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震毀家園 受災學生返母校當老師

台北市 / 華視新聞 綜合報導

台灣「九二一大地震」今年滿20年了,當時地震震央在南投集集,而延著車籠埔斷層,南投縣的埔里、竹山、名間、中寮等地更是災情慘重,光是南投縣死傷人數就超過1500人。走過山河變色、天崩地裂的那一夜,20年後災區居民從傷痛中站起,還有受災的南投國中學生,長大後回到母校當老師,帶您來看他們的故事。

1999年9月21日,清晨1點47分,一陣天搖地動撼動全台,九二一地震南投最大震度7級,災情主要集中在震央及斷層所經的埔里、竹山、名間、中寮,以及國姓和草屯等地,全縣死傷人數超過1500人,將近4萬房屋受損。南投市南投國中也被震毀,不過師生們沒有倒下,反而讓人看見災後,重新站起的生命活力。

學生專心作畫,在旁細心指導的是35歲的胡乃韻,擔任美術班老師的她,曾是南投國中的學生,20年前九二一那一夜,是她難以抹滅的恐懼。

南投國中美術老師胡乃韻:「當我們下樓梯 踩到地板的第一瞬間,我們整個傻掉,因為我們家的地板是隆起來,然後我們出不去 ,我爸跟我媽 竭盡所能就是想辦法,把那個隆起來的地磚 就一直把它敲碎,然後門就盡量把它一直拉 ,就一個縫這樣逃出去。」

九二一地震那一年,胡乃韻就讀國三,南投受災嚴重停課一個禮拜,回到學校,已不是記憶中的美麗校園。

胡乃韻:「短短大概不到一百公尺的路就覺得很難走,因為到處就是都是斑駁,比如說石頭磁磚,然後印象中就是牆壁全部都裂開,就會覺得很恐怖。因為那時候我記得,一個禮拜後還是不斷的餘震。」

時任南投國中校長林鴻盛:「簡易教室蓋一蓋 差不多四十多間,只能容納兩個年級而已,後來想一想不如利用活動中心裡面 ,放滿滿的那些救濟物資 ,把它疊一疊變成隔間,這就是所謂的糖果屋。」

災後的校舍成了危樓,學生只能克難上課,這是許多災區師生的共同回憶,而南投國中的重建過程,還很有「美感」。

南投國中退休美術老師蕭茹炏:「這個畫正好落成在春天 呀,春天壁畫完成了 ,牛運堀的春天,學校終於有了新學校了。」

73歲的蕭茹炏是南投國中的退休美術老師,當年胡乃韻也是他的學生。雖然九二一震垮了蕭茹炏的家,帶走他的親人,但校園中有學生陪伴,藝術也為他帶來力量,學校更成了他揮灑的畫布。

左為南投國中美術老師胡乃韻,右為南投國中的退休美術老師蕭茹炏。
左為南投國中美術老師胡乃韻,右為南投國中的退休美術老師蕭茹炏。

左為南投國中美術老師胡乃韻,右為南投國中的退休美術老師蕭茹炏。

蕭茹炏:「讓學生拿畫筆,來畫學校倒塌 ,學校的任何一個角落倒塌的地方,甚至於一些老樹可能將來要會重新重建,會完全改觀, 我要讓學生用畫筆深刻地記下來。」

重建時滿目瘡痍的校園一角,妝點為藝術廣場,殘破牆上掛著一件件學生的作品,成了撫慰全校師生的安定力量。

蕭茹炏:「我發現到他們的心靈相當地恢復起來了、健康起來了 ,所以我深刻的覺得藝術這個東西 是可以治療人心的。」

胡乃韻:「我的挫折容忍力有,應該有因為這件事情而成長,其實我會跟學生說,每個人在人生中你經歷到的挫折 是不一樣的,因為每個人生不一樣,但是美這件事情可以拯救每一個創傷。」

昔日受災學生,今日愛心老師,這份對藝術和教育的熱忱,在災區校園中代代相傳。九二一大地震,台灣百年來的巨災,烙下千禧時代全民的深刻記憶,20年後我們看見,在地居民深耕及重生的故事,他們不忘悲痛,卻更勇敢前行。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