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任衛生首長看WHA事件 葉金川:若要以「台灣」加入那就去努力看看

文/黃筱珮
民報

台灣2009年首度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當年率團出席WHA的前衛生署長葉金川因「中華台北」的名義遭抨擊。但今年台灣連邀請函都沒拿到,葉金川建議「政府可以再努力看看,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處看來很低調,看看能不能從那裡再斡旋看看。畢竟採取對抗、走回老路不是辦法!」


 

葉金川2009年率團參與WHA,這是台灣1971年退出聯合國之後與國際組織的重大互動。當時民進黨不滿「中華台北」名義參加,甚至有旅歐台灣留學生闖入葉金川宴請邦交國代表的餐會上抗議,雙方爆發口角。葉金川認為,過去「都不重要」,現在怎樣對台灣最有利,就去做,誰該負責就去處理,他只認為「對抗不是辦法」。


 

葉金川說,台灣努力了38年終於參與WHA,「那是我們經過很多努力,協商很久的結果,不論是觀察員名義、中華台北、部長(Minister)名稱等,都是一步步爭取來的,我們認為這是對台灣最有利的狀況,如果現在政府認為這不利,要用『台灣』名義正式加入會員,就趕快去努力看看!」


 

葉金川:之前入會後要講台灣、要講台語都未被干涉

葉金川也說,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之前,台灣代表團都是場外抗議,採對抗的路,參與WHA之後,「演講沒有任何人干涉,愛講台灣就台灣、愛用台語就台語,怎麼現在好像被監視,愈走愈回頭路了?」如今連邀請函都拿不到,如果政府決定要硬碰硬、形同回到2009年之前,那就是老路一條、原地打轉。


 

雖然目前台灣未收到邀請函,但葉金川建議政府可以再努力看看,看能不能從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那裡再斡旋看看,從幹事長那裡看看有沒有其它路可以走。

也曾參加過一次WHA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表示,台灣今年沒收到世界衛生大會(WHA)邀請函,我們很遺憾,中國大陸如果對台獨有意見,想要兩岸統一民族復興,這是意識型態見人見智,各有各的想法,雖然我們不見得同意。但「WHA議題上他們打壓、逼小英政府是過頭了,是很不妥的」,不僅損害台灣人民健康,對中國本身也有損,台灣過在醫院管理、醫療制度和健保方面幫了對岸很多忙,提供很多交流,中國如此打壓,國際不會認同。


 

楊志良:台灣不能參加WHA  全球醫療衛生脈動無法掌握

楊志良回顧參加WHA的經驗,他認為完全沒有被對岸打壓的感覺,反而是遭到國內人士責罵印象較深。「當年葉金川去WHA被罵賣台,小英當黨主席時曾說這傷害台灣2300萬人,我去WHA時立委管碧玲也說為了參加WHA損害台灣人是無恥,但我認為『我思故我在,我出席故我存在』,能夠出席才有能見度。」


 

楊志良說,當年去WHA大會發表演講,他強調台灣在防疫、健保和醫院管理各方面都做得很好,樂於與國際分享,「當時因為是用『CHINESE TAIPEI』參加,只有第一次講到這個名詞,之後有4、5次都用『台灣』,總是要維持台灣尊嚴,大陸並沒有抗議。」


 

楊志良指出,去年WHA發邀請函給台灣加註「聯合國2758號決議」及一中原則,台灣不也去參加了?還叫林全部長不能講「台灣」兩字,所以蔡英文實在不該羞辱葉金川、管碧玲也不該羞辱我,現在連門票都拿不到了,台灣不要再這樣意識型態了,能參加就是「相忍為國」。


 

身為公衛專家,楊志良認為被拒於WHA門外影響很大,WHA有很多專家委員會,國內每次率團參加,有各方面的專家,像是疾管署(CDC)、國健署、藥政、食安專家,都會分別去參加個別的專家委員會,「見面三分情」,見過、換過名片,同時也與許多國家舉行雙邊會議,日後若有什麼醫藥衛生狀況可以相互聯繫,有管道可以運用。


 

今年前進WHA看來已經沒希望了,不過楊志良認為應該更努力,把台灣公衛、醫藥衛生做得更好,讓別的國家更肯定我們,我們也不要太意識型態,希望未來有機會再參與。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認為中國在WHA議題上打壓台灣是很不妥的。圖/取自楊志良臉書

相關新聞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