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人人自危的封境圍城反思

王順民(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教授)
·4 分鐘 (閱讀時間)

讀者投書:王順民(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教授)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因應於國內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升溫,相繼於澎湖一縣,苗栗縣政府也宣布自即日起縣府及所屬的機關員工,若非屬必要的話,勿至桃園洽公、出差,可以預想的是,一旦疫災不斷擴大的話,對於人人自危的封境圍城行徑,是有其進一步考察、探究之必要。

基本上,澎湖縣政府該項打第一槍的自保作為,固然是有它超前部署的預防性介入考量,只是,該項作為比較是偏屬於概念範疇的公衛教育,還是有其徒法難以自行的結構性限制,畢竟,澎湖縣之於桃園市固然是有來外島與本島的地理環境阻隔,但是,前往本島的其他縣市洽公,依舊還是存在著可能疫病感染的人身風險,更遑論於苗栗縣之於桃園市的全台生活共同圈及其無所不在的各種感染源管道。

以此觀之,從澎湖縣到苗栗縣的相繼表態,自然不應該只是淪為某種本位地域主義的發想或發酵,否則,圖謀於無確診個案的同時,其所招致產生的衝擊影響,將會是各個地方縣市政府所無法自力以對的棘手難題,更何況這當中所糾結的相關迷思或迷亂之處,還是有待進一步商榷與廓清的,像是從親洽到電詢的變通措施;從縣府機關員工到一般社會大眾的比照要求抑或是從政府洽公到民間旅遊的一體適用等等的技術性操作,就此而言,這兩個縣市政府的公告作為,形式上的宣示意義,顯然是遠大於實質性質的防制效益。

事實上,面對澎湖縣與苗栗縣政府的相繼打槍,無論是當事者如桃園市抑或是利害關係人如中央政府,更是要勇於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可能疫情災損,就此而言,化被動為主動的積極應對,屬於必要,否則,淪陷的就不只是桃園市政府這幾棟的建築體,而是桃園全市幅員廣大的生活機能;連帶地,從單一縣市的「桃園市」到區域之間的「北部」以迄於所有縣市政府都相繼中標的「全台離島」,這也會是一項指日可待的疫情事實危機。

准此,在這裡的針砭之處,無非是如何讓中央政府之於地方政府、單一縣市之於區域縣市、國家機器之於一般民眾在面對疫情演變一事上,倒不如就其疫調足跡以進行資訊正確、充分、及時、透明、完整及其對稱的機制設計;再則,針對疫情風險區域的感控建置,更是要有包括從高度風險之『紅燈區』、中度風險之『黃燈區』以及低度風險之『綠燈區』的不同因應措施,畢竟,一年下來的防疫措施,無論是民眾個體疫或是機關行號,多少還是存在著邊際效用防範遞減的身心疲憊,如此一來,現有的防疫措施,更是要有從戰術到戰略以迄於從黑天鵝(防疫前段班)到灰犀牛(變種病毒株)的不同策略性規劃。

總之,一葉知秋以窺探上述這兩個縣政府的自保行徑措施,透發出來的結構性意涵,斷然不僅止於從染病、確診到疫區與否的兩廂對照,而是所謂反全球化與去全球化的時代潮流,業已轉化成為國境之內的某種地域主義,此一『封境政治』的命題思索,會是該起議題現象的針砭所在,特別是疫情致命所拉扯衝擊到人人自危與自保的社會連帶關係(social solidarity),又要如何得以重新拾回那種相濡以沫的生命共同體情愫。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