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技術:一名重度玩家的痴迷與逃離

·6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在這篇文章中,作者講述了一名痴迷VR技術的玩家的心路歷程。他沉迷這項技術,購買最新款的VR眼鏡,拓展VR世界的可能性,但同時也會間接性逃離虛擬現實,追求實際生活體驗。他既鼓動朋友加入虛擬現實世界,也對VR進入主流市場存疑。同時他漸漸發現,自己的現實生活與虛擬現實生活越來越難以區分。這名玩家的經歷代表了部分VR技術追隨者的現狀。本文來自編譯。

圖片來自 Unsplash|攝影 Minh Pham

從VR激光游戲到元宇宙

10月的某一天,我們在蒙大拿州的某個體育館裡,看著沃爾夫·赫弗芬格 (Wolf Heffelfinger) 玩著激光槍。他帶著一副沉重的VR眼鏡,手中的激光槍晃來晃去。表面上看這和普通的激光游戲沒什麼區別,但實際上,他是在體驗虛擬現實游戲。

當他和朋友在體育館裡跑來跑去時,他所看到的是自己和朋友在航天器裡前進。由於眼睛上套著護目鏡,他們無法在現實中看到對方,但新的科技讓他們仍然可以在虛擬世界裡相互追逐。

對於這位48歲的音樂家、企業家來說,這樣的體驗使他進一步痴迷虛擬現實世界。自2013年 Oculus(羅技發布的游戲耳機)面世以來,他就沉浸在VR世界中,探索在虛擬現實中玩游戲、看電影、解鎖新地點的可能性。

沃爾夫·赫弗芬格對VR技術的關注和資本對這一科技領域的關注是同步的。VR已經出現了好幾年,獲得了數十億的投資,不過尚未成為主流。

現在,隨著扎克伯格和其他著名高管(根據傳言,蘋果公司也即將加入其中)預示“元宇宙”的到來,虛擬現實技術可能離大眾市場又近了一步。在元宇宙裡,每個人都可以通過虛擬現實和其他事物進行數字化交流。

現在的問題是,虛擬現實是否准備好迎接主流消費者。畢竟多年來,VR領域的進步一直都沒有完全滿足消費者的期待。

沃爾夫·赫弗芬格說:“我一直希望它會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也認為會是這樣。但現在夢想破滅了。” 當他來到體育中心玩VR激光游戲時,樓下的青少年正在玩彩彈射擊游戲。這兩種游戲本質是一樣的:護目鏡,假槍,在場館裡追逐。

當被問起為什麼不直接參加傳統的彩彈射擊游戲時,他解釋說他喜歡看到科幻電影裡的場景,喜歡這種視覺上的抽離感。他甚至可以在VR游戲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穿著迷彩服的強壯男性。他的朋友則選擇扮演酷似女明星的角色。

“我腦海中閃過某一集《黑鏡》的劇情,兩個男性在VR世界裡扮演一男一女,最後相愛。”他說,“我沒想過它(指VR)對我也會有影響。”

沃爾夫·赫弗芬格痴迷“清醒的夢”這一概念。他曾經製作過一部短片,講的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體驗夢境——有點像好萊塢電影《盜夢空間》。

後來他發現虛擬現實給人同樣的感受。“玩了一段時間,你就會意識到大腦對你開了玩笑,你會覺得自己真的身處於那樣的環境中。” 他有一次在辦公室聚會上試戴了一下測試版的 Oculus,體驗的內容也很簡單:只是體驗了一下摩天大樓的頂端旅行和太空艙飛行,回家後就立刻訂了一套。

在 Facebook 收購了這家耳機初創公司並為之注入數百萬美元後,其他公司紛紛效仿。

沃爾夫·赫弗芬格用VR眼鏡參觀了金字塔,看了《2001:太空漫遊》。他還體驗了如何在VR模擬世界中調查犯罪現場。在蒙大拿州陰雨連綿的日子,他會在VR世界中體驗晴天。

VR與多巴胺

“這些幻想世界的本質是通過分泌多巴胺激活大腦中的獎勵系統。它具有令人上癮的潛質。”斯坦福大學精神病學家、《多巴胺國度》一書的作者安娜·萊姆克 (Anna Lembke) 說。

但是與其他成癮物一樣,受眾的耐受性也會增加,隨著次數的重復,人們產生多巴胺的門檻將越來越高。沃爾夫·赫弗芬格就表示自己很容易對新款耳機厭倦。因為他無法總是與他人產生真正聯系。此外,虛擬現實與現實並不完全匹配,有時候會讓他感到反胃。他有時候甚至覺得,真正走出門散散步會更有趣。

但是這樣的體驗並不影響他一直購買最新款VR眼鏡。有時候他甚至會花數百美元為朋友買眼鏡,希望他們能加入他的虛擬現實生活中。當新冠疫情來襲,他將這項技術視為隔離期的解藥(有那麼一段時間的確是“解藥”)。他還可以在一些VR聚會中與朋友和陌生人打成一片。

有一次,他和一位女性朋友參加了VR世界中的年度波西米亞藝術節“火人節”,他們在虛擬沙漠營地等地方“漫步”,這讓他產生了一種不安的感覺,因為他正在與一個不是自己妻子的人“約會”。“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出去玩了上百次,但從來沒有約會的感覺。她讓自己在VR世界裡變得更漂亮了。”

後來他把這一切向妻子坦白,作為補償,她為妻子也買了一副VR眼鏡。當夫妻兩人一起進入虛擬世界的酒吧時,他常與之約會的女性朋友出現了,三人在虛擬世界中碰了面。“我們就不能去一個沒有你的女性朋友的地方嗎?” 不等朋友消失,妻子就摘下了VR眼鏡。

這是虛擬和現實相互混合的時刻。過去他們三人經常碰面,但虛擬現實讓再度碰面成了可能。

沃爾夫·赫弗芬格很快就把自己的VR眼鏡收了起來,但幾個月後他又發現了一段關於虛擬現實的太空海盜競技視頻。“我曾一度對VR感到厭惡,但現在我又入坑了。”

他可能很快又會對這項技術感到無聊。就像很多使用這項技術的人一樣,他們相信可能要過很多年這項技術才會成為主流,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承認說,不管這項技術多麼好,他都在擔心在裡面浪費太多時間。

“我喜歡虛擬現實,但是我也想要走出來。”

譯者:Michiko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