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主權未定?那蔡英文在護誰的主權?

雁默(自由撰稿人)
讀者投書

圖片來源:民視

讀者投書:雁默(自由撰稿人)

律法與現實之間有一道鴻溝,不能認真當一回事看待。當有人指控司法不公時,往往在指控法律案件之裁判者背離現實,也就是律法昧於現實。反向來看,當有人企圖干預司法時,走私就成了超買,這是現實染指了律法。

因此,律法有時很不現實,現實又時而擾亂律法。律法與現實交織的世界,有時是辨明是非的場所,有時變成是非之黑洞。若你不幸捲入司法案件,又更不幸地遇到執著於法條而昧於現實的法官,那你就掉入了不合情理的泥潭裡了。通常我們稱這種昧於現實的法官為「法匠」,或俗稱「恐龍法官」。

台灣主權未定論?主張者以律法角度視之,宣稱「開羅宣言」與「波茲坦宣言」沒有律法之效力,因此台灣地位未定,台澎金馬不屬於中華民國,或「不見得屬於」,甚或「不能屬於」。所謂「主權」,在台澎金馬之域,只是個大問號。

這種主張,興許是一種可供參考的歷史詮釋,可做嗑瓜聊天之談資,但若安置於高中教材,就是當成正經事看待。將歷史爭議定調為真相,強制灌輸於人腦,既是律法昧於現實,又是現實曲解律法,將「主權」拋入魔幻之境。

主管教育的機關辯稱,不會只有,或不該只有一種觀點,歷史教育在觀點上應「多元並陳」,如此學生才有討論空間。

乍聽,好像沒啥不對,但細思,純粹鬼扯。高中生這種年齡,誰會認真討論處於灰色地帶的歷史爭議?此其一。主權未定,在台灣社會乃政治意識形態之爭端,誰敢保證教師完全中立,酷愛多元?此其二。沒有標準答案的考題,應該怎麼做答呢?視哪個黨派執政嗎?考官中立嗎?此其三。

誠然,歷史本應以多種角度理解,但至少也得上了大學,學生才有環境通盤思考多元觀點。高中生可曾被教授過,所謂「歷史事實」大部分都有爭議?可曾被教授過,歷史的本質是什麼?如何辨明某條歷史論點乃「史匠」之曲解,或當代政治需要下的詮釋?

高中是通識教育,高中生要面對的是考試,考試需要的是標準答案。

況且,事涉國家認同,民族認同的爭議性論點,可不能以過往雲煙的軼聞看待,而攸關當下現實的思想模式。因此,這類問題的認知,可供當代政黨套利,將社會拖入無止盡的認同爭執,不可能有共識,反而極度壓縮了社會多元思考的空間。

試問,如果台灣地位未定,主權未定,那蔡英文在護誰的主權拚連任?

大小姐可是依「中華民國」憲法產生的領導人,宣誓效忠的是「中華民國」,如果主權未定,她憑什麼自稱「總統」?又憑什麼自況為未定主權之守護者?

如果台灣地位未定的說法可以成立,那我們是不是該努力定調之?抹去有爭議之主權憲法,重新制定一部符合現實的憲法呢?若然,那麼蔡英文阻止制憲公投,是不是竊國之國賊呢?是不是該立即下台呢?是不是很藐視「多元」觀點呢?

以多元專業為名,行一元洗腦之實,套政黨選舉之私利,高中生能看破這個歷史陷阱與政治陰謀?政黨正在推動18歲法定投票權,歷史多元教育的目的是什麼,昭然若揭。

當有人抓著一些微不足道的史料無上限引申,並誇稱「歷史翻案」時,懂史學原理的人都知道,這叫做曲解,曲解者,史匠也。這個時候,只要你有基本的智商,就該以常識思考「翻案」論點。

退一萬步說,「開羅宣言」與「波茲坦宣言」沒有法律效力,就不算數嗎?列強開會做的承諾的都是屁?沒有法律效力的口頭宣言,卻有實效?卻能實際規整國際秩序?當然你可以選擇活在史匠的魔境裡,但童鞋,那不是現實世界。

無論「中華民國」是法理存在,或現實存在,只有它存在,你才存在。有人可以拿歷史證據證明台灣地位未定,亦有人可以拿其他歷史證據證明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份,重點是,說嘴歸說嘴,現實為何?

如果你認為台澎金馬的主權「現實未定」,那蔡英文根本不是「總統」,充其量,就是個島民推舉的島主,誰拳頭大,誰就可佔領這個大型部落群居之地,主權未定嘛。

另外,主權未定代表「國家安全」無從談起,主權不明,何來國家?統派也歡迎這種說法,因為解決主權地位問題的途徑,可不只獨立,還有統一。台澎金馬不是一個主權國家,至少,它很不完整,即便目前據以安身立命的主權憲法,也包含了絕大部分無法治理的地區,現實與律法背離,很不現實,因此尋求統一方為正途。

獨派對這個矛盾的解法可算煞費苦心,「台灣的主權屬於台灣,只是它的名字叫中華民國」,這個現象一言以蔽,就是「名實不符」。

為何孔子說「必也正名乎」呢?因為「名實相符」才能獲致邏輯上的安定。獨派之「委屈求全」,也只有「名家」公孫龍之論可解,亦即「白馬非馬」。馬是馬,白馬是白馬,台灣是台灣,「中華民國」是「中華民國」,二者雖實乃同一物,但名不同,就是不同。事實上,公孫龍只是指出名實不符的荒謬邏輯,正好可用在外交上作為狡辯之辭,而非認同「名實不符」。

花非花,霧非霧,盟非盟,約非約,所謂台灣地位未定論,說穿了就是使用公孫龍式的狡辯方法,故事如下:

秦國與趙國盟約: 「自今以來,秦之所欲為,趙助之;趙之所欲為,秦助之。」, 兩國的誓約不囉唆,我想幹的事,你幫我,你想幹的事,我幫你。不久,秦國攻打魏國,趙國卻想去救魏國。秦王不爽了,派使者前往趙國理論,指責趙國違背盟約。趙王把此事告訴的平原君,希望他想個解法,平原君於是詢問他的食客公孫龍。

公孫龍說:「亦可以發使而讓秦王曰:『趙欲救之,今秦王獨不助趙,此非約也。』」,也就是說,按照盟約,我想幹的事,你要幫我,今天我想救魏國,而你卻不幫我,違背盟約的是你。

約非約,就是這麼一回事。無論現實如何,口頭宣示與法定條約不同耳。「以名亂實,以實亂名」正好就是律法與現實矛盾所共同建構出的魔境。因此孔子批評之,並呼籲「專決於實」,莫惑於名耳。

高中生能懂?老師會這麼教?別騙了,現實絕非如此。

挺蔡的年輕選民,明知大小姐名不正,言不順,事不成,還簇擁之,也證明了「多元之名」不過在服務「一元之實」。而她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百分百名實不符,以假亂真,以名亂實。

台灣地位未定論,狡辯之辭耳,這種教育產生的人民,空有嘴砲,思想混亂,眼高手低,自以為是,就一點也不奇怪。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