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善固執? 紐約汽水禁令引爭議

張鎮宏

【台灣醒報記者張鎮宏綜合報導】限制市民喝含糖飲料,紐約市長彭博是好意,還是管太多?雖然最高法院暫時擋下了紐約市府對大杯含糖飲料的禁令,但相關的討論卻持續在全美發酵。支持者認為,彭博任內的種種健康禁令,對於民眾確實能起到正面影響;但反對派卻對這種「好心」不以為然,直指市府無權干涉市民的健康選擇。

「在上位者必須擇善固執。」在任11年的紐約市長彭博,以強硬的施政風格聞名。而將於年底屆滿卸任的他,在市政生涯步入尾聲的同時,可望以引發各方爭論的「汽水禁令」當作自己任內最後、也最難達成的政績成就。

支持者如此說

「紐約市正迫切地需要這項大杯汽水禁令的推行!」紐約市衛生局局長法雷(Thomas Farley)表示,比起煙害,肥胖更是困擾美國的頭號健康問題,像是一杯32盎司(946ml)的汽水,其所含的卡路里竟可經鬆超越一顆起士漢堡,「最可怕的是,你所喝下的這32盎司並不會帶來飽足感!」

在衛生局投票中,為汽水禁令投下贊成票的西奈山醫學院教授佛曼(Joel Forman)也認為汽水禁令只是「高熱量食品管控的開端」,對於防堵各項肥胖相關的慢性病,應能起到正面的作用,「難道我們不該有作為?而要繼續眼睜睜地看著每年5至6,000名病患,因肥胖而枉送性命嗎!」

反對者如此說

彭博上任後,先後推動了公共場所禁煙(餐廳、酒吧、公園等)、以及禁用反式脂肪食品等「健康措施」,雖然支持者多認為這是市府對民眾健康的重視,但這回的汽水禁令,影響範圍卻超乎以往,反對意見更是指責彭博團隊將紐約市便成了「保姆政府」,「管太多閒事!」更讓當局成了輿論的抱怨對象。

此外,市府以打擊肥胖為由推行汽水禁令的作法,學界內也有其他聲音。像是紐約市立大學柏魯克學院的公眾事務系教授穆齊歐(Doug Muzzio)就認為,一般民眾仍無法將含糖飲料與肥胖問題畫上等號,「並不是每個喝16盎司汽水的傢伙都是胖子,同時也不一定人人都會喝出問題。」

穆齊歐的說法也得到了飲料業者的呼應,像是碳酸飲料界的龍頭可口可樂,今年超級杯時就推出了一系列形象廣告,直指「只喝不動才是肥胖的根源」,認為生活習慣才是決定健康的要素,比起自我克制與健康管理的認知,「汽水容量的多寡,並不會影響你對健康的選擇。」

彭博vs.飲料業者

另一方面,紐約市這回推出的限制命令,僅針對碳酸飲料、水果冰沙、能量飲料等飲品,但咖啡、酒精、果汁、奶製品等含糖調味飲料則都不在受限範圍內,因此碳酸飲品公會也認為紐約市府是對人不對事,有「特意找碴」的嫌疑。

但由於肥胖問題確實在美國日益嚴重,包括夏威夷與內布拉斯加州等政府,近日都已著手討論「飲料稅」或「零食稅」的推行。因此,紐約市後續的「汽水訴訟」也有望成為激起連鎖效應的政策風向球。

「創新的政策總會遭來攻擊,特別是利益團體更是巴不得用訴訟大戰把你給轟出法庭。」在得知最高法院駁回汽水禁令後,彭博也表態絕不退讓,「對而我言,這就是一場要錢或要命的討論,因此,紐約市絕不會就政策方向,輕言妥協!」

圖說:是擇善固執?還是多管閒事?紐約市長彭博(圖)的汽水禁令,引發了各方意見的討論。(photo by swanksalot in flickr)

你可能還想看