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給主修大眾傳播的女兒的一封信

湯偉良(教育工作者)

讀者投書:湯偉良(教育工作者)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你真正想花時間閱讀《製造風向:大眾媒體的政治經濟學》Manufacturing Consent: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Mass Media 這本書之前,我想向你介紹一些有關媒體與權力之間關係的基本概念(那些擁有權力的人通常是政府和富人)。你現在是高年級,應該建立自己的知識庫。少一點的時間在社交上,應該花更多的時間來增強批判性的思維能力。這本書是你思考媒體在我們社會中的作用一個好的開始和重要的思索來源。學術培養絕非易事,閱讀還不夠,還需要認真思考。社會現象像不應被視為「理所當然」(as it is)!以下是我想讓你思考的一些概念:

如今,媒體和權力混合在一起的方式很難區分他們的角色。政府有時濫用權力並通過有針對性和操縱性的新聞發佈來保護自己,這些新聞稿旨在傳達信息並證明其行動是正當的。面對新媒體的激烈競爭,而且往往因為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資源,媒體很難進行徹底的調查。這種兩難境地使他們無法核實新聞來歷,也不能假定由權力所在地提供的新聞是真實的。這就導致了一個惡性循環,當發現新聞是虛假的新聞時,權力和媒體相互否認對此錯誤負責,因此雙方都喪失了信譽。

新聞界經常在爭奪霸權和反霸權的聲音和行動者之間掙扎以實現民主計畫。新聞教育領域旨在塑造或形成一個空間,以應對隨著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政治經濟格局而變化的實踐和標準。這種辯證關係損害了新聞業的專業性,兩者之間既是執政觀點的提供者,又是反既成體制的流行論壇和激進主義者團體之間的兩種對立觀點。有人在其階級分析的論文中引用了我有關批判全球化意識形態二元論的觀點。不知你所知與否,我是一個自由派的社會主義者,強烈批評當今社會階級分化的潛在趨勢。在這裡,我總結了一些概念供你思考,你可以將其鏈接到媒體分析。

首先,社會現象從來都不像你看到的那麼簡單。複雜性不允許簡單的解釋。我借用了文化人類學家克利福德 · 格爾茲(Clifford Geertz)提出的「濃厚描述」(thick description)的概念,以強調解釋方法的重要性。「濃厚描述」的方法提供了理解人們在動作,語言,事物等所在的文化脈絡及其更深層的意義。你還記得你小時候我告訴過你峇里島鬥雞的故事嗎?從格爾茲的深層觀察中,鬥雞比賽不僅僅是峇里島人的傳統文化,而且還代表鬥雞主人的身份地位和象徵。社會現象背後的深層意涵需要細心的觀察和思考。媒體中使用的言辭和符號有時具有更深層的指向性意涵,而閱聽大眾很難區別其真正的意圖和真假。

第二,許多社會衝突來自誤解和偏見,需要對話和溝通。用更深層次的偏見代替偏見並不意味著問題已經解決。如果媒體不能公正客觀地報導事實,那麼我們如何消除偏見和誤解呢?尤其是當政府和權力控制著媒體,情況越來越糟。如我們所見,那些在網路上傳播所謂的「假新聞」的人加強了這種影響。西方世界的媒體曾嘲笑前蘇聯機關報《真理報》傳播的不是真理,中國的《人民日報》不是為了人民,它們只是政府權力的工具。我們的政府和媒體是否已經陷入這種權力的陷阱而不自知?

第三,如果你不知道富人對窮人所做的事情,那麼你就不了解資本主義社會的本質。衝突的真正價值在於,它會產生債務。你控制了債務,你控制一切。這種權力關係被經濟上的權利與義務關係巧妙的掩蓋了。在這種情況下,政治權力有時可以被購買,「新聞」也可以被購買。因此,輿論也就很容易被操縱。但是最關鍵的難處,或許還是這點:「把不好的假新聞從網路上移除,是很簡單的事,但難的地方在於,什麼才是假新聞?」我想你可以從《製造風向:大眾媒體的政治經濟學》這本書中得到一些答案。

最後,政治極端主義正在危害我們的「開放社會」,據我所見,當前爭端的雙方都掌握了一半的事實,而他們卻宣稱這是全部事實。因此雙方都陷入所謂的(either-or)二元論的陷阱內而難以進行理性的對話。雙方互相譴責對方為社會進步的障礙,這種相互指責對方立場的鬥爭形塑了一個對立的社會而危害了我們所追求的開放性的社會。這種意識型態上的封閉性正是開放社會的敵人。社會哲學家Karl Popper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可供你參考。

那麼,在當今兩極分化的社會中,新媒體(社交媒體,自媒體或一般媒體)的作用是什麼?是該現象的補救措施,還是相反的加劇了兩極分化?這就是我要你思考的重點。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