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慎防國族主義社會瘟疫病毒的無限蔓延

龔尤倩(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助理教授)
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龔尤倩(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助理教授)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猶記得2003年SARS疫情減緩後,我有機會到歐洲學習,班上有位同學得知我是來自於台灣,故意面露驚恐,說那是SARS疫區啊,但隨即他跟我來個大擁抱,拍拍我的肩膀,頓時讓我繃緊的情緒緩解了下來。他說,「病毒侵襲是不分國籍、種族,你們辛苦了。」至今,我依舊記著他那擁抱的溫度,那是一種疼惜與接納,是理性對待與人性倫理的表現。

新冠病毒疫情到目前為止,台灣因控制得當,確診病例有幸沒有持續攀升,並沒有如美國預期的成為案例最多的國家;這除了慶幸與讚賞相關單位的努力外,要提醒當局「防疫優先」原則的政策基準,未必不能有同時兼顧人道價值的配套作法來加以權衡,畢竟,自口罩之亂的爭論開始,至今政府的整體防疫政策當中,還是隱含國族區隔的意識形態,這恐將形成另一種潛伏在台灣社會的另類冠狀病毒。

打從疫情一開始爆發起,1月26日教育部發布了在台就學的陸生不論有無武漢接觸史,一律被集中隔離監測14日;此措施相較於當時其他國人與港澳人士的對待方式都還要嚴格,同樣沒有疫病接觸史的中港澳生,僅陸生被刻意區隔,不免衍生偏見與歧視,這群陸生並非是在台灣短暫旅遊,其尚有長達數年的相關就學教育權益,卻因其身分而被刻意特殊對待,上百名學者聯署質疑並反對是項政策(https://www.coolloud.org.tw/node/93971)。

緊接著2月3日中國文化大學學生會發表聲明,針對傳聞仰德大道上台銀宿舍成為安置武漢返國者的隔離所,表達反對意見,中國文化大學王順民教授以「避鄰效應」對文大學生會此舉提供了精準評判(https://www.npf.org.tw/1/22264);可見,對於病毒的恐慌,從武漢人、來自武漢疫區的國人、大陸人士、染病者、居家隔離者等如差序格局般一圈圈地展開劃界,倘若缺乏科學的社會認知與理性的對話討論,極易因無由的恐慌而產生心理戒備,就更加容易陷入仇外偏見而淪為社會歧視。

再則,2月7日由台灣基進黨醫師吳欣岱發起的「醫療人員連署支持政府堅守防疫底線」,其聲明中指出台灣僅有1100間負壓病房,認為在有限醫療資源中更要以「國人」優先使用,聲明一出有數萬人聯署,吳藉此與執政黨防疫政策中的區隔效應相互呼應,只不過,該聲明微妙的意識形態,頗值得我等謹慎視之,這是因為:資源有限,這向來是過去社會倡議者抗議政府不願意挪撥資源給弱勢者的焦點所在,然而,有限的資源,更不應該成為畫地自限進而制度性排他的訴求理由,其重點還是在於政府如何進行資源分配與擴大資源的問題。

衡觀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防疫亦然,雖然,目前防疫成效值得肯定,但是,也不該因此而自喜慶幸,畢竟,台灣醫護人力不足和過勞等結構性問題,這早就不是稀奇的新聞議題,我們必須籌畫緊急應變巨大疫情來臨的資源調度,並且利用此一機會在制度上審視改革,不去面對醫療公衛系統的沉苛,卻是學鴕鳥鑽沙堆以鉅箭法的方式,稱因資源有限之故而要以國人優先,今日的台灣仍須面對相關社區感染的風險管理課題,這個爆點沒有立刻發生,但是,誰又能保證台灣不會成為下一個日本?

尤有進者,在全球化世界連動迅速,氣候災難與病毒襲擾,這已然絕非是單一國力便可以抵禦,更是需要跨國的資源聯繫和共同抵禦,大陸其鄰近地區的國家都必須正視此一病毒的傳染擴散狀況,以謀思抵擋之道,以此觀之,振振有詞的國人優先、強調醫療資源有限,表面上說的是防病毒,恐怕是遂行排除特定身分之實,病毒不分國籍,在一個共同體生活的時代,毫無差別的身分區分,刻意製造社會歧視的效果,恐將無力於設置防疫停損的終極目標。

事實上,僅就陸委會所提出的「開放陸配子女來台」政策為例,歷經24小時內4次的修改,網民將原本兼具人道考量的政策,硬扭曲為防疫缺口,執政者因民粹而轉向,這是自2020總統選舉不斷操弄升溫的反中情緒的遺緒,也讓社會沒有理性討論的對話機會,倒是政策劃界的效應越發清晰。防疫總指揮陳時中以其高民意之勢,說出了「國籍選擇自己承擔」,姑且不論是否確切了解兩岸移民政策的複雜性,但也卻坐實了以國籍而區分內外與彼此的族群區隔意思。

基本上,台灣的國境控管早已把外國人分門別類,取得身分證必須經過重重的申請關卡與時間限制,像是其他國籍配偶需要4年,便符合資格取得台灣身分證,大陸人士則是需要6年的時間,而且也並不是所有的陸配子女要取得台灣身份證,就都可以「自己選擇」,擁有居留證卻仍屬中國國籍的未成年子女,也有不同樣態,有的是台灣人與陸偶的子女卻在中國大陸出生、有的是台灣人收養、有的是陸配前婚生子女等,如果他們是被台灣人收養或陸配前婚生子女,他們必須要經過依親居留(4年)、長期居留(2年)才能取得定居資格,而且每個階段都依其不同身份別而有數額管制,每年12名到60名不等,要拿到身份證也有每年300名的數額管制,使得有些陸配子女從申請開始直到其成年,都還拿不到台灣身份證(參見2020/02/13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聲明)。

總之,國人與非國人的簡化二元劃分,以國籍身分別為其唯一標準,從而忽略了階級、性別、地域、移民制度等等各種不同境遇所形成的身分別,以及複雜的生命處境的個人差異選擇,政策執行與推動者當需要更細緻地審思酌度,以導正輿論視聽,正當我們看見歐洲把亞洲人視為潛在感染者,當二位華人被義大利人視為是病毒帶原者而遭毆打,證明了您、我都不可能會是這場疫情的局外人,病毒傳染是不問國籍的,在防疫優先的原則下,倘若一股極端右翼的國族主義言論在台灣社會越見蔓延開來,將對疫情過後的社會產生令人更為憂心的後座力,這更會是一場極具殺傷力的社會瘟疫。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