧牲),因為拍照的時候,可能我的相機也就犧牲掉了。」這張照片,讓她獲得《2017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香港人和事組的亞軍。 那一刻開始,她家庭傭人、街拍攝影師的雙重身分獲得了關注,「家庭傭人常常被評斷,就只是個幫傭,但是藝術家、攝影師、畫家,人們會給你較高的期望。」那之後,她又獲得Gawad Amerika Foundation的年度國際攝影師大獎,頒獎地點在洛杉磯,長途飛機上,她思索:「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決定朝成為一個攝影師邁進。


相關新聞


【一鏡到底】暗房花開 Joan Pabona

【移工攝影師1】菲律賓女人到香港當幫傭 她獲得國際攝影大獎

【移工攝影師2】孤身海外思考存在意義 「只有攝影可以給我自由」

【移工攝影師3】幫傭也能有夢想 她收到美國攝影工作邀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