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部落客

數位意見領袖聚集,多元主題、全面觀點時時掌握,提供讀者多元的知識與國際觀點。

商業周刊的部落格文章

  • 作者 ● 奇波迪斯/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圖片來源:職業棒球雜誌官方粉絲團

     

    經典賽中華隊3場連敗,不少球迷失望透頂,檢討體育署與負責組訓的棒協(中華民國棒球協會)聲浪也接連而來。

    罵棒協或體育署的言論,筆者去年10月就寫過文章指出問題的嚴重性,最後被罵的點有什麼?情蒐不足、旅外選手徵召困難、Lamigo隊幾名大將不支援,這些問題過去都討論到爛了,現在只是一一驗證而已。

    以情蒐時間為例,這次中華隊先發主戰游擊手,是近年因年紀與傷勢影響,幾乎轉戰三壘的老將陳鏞基(稍有常識的球迷都知道,游擊手的守備能力要求遠大於三壘手),雖然打擊表現穩定,但守備範圍早就大不如前,反之看看以色列隊表現令人驚艷的游擊手Scott Burcham,在預賽對韓國一戰兩度策動雙殺,延長賽敲出致勝安打,助以色列贏球。

    然而中華隊在游擊這位子上真的沒人可選嗎?其實有一個比Burcham旅美層級更高的林子偉,還有一個印第安人新秀排名第六的張育成,不過一個郭總說選手沒來集訓狀況無法掌握 (最新消息據傳郭總因肝炎住院,甫出院不久,也在此希望他早日康復),一個好像根本被遺忘了。

    經典賽也不是今年才突然說要打的,如果去年教練團能更早確定,在小聯盟賽季就前往觀察球員狀況,還會有這些問題嗎?這不是情蒐做得不足,什麼才是?

    簡單講就是,這些問題不是一天兩天,大家也都在罵,體育署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三連敗雖然是最後結果,中華隊真的打很差嗎?其實也並不然,在這裡也必須向「中華隊球員與後勤人員」致敬,對上整體實力球員等級高出一截的荷蘭和韓國隊(荷蘭隊甚至是高出一大截),可以接連在大比分的落後下追平,奮戰到最後一刻,精神令人激賞。

    但既然連敗才會讓大家覺醒,有改進好過沒改進。在新任體育署長林德福斡旋之下,棒協同意讓出世界棒球經典賽、世界12強棒球賽、奧運等一級賽事主辦權給中華職棒(簡稱中職),不少球迷普天同慶,認為國球復興有望。

    其實筆者對主辦權這東西的看法,就跟政黨輪替一樣,做不好就下來,但換上去的會不會比較好,又是另一回事。換中職接手,筆者是樂見其成,不過挑戰也才開始,如果真能順利完整主導一級賽事的組訓與辦比賽權力,能不能辦更好所有人都在看。

    這幾年常聽到「最強中華隊」這個名詞,不禁有些想笑,好像王建民、陳偉殷這些特定大咖球星不打,最強中華隊就組不起來。

    接下來應該從根本做起,從過去來看,很明顯連到底哪些球員算最強中華隊的

    詳全文»from 經典賽連敗》球員憑愛國心打球不夠了...想組「最強中華隊」救國球,先解決這4件事
  • 作者 ● 鍾子偉/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幾週前,我們公司受邀出席一場在日本舉辦的研討會,由日本一家非常有名的創投公司舉辦,是日本每年最大的新創公司活動之一。

    我們公司有美國、亞洲、大中華地區的投資人和人脈,但是日本卻很少,而我們是少數受邀的台灣公司,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值得參加的活動,可以見識日本新創活動有什麼不一樣。

    跟美國、香港或新加坡活動相比,第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就在第一天早上報到。官網上提到會有來自許多不同國家,非常多團隊、創辦人和來賓。整個報到櫃臺被分為兩條:日本人和非日本人。

    我看了看非日本人的名單:只有不到30人。我問工作人員,所有的演講會用全英文還是全日文?她遞給我一個同步口譯機說:「喔,除非講者不會說日文,不然他們全部都會用日文。」

    上午的講座,多數演講由專注在日本市場的公司上場,除非我們事前做了非常詳細的研究,日本以外的人大概從來沒聽過,而在國際媒體上也從來沒被提過。

    另一個驚人的特點是:90%的與會人都是男性。幾乎所有的女性都是秘書、會議助理或是展場show girls。

    中午休息的時候,我走出其中一個演講廳,看到了一個桌子旁坐著著許多來賓,看起來都不像是日本人。幾乎每個白人或非日本人都坐在那個桌子,跟彼此交談,很難打入會議中其他團體。

    其中一人看見了我,示意我過來坐下。「如果你不會說日文,覺得很難打入他們,這是外國人桌,你屬於這裡。」他笑著說。

    在我右邊的來賓是一個美國人,年紀大約35歲。他代表一間專門報導IT和新創公司新聞的國際數位媒體出席,他在日本已經長駐了5年,可以說流利的日文。彼此自我介紹後,他知道這是我第一次來這個活動,於是提議我們一起去拿一杯咖啡,跟我介紹關於日本新創圈的一些小細節。

    「如果你不會說日文,想要自己一個人打進任何日本產業或市場?別想了。在這裡,他不會管你是誰,你有什麼背景,或是你的產品有多好。重點是你認識誰,誰介紹你,不然這裡沒人會跟你講話。即便你找到一個日本商業伙伴,但是假設他在這個產業沒有任何經驗或背景,那你依然很難打進這裡。

    我說這讓我感覺好像回到了學校,在午餐時間,如果你是新來的學生,沒有朋友,你就不知道坐哪裡以及跟誰講話。他點點頭,說:「在美國或香港任何一個新創會議上,都會有很多國籍的人出席,這很正常,你會期待見到來自一家你很想要認識的公司的人,你會走上前去,介紹你自己。

    在這裡,這比較不自然、不被期待

    詳全文»from 一場國際新創活動,講者只說日文...看日本企業在國際為何無法和韓國、新加坡競爭?
  • 作者 ● 黃齊元/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三年前,台灣學生攻佔立法院,發生了太陽花學運。這個影響是深遠的,不僅重組台灣政治生態,加速政黨輪替改朝換代,也徹底改變了台灣的未來。

    太陽花學運的關鍵詞是「兩岸」,許多人不滿國民黨過於傾中,認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黑箱作業,最後提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作為制衡。

    三年過去了,兩岸交流從熱絡急速降溫到冰凍,蔡英文和中國大陸的關係從一開始的冷對抗,逐漸升溫到熱對抗層次,不僅陸客大幅減少,陸企遭到封殺,連陸生也被扣上「匪諜就在你身邊」的帽子。

    很明顯的是,小英上任時強調的「維持現狀」,已無可能,我們無法再回到過去,但未來會怎麼樣,卻沒有人知道,而且球並不在我們這邊,我們的命運將由別人決定。

    很多人當時抗議初衷是認為兩岸服貿協議不平等,其實兩岸從來就沒有對等過,大陸以「兩岸」來稱呼我們,已將台灣的地位作了一個拉抬,中國大陸和世界上哪一個國家可以稱兄道弟,強調「兩岸一家親」?

    沒有「兩岸」之後的台灣,只能面對「兩大」的新現實,在中美兩個大國角力下膽顫心驚的尋找生存空間,兩邊都不能得罪。世界的遊戲規則就是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實力的博弈,連南韓都不得不低頭,尋求別人保護,更何況台灣?

    台灣經濟現狀,很大程度和太陽花學運有關,因為其影響了政治的方向、產業的結構、企業的投資以及人民的信心,關鍵在於我們的經濟是否有變得更好?

    太陽花學運反映了社會大眾對貧富差距和不公不義的極度不滿,這和英國脫歐、川普上台以及全球風起雲湧的民粹運動,出發點一致,因此舊有政權很容易被推翻。從這點來看,台灣政治發展的腳步,甚至還跑在全世界前面。

    全球目前有一種普遍的看法,認為許多經濟問題是過度開放所造成的,例如移民和外國貨佔領本國市場,因此需加以管制,這就是「反全球化」,唯一積極主張全球化的,只剩下中國大陸。

    我們可以推演出一個邏輯:「反服貿」=「反中」=「反全球化」。有些人辯解其並不反對服貿,只是反對黑箱作業,也有人說他們只是不想和中國大陸打交道,但並不反對和世界其他國家來往。事實勝於雄辯,今天的現實是台灣越來越被邊緣化,當初我們的想法已造成了今天的結果。

    物極必反,經濟才是大家最關心的。最近某媒體公布「台灣最需要解決哪一個問題」,連續三次,「積極發展經濟」(28.1%)都獨占鰲頭,「改革年金制度」(14.7%)超過之前排在前面的「縮小貧富差距」

    詳全文»from 太陽花三周年》諷刺!台灣最大問題第一名還是「拚經濟」,兩岸監督條例根本沒半撇
  • 作者 ● 辛堤那/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中國總理年度工作報告,是每年三月初中國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重頭戲,台灣的主流媒體多把焦點放在經濟放緩等議題上,過去兩會報告確實多是又臭又長的共產八股,不過今年的兩會,藉由數位溝通,在八股文外,卻多了不少新媒體的創意溝通,讓人眼睛一亮。

    最明顯的不同,是第一次在總理李克強的工作報告的紙本上,多了一個QR code(二維碼),掃描QR Code之後,可以看到李克強總理把去年承諾了32項主要指標任務,轉化為 3分鐘左右影音,用「對賬單」的呈現形式,讓民眾能知道到底那些做到了,那些沒做到。

    為了宣傳這個新做法,中國政府網還特別製作了另一則小品影音:「短片-政府工作報告上的二維碼…一起回到總理作報告前的4小時……」,其中摘錄了不少兩會代表在試用過二維碼的心得,在宣傳中國政府的創新創意上,確實頗具說服力。

    不僅如此,在中國政府網上,還公開希望民眾留下執政建言,還進一步聯合多家網路媒體,一起請網民參與 2017 年「我向總理說句話」建言徵集活動。其中雖難避免行禮如儀的官樣姿態,但願意聯結其他重要網路平臺,已經足見政府的誠意。

     

    會做這些變革,原來是李克強的承諾

    有鑑於動輒上萬字的工作報告,艱澀難懂,其中又牽涉不同專業,2016年兩會會後的總理記者會上,李克強曾説,要讓群眾對政務公開瞭解像掃二維碼一樣簡單。想不到,今年就真的做到了。

    不僅是過去政績,對於來年施政規劃,在中國政府網上面,更可發現,不少以鄉民口吻的溝通文章及影音。包括:「看看今年中央政府的KPI,你還好意思偷懶?」「人民日報中央廚房–我的兩會秘密花園」「看!有人把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的聲音畫出來了。」

    其中新媒體創意包的「克強總理話中有畫」,令人印像深刻。創意包中,把中國夢的場景用溫馨的插畫方式表現,配合李克強感性的旁白,小清新的風格,效果十足。

    反觀台灣政府的行政院網站,多以文字為主,使用的語言也是艱澀的官樣八股文,影音作品,多為聊備一格的呈現。舉個例子,2017年3月4日行政院長林全出席「長照柑仔店揭牌暨視訊任意門啟動」的影音產品,到3/7日上午,點閱率只有可憐的22個。整體溝通平臺,既沒有特殊的設計,也缺少創意的規畫,對比對岸的國務院,實在令人汗顏。

    人民一票一票選出的台灣政府,在溝通這門功課上,還大輸專制體制的中國,實在不知道我們這個號稱

    詳全文»from QR Code第一次出現在李克強施政報告上》中國政府數位溝通能力大進,台灣完敗!
  • 作者 ● 紅色子房/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陰冷的雨天早晨,我跟D約在大安區的巷弄咖啡館,看看手錶,他已經遲到20分鐘。

     

    「子房哥,抱歉來晚了!」聽到D的問候聲,我抬頭一看。濕漉漉的頭髮,看樣子一路趕過來,也難為他了。「唉,女兒忘了帶其中一本作業簿,剛剛臨時送過去,耽擱了一點時間。」D說。

    D是我子房學院的會員,也是澳洲一家營造商的合夥人,跟我有些海外投資開發案的合作。當初看到他三十幾歲就有如此成就,覺得相當驚訝。

    後來他解釋,澳洲政府與銀行很開放機會給年輕人創業,他周邊許多企業的總經理、董事等階級,都是他這樣的年紀。

    D在台灣出生,中學以後被送到澳洲念書,大學畢業並在當地工作幾年後,與他在澳洲的堂哥合夥創業。去年為了與年邁父母生活舉家搬回台灣,在台灣與澳洲兩地奔波事業。

    我們閒聊他女兒的事情,他突然感嘆地說:「在台灣的小學生真是辛苦。我女兒每天寫作業三個小時,學校又定期有才藝表演,許多同學又會音樂,又會演講,若不跟著課外輔導似乎就跟不上進度。」

    他舉了他在澳洲堂哥的女兒為例,「我姪女跟我女兒同年紀,上次看她寫給我的卡片,上面英文錯字百出。看她的作業,兩張A4紙的簡單內容,一週後交即可。簡直太輕鬆了!」

    D喝了一口咖啡,說:「我相信台灣人的教育程度,絕對比澳洲還強。但是想不透為什麼澳洲的薪資環境,硬是比台灣高出許多。」

    D拿他年約40歲的土木工程技師堂哥做比較。「聽說在台灣的土木技師,年薪百萬已經很少了。但是我堂哥在創業之前,工程顧問公司給他的薪資,換算成台幣大概是年薪五百萬。」他接著說:「而且當他創業的時候,銀行根據他的專業技術,就借給了他七成的資金。」

    我對他笑笑提議:「你為了親情留在台灣,要不要試著在台灣也找資源一起創造這樣的發展環境?」

    當世界是平的,人才會到處流動,資金也會到處流動。期待政府更積極優化台灣的投資環境,降低政治意識型態影響經濟,減少族群對立的紛爭。

    在教育的最後一哩(大學與技職教育)跟上實務,在職涯的發揮與投資審核上給予更多機會。如果一切都講求低風險的保護主義,那低報酬的低薪環境,也只會讓人心持續低落罷了。

     

    【更多報導】職場的「中年危機」:48歲被減薪憤而辭職,拿不到退休金還待業一年…教你預防減薪3招

    詳全文»from 教育程度比別國好,為何30歲的他在台灣只能領低薪?在澳洲卻能當上總經理?
  • 作者 ● 謝文憲(憲哥)/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今年的掃墓,天氣異常的好,整個家族浩浩蕩蕩約莫一百人,印象中這十年,今年來了最多人。

    大家熱烈的交談,好似想把這一年要講的話,用一個小時全部講完,供品擺滿桌子,象徵著豐收與感恩。擲筊的時候,一次、兩次、三次…,都沒有出現想要的結果,面對敬天,人謙卑了起來,開始去想,是哪裡沒做好,哪裡需要改進,竟讓該出現的結果沒有出現?

    第11次終於出現,眾人一片驚呼,無論您相不相信,或說是機率的問題,隨著年紀越長,越懂得自省,越看透人生事。

    阿國伯父是遠房親戚,大我爸幾歲,每年掃墓,他都會特別跟我寒暄,民國二十幾年出生,能念到昆蟲學博士非常不簡單,擔任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副館長退休,每年都站第一排的他,今年卻沒出現。

    掃墓最終,伯母上台說話,我們才知道伯父往生的事,大年初二發病,短短半個月辭世,許多人紅了眼眶。

    身邊長者逐漸凋零,加上年前兩位40幾歲的朋友先後因疾病猝逝,面對未知的明天,更讓我好好省視自己的人生。

     

    不結婚,可以嗎?

    45歲的秋玲,未婚,各方面條件特好,去年從科技業人資主管離職後,一直沒有上班,中間我們見了三次面,聊聊彼此過去十年的人生。

    「妳真的不結婚嗎?」

    「結婚真的比較好嗎?」

    「是啊,結婚真的比較好嗎?」我心中自問。

    每當我聽到朋友婚姻最終以非喜劇收場時,還沒感嘆完,又聽到下一個朋友離婚的消息,而朋友都會跟我說「憲哥,你不要說出去喔!」

    其實這種案例已經多到我聽完就忘了。

    秋玲她就是這麼想的。於是她時常帶著小紅行李箱,一個人全世界旅行,自由自在,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反而多了一份愜意與灑脫。

    我問:「妳沒結婚,以後走了怎麼辦?」

    「活著都不能好好過了,還想走了以後,會不會想太多?」

    我心頭一震。心裡想到我表姐,她跟秋玲有一樣的人生觀,53歲時去義大利小島獨自旅行,遇見出差的土耳其籍朋友,兩人在三個月內互訂終身,在家族中傳為佳話。

    我問秋玲「如果真的遇見Mr. Right呢?」

    「再說吧!」

     

    擁擠紛亂的世界

    面對競爭、變化速度飛快的現代社會,用上面兩個故事,我想跟大家談談三件事:

    1. 面對外在紛亂環境,隨時內省,謙卑面對所有喜樂與機緣。

    2. 活著的時間不長,要善待自己,遵循內在的聲音前行。

    3. 外人的眼光不時與內在想法衝突,寧靜的自我對話,往往能讓人生找到出口。

    把自己過好一點,心情一定要好,心情不好,日

    詳全文»from 身邊朋友一個個離婚了...50歲的中年感慨:到頭來,結婚真的比較好嗎?
  • 作者 ● 紀坪/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某個里民活動中心,平常總是會邀請各式各樣才藝的老師,來開一些簡單親民的課程,提供里民一個閒聚交心的時間與空間,如瑜珈、肚皮舞、刺繡、繪畫、烹飪等都是經常性的課程。

    有一次中心的總幹事,邀請了一位專門教手工肥皂的老師來開課,並預定先開個兩堂課,看看里民們的反應如何。

    「老師,活動中心沒辦法幫忙準備材料,學員上課要用到的所有材料,還要請老師自己準備哦。」總幹事說。

    「好的,我知道了。」老師隨口答應。

     

    大家想要的是體驗,不是觀賞

    因為手工肥皂是一堂過去較少有的課程,鄰里中有不少的婆婆媽媽有興趣,相約一起想來體驗一下。

    然而這位老師似乎是第一次接這類課程活動,誤以為自己只是來教大家如何「做」肥皂,當天只帶了一套自己上課示範用的教材,因此所有學員都沒有實際操作及體驗的機會。

    問題是,這是一個體驗經濟的時代,會想來報名的婆婆媽媽們,都是希望老師能帶著大家直接體驗,最好還能現場一人一個做好帶回家跟家人分享。

    「如果只是來看老師示範,我在家裡自己點閱YouTube就好了啊?」

    因此,這堂課的回饋不太好,想當然的,預定要開的第二堂課,就沒有人想報名了,偏偏,到了報名截止日前,還是有一個人報名了。

    一個人根本開不了課,該如何跟這位報名的學員解釋呢?總不好直白的告訴他:「第一堂課太無聊,第二堂課被腰斬了吧?」顧慮到老師的面子,於是總幹事編了個善意的謊言說:「老師太忙了,因此當天沒辦法上課取消了。」

    好死不死,這位唯一的報名者,正是老師自己邀請來參加的朋友,還回去跟老師報告這個情況。老師會感謝這位總幹事,顧及自己面子的貼心嗎?

    不,他簡直氣炸了,一來自己面子掛不住,更重要的是,他認為總幹事這樣對外說明,不就是將課程開不了的原因,歸咎成老師自己太忙「失約」嗎?這可是有關誠信的大問題啊!最後鬧的雙方都不愉快,彼此形同陌路。

     

    善意的謊言?

    善意的謊言,很多時候確實可以讓人際關係更圓滑,降低不必要的衝突,然而有時候,可能反而會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就像這位總幹事自始至終,都是出於一片善意,才編了一套「善意的謊言」,希望能夠圓滿圓融,結果,卻反而搞得自己裡外不是人。

    面對需要善意謊言的情況,我們可以迂迴的避重就輕,但最好不要自作聰明,自己編造了一套太明確的說法。如果一個人為了消弭衝突,常說著這些善意的謊言,其實反而容易將自己置身於險地之中,成為未來誤

    詳全文»from 即使只有「一個人」報名,也不該取消課程!看一個善意的謊言如何惹怒所有人...
  • 作者 ● 周偉航/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日前和某位企業主溝通「合作廠商」的基本條件,談到最後,業主感嘆的說:「找人品好的,就夠了。其他不要求了。」這是因為現在「以錢賺錢」的人太多,認真把本業做到好的,實在不多見。而在業主設定的專業領域裡,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出符合此標準的合作對象。那間視野開放的會議室,居然也讓人有楚囚相對之感。


    之所以會有這困境,還是在於不少業者什麼錢都賺,不是自己該賺的,也拼命賺,最後本末倒置,迷失方向,也讓合作者卻步。就算是小學生,也知道不是自己的東西就不應該拿,拿了就算是「偷」。成人應該更清楚這道理,但拿起來比小朋友還不講道理者,卻又比比皆是。這到底是哪邊出了問題呢?

    很多人認為「廉」是公務員的事,普通人不受這種道德規約的限制,「能撈就撈」,但這是種誤解。就算是法律面,拿不該拿的錢,若為官,就是貪污、圖利,若經商,就是詐欺、背信了,這還是我們社會能管,也該管的層次。

    就道德面來看,取不應得之財,會違反正義原則(公平分配)。但問題在於,什麼是「應得」之財呢?政治哲學家與倫理學家有過很多爭論,但我們不妨跳出理論的層次,來看看現實的人生。

    先來看政治圈。現在公務體系人員的意識形態比較多元,難以建構一致的「犯罪」組織,外面又抓得緊,大方收錢的狀況比二十年前少得多。因此若非膽子極大,或是蠢到某種程度,不然有問題的錢,通常是轉個好幾圈,以多種形式提供「不同形式的幫助」。

    因為真實運作狀況是各方人物的絕對機密,所以就算我們在圈內混得再久,往往也是止於傳言階段,不會比市井小民瞭解更多。但說到「拿不是自己該拿的錢」而陣亡者,例子倒是不少。

    若聽聞有人突然從圈內消失,一問之下,答案往往都是「在帳目上處理有一點問題」,這就是拿了不該拿的錢。偽稱老闆之意,在外面收錢的人很多,因此若把問題全怪在檯面的政客身上,也不見得公平。

    但無論如何,再怎麼黑暗的工作環境(像是黑道、販毒組織),也有一套「應拿的錢」的區辨方式。這套規則往往是事前約定,因此利益各方會存在某種「信守承諾」的關係。

    但「廉」這個德行,又不只是信守某種「分錢」的約定。我們可以想像一個有問題的業務體系,他們內部有種分配貪污賄款的機制,就算他們信守約定分了這些髒錢,也不代表他們的行為是正確的。

    外在分配原則(程序正義)也會影響到「廉」這個德行的實際運用,因此從外界標準看來是有問題的錢,你就不應該取。

    「但如果不拿

    詳全文»from 台灣亂象》油水不撈很難嗎?一個企業主感嘆:找合作廠商只求「人品好」就夠了
  • 作者 ● 江湖人稱S姐/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Eric前幾天跟我做職涯詢問,他說他這陣子很痛苦,公司提拔升他為主管,但他擔心工時會增加,影響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擔心會因為太完美主義,給自己的壓力太大影響身體健康,他問我要如何work-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

    我也想到有幾個男性友人都是假日夫妻,有人是假日才回台中/台南,甚至有人是每周飛新加坡或上海來回,仗著交通便利,每週五晚上回歸家庭生活,週日晚上再回到工作地點。甚至有朋友本身常常出差世界各地,和家人見面的時間甚至半年才見到幾次,有時只見面匆匆幾小時,他們如何維持平衡?

    單身的朋友們,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人生有很多想追求的人事物,把時間奉獻在工作上似乎打亂了理想,但礙於現實又不得不,到底如何平衡?

     

    平衡不是上班/下班時間的分配,也不是痛苦/快樂之間的平均值,而是選擇性自律

    很多工作者的時間是可以自由分配的,不是朝九晚五,就連他們也在尋求所謂的平衡。平衡不是週一Blue Monday,週三小周末,或假期後症候群,這些痛苦快樂與期待之間的極端交叉,而是對生活已經養成一種好的習慣,養成工作/生活/投資/家庭/進修中的各種規律。

    我們不是每件事情都有辦法做到完美,而是「選擇性」的執行,從你要的人生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法則。有人是不求工作績效第一,但是個家庭主夫;又或許是女強人,具備投資腦袋卻不打算投入家庭生活。

     

    平衡不是平均50/50,而是排定順序

    坊間有非常多文章或影片教人如何達到工作與生活平衡,但隨著科技持續進步,平衡的定義越來越模糊,不少人在履歷自傳裡寫上「work and life balance」,問我這樣好嗎?我會問對方,可以定義所謂的平衡是什麼嗎?50/50?80/20?

    與其玩文字遊戲,倒不如在對的時間專注,給當下這件事情全部時間,並拒絕其他可能影響行為的其他事務。在工作的時候不去想兩週後的旅遊,不花時間討論八卦,不當好好先生。

    在享受生活的時候不被工作打擾,訊息、郵件、訂單並不需要當下完整回覆,簡短交代何時給一個完整訊息即可。

     

    預約休閒/家人/個人興趣/成長時段,並且嚴厲保護這個時段

    檢視每日/每週/每月/每年的時間框架,工作只是兩段假期之間的時間排序。

    如果忙到沒時間運動,那就排出來固定時段。忙到沒時間和家人相處,那就設定固定聚會日期,而日期及時間定了,就嚴格執行。很多人就

    詳全文»from 停止抱怨你沒時間了!檢視公司福利、嚴格執行休閒活動...公司沒你還是照常運轉的
  • 作者 ● 洪雪珍/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到中部演講時,順道拜訪朋友Carol,前幾年因工作關係,經常和她見面,先生都會一起出席,這次只有Carol單獨赴會,便隨口問起她先生的近況,哪裡知道得到一個答案:

    「他離職3年了。」

     

    中年突然辭職

    啊,怎麼會?Carol的先生在一家經營良好的企業任職總經理,管了10多年公司,每次看到他都是意氣風發、氣色紅潤,這樣的態勢至少要做到65歲,老闆才會放他退休,3年前也不過50出頭,在這個尷尬的年齡離職,直覺是有些異常。

    Carol看出我的疑惑,便開始大倒垃圾,說先生辭職之後,一心一意要創業,因為創業是他一生的夢想,決心圓夢去!可是3年過去,一個產品也沒做出來,每天還是朝九晚五的上班下班,有模有樣的。問題是,一個孩子在念高二,一個孩子在念大一,都需要花錢,坐吃山空不是辦法,弄得Carol工作壓力再大也不敢嚷嚷著要離職。難免有時候會上火,Carol便忍不住開罵:「做得好好的,老闆沒教你離職,何必自己提辭?」

    「幾百萬年薪不賺,卻跑來創業燒錢,你是不管這個家了嗎?」

    是這樣嗎?我心生疑惑,但是看起來他們夫妻為此足足已經爭吵3年,只好下水撩落去,於是開始了解詳情,Carol說先生從提辭呈到離職只有2、3天,之前未曾和她提過要離職,那麼可以肯定的,這是一個閃電離職,毫無預警。Carol再說,沒聽過先生提到老闆有慰留先生,她也沒問起,因為推想先生在公司舉足輕重,老闆勢必不想放人,但礙於先生辭意已堅,就不好再強留。
    聽到這兒,我當下心裡有譜,接下來要說的話挺傷人的,便放低音調,貼近Carol的耳朵小聲說:

    「妳有沒有想過,先生是做不下去,被迫辭職的?」

     

    自尊心作祟

    一聽,Carol瞪大眼睛看著我,下巴差點掉下來,整個頭像博浪鼓搖個不停,直說不可能,因為「他是總經理,這10多年來,老闆最倚重的就是他。」可是沈默一陣之後,Carol回想起一些跡象,覺得不無可能。

    辭職之前,先生失眠1年餘,為此兩夫妻還分房睡,並未改善,而且變得暴躁易怒,家人都不敢招惹他。過去同事或客戶常有聚會,夫妻會聯袂出席,後來一一不再。每年老闆會請他們夫妻出國度假,那一年也因故取消…這些事情一塊一塊的拼湊起來之後,慢慢的,真相浮現,Carol像是突然醒來,既是懊悔又是心疼,自責不該誤會先生長達3年,毫不給好臉色。即使如此,Carol不解先生為什麼要隱瞞。

    「自尊!自尊

    詳全文»from 捨棄百萬年薪,卻跑去創業燒錢?中年大叔「裝忙」的秘密:掩飾失業的痛

頁碼

(395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